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郑大人被说服了。

    笔走龙蛇,很快就把文远伯贪墨一案一五一十的写在了奏折里。

    不管皇上的心腹是怎么禀告的。

    他写的是事实。

    事实是不容争辩的。

    当时天晚了,奏折没有送进宫。

    第二天早朝的时候,郑大人才把奏折带进宫。

    他还没来得及把奏折呈给皇上。

    早朝上,皇上主动问他永州一案查的怎么样了。

    郑大人把奏折呈给皇上过目。

    皇上看过后,是雷霆震怒。

    他把奏折扔在地上,让刑部依照律法处置文远伯。

    刑部尚书不在,刑部侍郎默默的把奏折捡起来,等下朝后去带人去文远伯府抓人。

    这事暂告一段落,有大臣禀告其他事。

    小半个时辰过去后,朝政商议完,没大臣说话了。

    一般这时候,接下来便是宣布散朝了。

    突然——

    一大臣站出来,对苏锦是大家夸赞,夸的那是天上有地上无。

    虽然苏锦不在,但苏锦是皇上的女儿,这马屁拍的皇上龙颜大悦。

    满朝文武都纳闷,怎么突然这么拍镇北王世子妃的马屁?

    还有镇北王世子妃不要皇上给她修建公主府,还捐了十万两银票给朝廷?

    如此阔气,令人震惊。

    但一想到美人阁的生意,就只剩下羡慕了。

    而且是羡慕不来。

    还有镇北王世子妃的高超医术,一盒药膏一万两,那简直就是在公然抢劫啊。

    要命的是,再不乐意,也得乖乖把银票双手奉上。

    还得担心人家收不收。

    捐十万两对镇北王世子妃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有这么孝顺的女儿,难怪皇上高兴了。

    有大臣开头,皇上再顺水推舟要赏赐苏锦丹书铁劵。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议政殿都沸腾了起来。

    丹书铁券可不是那些良田宅子、金银珠宝,那是免死金牌。

    一般是颁授给功臣、重臣的。

    苏锦虽然捐给朝廷十万两银子,但皇上因此授予她一块丹书铁劵,实在难以服众。

    皇上坐在龙椅上,静静的听那些大臣劝他打消这念头。

    皇上就那么看着大臣,看的大臣都心虚。

    这一招,还是从苏锦那里学来的。

    活学活用。

    很管用。

    那些大臣越说声音越小。

    他们傻啊。

    镇北王世子妃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有皇上护着,她难道还会有性命之忧吗?

    皇上是怕自己百年之后,新皇继位,到时候薄待他女儿,给她一块丹书铁劵以求心安。

    一个父亲为女儿着想到这种地步,实在令人感动。

    有些大臣圆滑些,见皇上如此,不再出头阻拦。

    有些大臣则执拗的很,大有死谏之势。

    对于这些老大臣,皇上是一点辄没有。

    为了劝改主意,甚至连命都能豁的出去,执拗的可怕。

    “若是捐赠十万两,就能得一块丹书铁劵,那还有谁会抛头颅洒热血,都去贪墨了,左右换了丹书铁劵能保命,”老大臣道。

    东乡侯看向老大臣,道,“镇北王世子妃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她立的功劳可一点不小。”

    那老大臣瞪向东乡侯。

    别人怕东乡侯,他可不怕。

    东乡侯也很敬重他。

    虽然脾气是执拗了些,但为人刚正不阿,没有和崇国公一党同流合污。

    他忠于朝廷,忠于律法。

    这样的人,让人敬重,又遭人嫌弃。

    东乡侯看着他道,“镇北王世子妃医术高超,当初我送粮草去边关,救镇北王的药就是她亲手调制的。”

    “救不活镇北王,朝廷损失一员大将,他不痊愈,谁活捉北漠王?”

    “还有她送给边关的药方,药效是普通药方的十倍不止,还有止血的方法,救活的将士不下千人。”

    “难道这些都不是军功吗?”

    “这些也就罢了,她还救过皇上两次!”

    “于边关有功,还救过圣驾,再为朝廷捐赠十万两,这样的人,不论是谁,皇上赏赐他丹书铁券都是应当的!”

    东乡侯的声音铿锵有力。

    这时候老王爷站出来道,“当日臣受伤回京,若非公主给太医支招,臣恐怕早已不在人世。”

    苏锦做的这些事,不拎出来说一说,还真当她丹书铁券得来便宜。

    救皇上、救王爷、救老王爷……

    这样的功劳,满朝文武有谁有?

    皇上眸光横扫,那些刚刚还在苦口婆心劝皇上收回成命的大臣都低了头。

    “怎么没人说话了?”皇上问道。

    武城侯望着皇上道,“锦宁公主立下的功劳,大部分都没有传开,臣等并不清楚,如果东乡侯所言属实,那丹书铁劵,锦宁公主当仁不让。”

    武城侯是李贵妃的兄长。

    他积极的帮苏锦,是为了博皇上欢心,让皇上能饶了李贵妃。

    武城侯的话,没有人站出来反驳,那就是默认了。

    皇上便下旨赏赐苏锦丹书铁劵。

    事情办完了,福公公宣布下朝。

    消息一阵风传到永宁宫,太后躺在凤榻上,是气的五脏俱焚。

    贬她女儿,却把自己的女儿捧上了天。

    丹书铁劵。

    那是她想都没敢想的东西,他居然就这么赏赐给了镇北王世子妃?!

    太后气的浑身颤抖不止。

    要说生气,还属皇后。

    她是气的眼泪不止,她的女儿被害身亡,生前处处被镇北王世子妃压制,被皇上罚背宫规。

    若非皇上禁足,寿宁也不会偷溜出去,被南安郡王所救,遗失一颗芳心,最后送了命。

    但凡皇上还记着她女儿一点,也不会在她尸骨未寒的时候赏赐镇北王世子妃丹书铁劵!

    十五年前,他眼里只有云妃。

    十五年后的今天,他眼里只有云妃的女儿!

    皇后气的心口绞痛。

    周嬷嬷劝她想开些。

    皇后哭道,“叫我如何想开?!”

    “皇上宠爱镇北王世子妃到什么地步了,唯恐我委屈了她,连训诫这样的事,他都要亲力亲为!”

    “若是寿宁还在,还不知道因着他的偏疼多么的伤心。”

    周嬷嬷无话可说。

    下朝后,东乡侯去了御书房,把在皇上手里焐了一晚上的十万两银票揣入怀中,潇洒离去。

    他前脚走,后脚福公公就去镇北王府宣旨了。

    丹书铁劵。

    这么大一馅饼砸头上,直接把苏锦砸懵了。

    杏儿从李总管那里得知丹书铁劵的用处,福公公前脚走,后脚她就凑上去摸丹书铁劵。

    除了花样别致了些外,就是个铁疙瘩啊。

    想到这东西能保命,杏儿望着苏锦,双眸闪亮道,“这东西这么好,赶明儿姑娘一定要再找皇上多要几块。”

    苏锦,“……。”

    众人,“……。”

    福公公身子一软,差点没摔趴下。

    这是丹书铁劵啊。

    多少人做梦都想要。

    怎么在这丫鬟嘴里就成了街上的大白菜?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