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以为册封公主只是一道圣旨的事。

    谁想到接下来三天,她是累的脚不沾地。

    她册封为公主,来王府向她道贺的是一波接一波。

    前脚送走一拨,刚回沉香轩,觉得可以喘口气了,又来一拨。

    人家来道贺的,苏锦就算再累,也得去招待。

    而且,只有她一人招待。

    谢锦瑜和苏锦关系不睦,南漳郡主和王妃的关系自是不必说了,那些是来巴结讨好苏锦的,谢锦瑜不会上前自讨没趣。

    而谢锦绣和谢锦欢倒是愿意帮苏锦,可那些来道贺大家闺秀对她们两是爱答不理。

    三老爷是假老夫人亲生的,假老夫人偷梁换柱,闺中时还有人私奔,这是一早就六窍流血了,不然那些流言蜚语也能把她淹个半死。

    二老爷是丁老姨娘的生的,丁老姨娘虽然不是主谋,明知道事情的真相,却知情不报,还以此为要挟,也不是个善茬。

    二老爷和三老爷都是王爷的敌人。

    谢锦欢和谢锦绣是二房、三房的女儿,那些要和苏锦交好的,自然和她们要划清界限。

    为了两个没有什么未来的人惹苏锦不快,这样的蠢事,没人愿意干。

    她们高高兴兴的迎接宾客,结果一再的热脸贴人冷屁股,谢锦欢和谢锦绣都是心高气傲的姑娘,哪里忍受的了这样的冷落?

    几次之后,两人也不露脸了,红着眼睛回屋,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她们又没有做错什么事,为什么要被人这么对待?!

    见她们这样,二太太和三太太心底更是不好受。

    以前二房三房没出事,不知道多少人上赶着巴结,想求娶她们的女儿,想她们把女儿嫁给她们的儿子。

    自打假老夫人的事败露后,就再没有一人求娶过谢锦欢和谢锦绣。

    两人都到了及笄之年,该踏破门槛的年纪,竟无人上门求亲。

    要说没有也不绝对,前几日还有人求娶谢锦绣的,娘家兄嫂方大太太保媒,要替一个丧妻半年的将军求娶谢锦绣做继室填房。

    方大太太一开口,三太太险些和她断绝关系。

    让她的女儿给人做继室填房?!

    亏得她说的出口!

    要不是三房失势,没了老夫人做靠山,三太太如今能倚仗的只有娘家了,非得和娘家兄嫂撕破脸皮不可。

    三太太忍着一肚子气,好言好语的回绝了方大太太。

    但方大太太说的话,压了三太太几天喘不过气,是翻来覆去睡不好。

    “假老夫人的事人尽皆知,三老爷丁忧在家,仕途是别想了,连个登门提亲的都没有,绣儿还能指望嫁什么好人家?”方大太太道。

    “我知道舍不得绣儿,她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又何尝舍得,可女儿大了,总不能留在身边一辈子不嫁人吧。”

    “这会儿年纪小,还能嫁的出去,往后年纪越来越大……整个朝堂上有几个敢冒着得罪王爷的风险娶绣儿?”

    王爷手握兵权,不只和东乡侯是亲家,更是和皇上结了亲。

    他跺一跺脚,整个京都都要颤抖大半天。

    男子好美色,更爱权力。

    因为有了权力,就拥有了更多的美色。

    娶妻讲的是门当户对,娶的是背后的助力,一个自身难保的三老爷,能帮未来女婿什么?

    未来女婿的大腿是有多粗,才不怕被他牵连?

    方大太太的一番话,言犹在耳,三太太心里明白,可这么直白的听人说出来,那是心都结了一层冰块。

    谢锦绣的亲事就是压在她心头的一块巨石。

    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长到如花似玉的年纪居然嫁不出去……

    三太太心如刀割。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她已经不止一次去见假老夫人了。

    她心底恨啊。

    她不明白,假老夫人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下手除掉了,为什么不狠狠心把王爷和大姑奶奶一并除了?!

    就算太后和崇国公老夫人压着又如何?

    她们既然有心谋夺老王爷手中的兵权,就不敢对她怎么样!

    大不了鱼死网破便是了。

    她安享了大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却是把他们给害苦了。

    假老夫人躺在椅子上,虽然还活着,但瘦的皮包骨,几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因为王爷说过,假老夫人活多久,丁老姨娘就活多久。

    虽然这样活着生不如死,但好死不如赖活着,谁也不知道死后会怎么样,丁老姨娘内心恐惧死亡。

    是以伺候假老夫人倒也尽心尽力,再加上三老爷孝顺,给假老夫人请大夫,好药像是不要钱似的送来,假老夫人才能活到现在。

    假老夫人还剩一只耳朵能听,三太太的指责,她何尝不悔?

    一失足成千古恨。

    一招棋错,满盘皆输。

    她之所以忍到现在,就是想瞧瞧三老爷能不能替她报仇。

    她想活着看那些人跌入地狱。

    虽然同处一个屋檐下,但苏锦几乎没再见过二房和三房的人,即便她有事没事去花园闲逛,也碰不到二太太三太太她们。

    见不着好,没人堵心。

    可没人帮忙招待宾客,苏锦累出一脚的水泡。

    谢景宸见了都心疼,帮她擦药膏道,“明儿再有人来求见,不要再见了。”

    苏锦看着谢景宸,郁闷道,“怎么就没人来道贺成了驸马呢?”

    来的不是贵夫人就是大家闺秀。

    她奔前跑后,谢景宸闲的在后院练剑看书。

    人比人,气死人啊。

    谢景宸觉得苏锦是真的累着了。

    没有公主,哪来的驸马?

    而且除了南安郡王他们,应该没多少人会叫他驸马。

    驸马虽然看着风光,实则依附公主而活,有实权的驸马寥寥无几。

    谢景宸则不同,他是镇北王世子,是将来的镇北王。

    一个没有实权的驸马和一个兵权在握的镇北王,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那些人叫他驸马,估计还担心他会不高兴。

    至于南安郡王他们——

    谢景宸要是高兴了,他们还不叫了。

    谢景宸让苏锦闭门谢客,苏锦虽然很想这么做,深思熟虑后,还是选择了坚持。

    已经招待了一天的宾客了,第二天不招待了。

    那些人只怕会惶惶不安。

    再者闭门谢客总要有个理由吧?

    病了?

    皇上担心,东乡侯和唐氏也会担心。

    累着了?

    谢景宸肯定要被传进宫挨训。

    大部分人都招呼了,也不差这一天半天了,忍忍就过去了。

    苏锦想的很好,然而劳累才刚开始,更累的还在后头呢。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