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杏儿眼里,好东西,当然手里头越多越好了。

    这东西是皇上赏赐的。

    皇上又是最疼她家姑娘的。

    只要她家姑娘撒个娇,要多少没有啊?

    杏儿不知道皇上赏赐丹书铁劵给苏锦,百官是如何反对的,更不知道苏锦给东乡侯的十万两银票还去皇上手里头转了一圈。

    在她眼里,这丹书铁劵就是个铁疙瘩,首饰那么复杂都制造出来了,制造丹书铁劵不在话下。

    只要想要,能制造几马车……

    福公公颤抖着一颗心回了御书房。

    皇上问起赏赐丹书铁劵给苏锦,她是什么反应。

    福公公如实说苏锦很高兴,皇上更高兴了。

    福公公默默的补了一句,“杏儿那丫鬟觉得是好东西,建议公主向皇上您多讨几个……。”

    皇上,“……。”

    福公公不敢欺瞒啊。

    虽然这话是杏儿说的,但谁知道镇北王世子妃会不会受蛊惑?

    她们主仆向来行动一致。

    提前告诉皇上,也好让皇上有个心理准备。

    万一镇北王世子妃真开口了,皇上也能提前想个理由拒绝她。

    思及此,福公公觉得皇上今儿午膳是肯定吃不好了。

    皇上最想做的就是弥补公主。

    公主的私房钱比皇上都多,赏钱赏地,公主都不稀罕。

    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皇上还给不了……

    再说福公公走后,杏儿就挨训斥了。

    她那话虽然是和苏锦说的,但说的声音大,当时在正堂内的人都听见了。

    包括老王爷和王爷在内都是一脸黑线。

    但想到苏锦和杏儿的性子,他们是肯定不会说什么的。

    可南漳郡主和谢锦瑜就不会容忍了,冷笑道,“丹书铁劵,岂是想要多少个就能要多少个的?!”

    苏锦转身看着谢锦瑜,杏儿嘟嘴道,“我家姑娘都还没有向皇上讨要,皇上就赏了一个了,再要几个怎么不行?”

    “要不了,不代表我家姑娘也要不到。”

    “……。”

    清秀的脸庞上满是小得意。

    谢锦瑜脸气成猪肝色。

    丹书铁劵的珍贵,丫鬟小厮都知道。

    杏儿之前的话他们在心底发笑,听了杏儿怼谢锦瑜,他们把之前的嘲笑给收了回来。

    别人办不到的事,不代表世子妃也办不到了。

    她过个生辰,皇上不止办花灯节,还大赦天下了呢。

    大赦天下这可不是小事,一般多是新皇登基,或者太后六十大寿,皇上过整寿……

    为了一个公主贺生辰就大赦天下的,大齐朝还是头一回。

    苏锦带着丹书铁劵回沉香轩,一路上给杏儿解释丹书铁劵的来之不易。

    十万两银子,救皇上、救王爷、救老王爷……

    每一桩都是大功劳,才攒了这么一块丹书铁劵。

    苏锦还真怕不说清楚,杏儿见到皇上会帮她讨丹书铁劵。

    可是解释的很清楚,杏儿还是很固执,“还不到一年,姑娘就攒了一个丹书铁劵。”

    “往后就算十年攒一个,等姑娘老了,也能攒七八个呢。”

    “……。”

    从杏儿的脸上,苏锦看到了这丫鬟的新爱好——

    盯着她攒功劳兑换丹书铁劵。

    没忍住,苏锦拍杏儿的脑门,“要那么多丹书铁劵做什么?”

    “我还能犯那么多回死罪吗?”

    杏儿摸着脑门道,“姑娘当然不会犯死罪了。”

    “李总管说丹书铁劵能当作传家宝,代代相传,不多攒几个,万一姑娘生七八个小少爷,哪够分啊?”

    “……。”

    然后话题一转,就变成了苏锦为什么还没有怀小少爷。

    杏儿的急性子。

    拂云郡主才嫁给大少爷就怀了身孕了。

    姑娘都出嫁这么久了还没有音讯。

    杏儿着急啊。

    她是恨不得自家姑娘今儿怀身孕,明儿就把孩子生下来的。

    “姑娘,可是答应夫人早点怀的,”怕苏锦食言而肥,杏儿提醒道。

    “……。”

    感觉到一股炙热的眸光看过来。

    苏锦耳根一红。

    这丫鬟能不能把姑爷当外人一点儿?

    什么话都当着谢景宸的面说,这不是给她招事吗?

    “娘子想早点怀身孕?”谢景宸含笑问道。

    “……。”

    苏锦想死。

    她要说自己没说过,杏儿绝对会炸起来。

    这丫鬟是绝对不允许别人怀疑她的实诚的。

    她会把苏锦在什么地方,什么情况下说的这句话详细道来帮苏锦回忆。

    根本就无从反驳。

    苏锦望着谢景宸,果断转移话题道,“皇上赏赐我丹书铁劵,我得进宫谢恩。”

    “我想皇上这会儿应该不想进宫,”谢景宸道。

    “为什么?”

    谢景宸就那么看着苏锦。

    苏锦默默的抽了下嘴角。

    不用说,肯定是怕她进宫再要丹书铁劵。

    回了沉香轩,谢景宸上台阶的时候,就把杏儿打发了。

    苏锦心慌慌,把丹书铁劵往谢景宸怀里一塞,准备去逛花园。

    刚转身呢,那边跑过来一丫鬟,道,“文远伯夫人带着女儿在东乡侯府门前长跪不起……。”

    苏锦眉头一紧。

    这些人怎么这么招人嫌弃呢。

    她爹娘的态度那般坚决,还敢上演苦肉计。

    以为长跪不起,她爹娘就会心软了?

    东乡侯府门前。

    文远伯夫人和文远伯府大姑娘跪在地上。

    两人眼眶通红,面容憔悴。

    尤其是文远伯府大姑娘,脸都泛青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悔意顺着肠子爬上了脸颊。

    为了救文远伯府,她不惜委身崇国公世子。

    可崇国公府居然一点恩情不顾,把罪证一五一十的呈给皇上知道。

    案子已经查清楚了,就差定罪了。

    刑部侍郎还没有下朝,文远伯就知道他大势已去的消息。

    他一脸颓败的等候刑部抓他入狱。

    文远伯夫人不死心,或者说她不想死心。

    她去刑部探监过,那阴冷潮湿的刑部大牢,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踏进一步。

    整个京都,如果说还有谁能救文远伯府,就只有东乡侯了。

    东乡侯不在乎文远伯府是不是被抄家流放,可唐氏就未必了。

    她不信文远伯府爵位被夺,唐氏能视若无睹。

    她知道唐氏恨她怨她。

    她赔礼道歉,给她当牛做马偿,只求她高抬贵手救救文远伯府。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