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事情办完了,就告退了。

    留下皇上坐在龙椅上对着十万两,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好。

    他这个皇上亲爹,想给女儿修建个公主府,既没钱,吩咐的人还办事不利,连地都没有。

    女儿自食其力,不但自己丰衣足食,还能帮他这个父皇。

    这钱虽然是给东乡侯的,可最后买马匹装备的是飞虎军,那是朝廷的军队。

    皇上对着银票走神半晌。

    最后——

    皇上恼谢景宸了。

    他怎么就不知道先把银票送进宫和他说一声,然后再把银票送去给东乡侯呢?

    丹书铁劵是他这个皇上给的。

    可功劳都是东乡侯的啊。

    皇上这个亲爹的面子往哪里放?!

    出了御书房,东乡侯就浑身松快了。

    这十万两在他手里放了三整天了,还给苏锦吧,飞虎军又确实需要配上马匹,提高战斗力。

    可不还吧,做爹的用女儿的私房钱,颜面无存啊。

    不论是皇上还是东乡侯,那都是很好面子的。

    这十万两银票,苏锦是直接给东乡侯的,用刀背坑来的钱花在刀刃上,值得。

    她不缺钱用。

    美人阁就是个人人艳羡的摇钱树。

    这些银票在她手里,基本上只能藏在箱子底,除了杏儿偶尔翻出来数一数少没少。

    苏锦是肯定不会数的。

    苏锦没时间送去,再者她亲自送给东乡侯,他肯定不会收的。

    苏锦便让谢景宸送去。

    东乡侯让谢景宸带回给苏锦。

    谢景宸推脱不掉,便道,“就当是娘子借给岳父大人的。”

    至于是借给东乡侯还是皇上都一样。

    东乡侯要给飞虎军配马匹,这钱肯定得朝廷出。

    谢景宸把银票放下便告辞了。

    东乡侯很清楚,这钱借给朝廷,那基本上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谢景宸也很清楚。

    他只是找个理由让东乡侯手下。

    这十万两,搅的东乡侯夜不能寐,食不知味。

    正巧王爷找他帮忙,东乡侯一瞬间就想到了解决办法。

    他女儿的东西肯定不能白占的。

    丹书铁劵的价值非金钱能衡量。

    若是十万两能换一条人命,那崇国公世子就不用死了。

    事情解决了,东乡侯浑身轻松的回侯府。

    半道上,他瞧见一顶软轿往另外一边走。

    那顶软轿他碰巧认识。

    他眸光一动。

    看来去永州查文远伯贪墨一案的官员回京了。

    这方向是通向崇国公府的。

    崇国公世子虽然被砍了脑袋,但文远伯府大姑娘救他有功,一码归一码,救命之恩,崇国公府不能不报。

    文远伯的案子说重很重,说轻也很轻。

    全看查案的官员怎么往上呈报了。

    皇上久居皇宫,就算有心腹,也不可能遍布大齐各个州郡。

    天子是最好骗的。

    因为他听到的都是别人转述的。

    什么样的案子都能压的下来,推一两个替死鬼出去,就能把文远伯摘个七七八八。

    文远伯对唐氏的凉薄,东乡侯一直记着呢。

    唐氏顾念文远伯是老文远伯仅剩的独苗了,看在老伯爷的面子上一忍再忍。

    东乡侯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罢了,文远伯府胆敢威胁他,那是鸡蛋自己个想不开往石头上撞。

    东乡侯的怒气挑了起来可没那么容易消。

    看着那顶软轿走远,东乡侯笑了一声,骑马回府。

    崇国公府。

    崇国公这些天心情是一天比一天差。

    在府里待着闲的慌。

    自打崇老国公出事后,他继承爵位后,在朝堂上是叱咤风云。

    东乡侯一回京,要被逼的连喘息之机都没有。

    现在丁忧在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乡侯翻弄风云。

    这种心情,真的是不能更糟糕了。

    还有漳州铁矿山的事,更像是一根鱼刺卡在她的喉咙里,不吐不快。

    崇国公烦躁的揉着眼窝,外面王总管推门进来道,“国公爷,去永州查文远伯府案子的郑大人求见您。”

    崇国公脸阴沉沉的。

    “让他进来,”崇国公冷道。

    想到文远伯府,崇国公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自己的儿子。

    文远伯府大姑娘救他一回,结果他最后还是走上了绝路。

    文远伯府救命之恩,不能不报。

    可要整垮文远伯府的也是他。

    要因此放过文远伯府,就中了东乡侯的下怀了。

    只要东乡侯高兴,他崇国公就不会高兴。

    郑大人进了书房,把去永州查案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崇国公知道。

    御史弹劾文远伯的事属实。

    这事不用郑大人禀告,东乡侯很清楚。

    不贪墨,文远伯哪来那么多钱贿赂他?

    郑大人本来是打算直接上报皇上的,他刚从永州回来,还不知道崇国公世子和文远伯府大姑娘的事。

    听了之后,不敢擅作主张,赶紧来问崇国公的意思。

    崇国公想了想道,“给他定个御下不严的罪。”

    这罪名可大可小。

    大了肯定要降低官职,小的话训斥几句,罚个一年半载的俸禄就算了。

    如何拿捏,全看文远伯在皇上那里的眼缘了。

    郑大人心里有数,知道崇国公心烦,把从永州得到的稀罕玩意送给崇国公把玩,便告退了。

    只是他前脚回府,刚把奏折写好,后脚他的妻兄便匆匆赶了来。

    孙大人是来给郑大人报信的,“我刚得到可靠消息,永州文远伯一案,皇上不止派了去,还派了心腹去。”

    郑大人脸色一变,“我怎么不知道?”

    “是崇国公的人,东乡侯心知肚明,定是对不放心,怂恿皇上另外派了人去。”

    “东乡侯和崇国公斗的不死不休,就等着逮崇国公的把柄呢,可别这时候撞上去。”

    郑大人心慌了。

    他在永州查案可是闹的沸沸扬扬。

    他把罪名都推给文远伯手下的官员,给他找两个替死鬼。

    回头他呈上的供词和皇上另外派去的人不一致,这不是自己跳进了粪坑里不想好了吗?

    郑大人赶紧把奏折撕了,提笔沾墨,另外写一份。

    只是笔提起来,却迟迟下不去。

    孙大人望着他,“还在犹豫什么?”

    “崇国公要保文远伯……。”

    “糊涂!”孙大人道。

    “要整垮文远伯的就是崇国公。”

    “只是文远伯府大姑娘救了崇国公世子一命,崇国公碍于名声不能不保文远伯,他哪里是真的想保他?”

    “如实禀告,也显得对皇上忠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