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文远伯夫人跪在地上。

    东乡侯府大门敞开的,除了小黑在门口溜达外,没有人进出侯府。

    远处,刑部侍郎亲自带人过来抓文远伯夫人入狱。

    文远伯夫人盯着大门没动。

    她想冲进去,可她也怕小黑咬她。

    文远伯府大姑娘听到马蹄声,往这边看了一眼,急道,“娘,刑部侍郎来了。”

    文远伯夫人往这边看了一眼,心也慌了。

    一旦被抓进刑部,还能结了唐氏的心结,救文远伯府吗?

    她飞快的转过头,磕头起来。

    洁白的额头撞在青石地面上,听声音就知道有多疼。

    刑部侍郎是一脸嫌弃。

    刑部管的都是大案,接触的多是死刑犯,可还真没见过文远伯府这样没脸没皮的。

    若非东乡侯夫人,文远伯府早就没了,文远伯若是还活着,现在还流放边关做苦力。

    受人恩惠,不思图报,还为了荣华富贵,卖妹求荣,甚至受人蛊惑给东乡侯夫人下绝子药。

    外人那么好,现在出了事,怎么不去求外人,跑来求东乡侯夫人?

    想到东乡侯的脾气,居然对文远伯府一再的容忍,就是刑部侍郎一个外人都忍不了了。

    刑部侍郎骑在马背上,衙差望着他,“大人,是不是直接把人拖走?”

    “再等等吧,”刑部侍郎道。

    因为东乡侯对文远伯府的宽忍,足见唐氏对文远伯府还有感情。

    就当是给东乡侯夫人面子,等一刻钟。

    文远伯夫人磕的脑袋砰砰响。

    苏小少爷、九皇子、沈小少爷三个就在门后头观望。

    “这得多疼啊,”沈小少爷摸脑门道。

    “不要瞎心软,林叔说了,因为文远伯府贪墨,害的不少人妻离子散,骨肉分离,”苏小少爷道。

    “连她们都心疼,那些受她们迫害的人心疼的过来的吗?”

    苏小少爷一说话,沈小少爷就把那点同情心收敛的干干净净了。

    苏小少爷多看了几眼后,转身要走。

    九皇子拉着他道,“做什么?”

    “我去看看,我怕我娘会心软,”苏小少爷不放心道。

    苏小少爷跑了。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面面相觑。

    留在门口看文远伯夫人磕头没意思,又磕不出花样来。

    两人起身,追着苏小少爷走了。

    苏小少爷一口气跑进内院。

    就看到唐氏从屋内出来。

    不过唐氏不是出院门,而是去小跨院。

    苏小少爷眉头一转,道,“跟我来。”

    他一阵风往前跑。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是卯足了力气追。

    只见苏小少爷扒开草丛,钻狗洞进了小跨院。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看着我,我看着。

    苏小少爷屁股还留在墙外头,声音传开道,“要进来就快点,别叫我娘发现了。”

    他往前爬。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犹豫了下,还是跟着爬狗洞了。

    苏小少爷拍了拍灰,溜进了屋。

    三人前脚进屋,后脚唐氏就进了跨院。

    屋子里很空荡,摆的是两块无字牌位。

    虽然这两块牌位祭拜的是谁大家都知道了,但东乡侯并未在牌位上刻字。

    这两块牌位一块是先崇国公世子的,一块是云妃的。

    但这么多年,飞虎军每死一个将士,他们的名字会写在纸上烧给牌位。

    在东乡侯的心里,这牌位也是祭拜那些死去的飞虎军将士的。

    尤其唐氏已经习惯了,每天早起上三炷香。

    多年的习惯,唐氏没有打算改了。

    文远伯贪墨罪证确凿,他犯的还不只是贪墨罪,那些罪名足够文远伯府抄家流放了。

    流放虽然还有条活路,但能活下来的人寥寥无几。

    多少人甚至都没有到流放之地就死在了半途中。

    可以说,文远伯府一旦被流放了,文远伯府十有八九就此绝后了。

    若不是为了给文远伯府留后,文远伯早就被东乡侯给活剐了,哪里会容忍他活到今天。

    只是没想到东乡侯不要他的命,他自己作死了。

    唐氏恨啊。

    老伯爷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获得赏赐无数,足够他们衣食无忧一辈子了。

    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硬生生的在老伯爷留下的家产没花完之前就把自己给葬送了。

    她这辈子只在这件事上犹豫过。

    唐氏不喜犹豫。

    与其左右徘徊,不如让上天帮她做决定。

    她从怀里掏出杯筊。

    如果她掷出圣杯,她就不管文远伯府了。

    唐氏诚心祈求,把杯筊掷地。

    她闭着眼睛,苏小少爷是亲眼看见那杯筊掉在地上的。

    他飞快的把杯筊换了下。

    九皇子,“……。”

    沈小少爷,“……。”

    唐氏睁开眼睛就看了笑杯。

    她眉头皱了皱。

    她起了身,转身离开。

    出了门后,她还回头看了一眼。

    供桌下的帘布轻轻晃动。

    确认唐氏走远了,苏小少爷才从供桌下钻出来。

    沈小少爷望着他道,“为什么要换杯筊?”

    九皇子也看着他,表示不理解。

    东乡侯夫人掷出来的就是圣杯,他给换成笑杯。

    他这不是让唐氏帮文远伯府吗?

    苏小少爷坐在蒲团上,叹息道,“我掀开帘布看到圣杯的时候,突然就改主意了。”

    “我怕我娘将来会后悔。”

    “还是让她努力救文远伯府吧,反正有我爹在,她也成功不了。”

    “……。”

    “既然成功不了,那还让娘救?”九皇子很不理解。

    “我娘教育我的时候说过,不管做不做的成功,只要努力过,就不会后悔,”苏小少爷道。

    唐氏出了小跨院。

    出门时,她还眉头紧皱,等出跨院时,她已经浑身轻松了。

    江妈妈见了诧异,道,“先崇国公世子和云妃帮夫人做了决定?”

    “是阳儿帮我做了决定,”唐氏道。

    江妈妈一头雾水。

    唐氏道,“她把我掷出来的圣杯换成了笑杯,让我救文远伯府。”

    江妈妈更糊涂了。

    小少爷怎么会赞同夫人救文远伯呢?

    他不是恨不得把文远伯府扔出京都的吗?

    唐氏一脸欣慰道,“阳儿小小年纪,就懂得顾全我的感受,我又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让他们父子难受?”

    “这世上,他们才是与我最亲的人。”

    江妈妈展颜一笑,“夫人早该想开了。”

    “文远伯若是懂得顾全列祖列宗,就不会葬送文远伯府了。”

    “这世上,人心才能换人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