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皇上是铁定不会派人去查的。

    在他要保文远伯府的时候,却有人告诉郑大人这个消息,这不是逼着郑大人如实禀告文远伯在永州的所作所为吗?

    顺藤摸瓜,最后就摸到了东乡侯身上。

    崇国公是气的倒仰。

    这消息是东乡侯和南安王说话时,不小心被人听去,然后传到郑大人耳中的。

    东乡侯是真的要整垮文远伯。

    当日在醉仙楼,东乡侯请客吃饭说的都是真话,言犹在耳,崇国公是气的脸色铁青,呼吸不畅。

    他想整死东乡侯,却帮东乡侯除掉了他想除却不能除的人?!

    崇国公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没哏死过去。

    更让他后悔的还在后面。

    文远伯夫人和大姑娘被送进刑部和文远伯团聚。

    文远伯问她情况如何了。

    文远伯夫人是破口大骂。

    骂唐氏没良心,文远伯府对她有养育之恩,她就这么不顾列祖列宗,眼睁睁的看着文远伯府出事也不帮一把。

    就在这时候,文远伯府大姑娘坐在牢房的床上。

    她瞥见床上一团饭,已经发霉了,散发一股臭味。

    胃里翻江倒海,她跑到牢门口处呕吐不止。

    文远伯看着她,眸光闪了闪,道,“老天终究是待我文远伯府不薄。”

    文远伯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见文远伯一直看着女儿,再见女儿作呕的样子,渐渐的也反应过来了。

    这一天傍晚,刑部一衙差收了文远伯夫人塞给她的金簪,去给崇国公府送了句话——

    文远伯府大姑娘怀了身孕。

    这句话如同一块巨石扔进崇国公府,激起数仗高的水幕。

    崇国公世子是崇国公和崇国公夫人的嫡长子,从小疼爱长大的,因为误杀寿宁公主被砍了脑袋,这才几天,还没能从痛失爱子的悲痛中走出来。

    崇国公世子没那么洁身自好,后院里也有不少被他宠幸过的丫鬟,但世家大族,在儿子还没有娶嫡妻之前,是不可能允许暖床丫鬟生下庶子的,这会影响儿子说亲。

    是以崇国公世子宠幸过的丫鬟不下十人,可肚皮有动静的一个没有。

    只要有哪个丫鬟被幸了,第二天保管会赐一碗避子药。

    自打崇国公世子出事后,崇国公夫人对着后院那些哭哭啼啼的丫鬟心底很是后悔。

    若是当初没送绝子药,至少她儿子还能给她留一两个孙儿。

    就在这后悔还没有机会挽救之际,文远伯府大姑娘怀了身孕的消息传了来……

    这叫想什么来什么啊。

    哪怕是看在自家儿子唯一存在世上的血脉的份上,也得不遗余力的救文远伯出刑部。

    救不了文远伯,文远伯府大姑娘和她腹中的胎儿是无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也得救下啊。

    这一夜,崇国公和崇国公夫人翻来覆去没能睡好。

    儿子孝顺,临走了还给他们留了个孙儿。

    只是想救文远伯不容易,郑大人呈给皇上的罪证足够判文远伯抄家流放了。

    要救文远伯,就得推翻郑大人上呈的罪证。

    郑大人是他的人,他查案有误,这是送到皇上面前给皇上贬的。

    这是自断一臂。

    崇国公还没有蠢到这地步,他在朝中的威望已经不比从前,在对心腹下手,那些大臣谁还敢给他办事?

    这是把自己人都推向东乡侯那边。

    为了想怎么救文远伯,崇国公是一夜没能睡好。

    第二天还进宫求见太后。

    太后知道崇国公世子还有一血脉在世上,也赞同崇国公救文远伯府。

    早朝上,一半的大臣站出来保举文远伯,把东乡侯都保懵了。

    除了弹劾文远伯的郑大人,崇国公一党是有一个算一个。

    那种不把文远伯从刑部捞出来不罢休的架势真的把东乡侯吓着了。

    他怀疑崇国公是不是吃错药了。

    要整垮文远伯的是他,现在要救的也是他。

    就算文远伯府大姑娘对崇国公世子有救命之恩,但他崇国公是那么念恩情的人吗?

    崇老国公还是他的生身父亲,为了权势地位,不也狠下杀手?

    很显然有问题啊。

    皇上坐在龙椅上,是一脸黑线。

    福公公嘴角狂抽。

    现在的情况真是太叫人无语了。

    没办法不无语,实在是那些大臣太搞笑了。

    他们拿十几年前文远伯府大姑娘进京替父伸冤做说辞,让皇上一定要彻查文远伯府一案,万一其中有冤屈,将来朝廷颜面无存啊。

    可当年的文远伯府大姑娘就是东乡侯夫人啊。

    东乡侯夫人没帮文远伯府求请,崇国公的人态度积极,舌灿莲花。

    皇上几次看向东乡侯,东乡侯都是一脸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样子。

    皇上,“……。”

    这个早朝,郑大人上的惶恐不安啊。

    他是崇国公一党的人。

    可现在的情况,他看上去更像东乡侯一党。

    他依附崇国公,为的是权势富贵,现在被抛弃了,他肯定要拼死挣扎。

    不论崇国公一党其他人怎么帮文远伯府,他都是一口咬定文远伯府不存在冤屈,再派人去永州查,结果也一样。

    就这么内讧了……

    这个早朝,上的东乡侯不止懵,还上火啊。

    他是最想整垮文远伯的人,可碍于唐氏,不能明着出面。

    他是几次话到嘴边都忍了。

    南安王和靖国侯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就算唐氏和文远伯关系不睦,但这案子关系的是文远伯府爵位,是老文远伯传下来的东西,他们落井下石总归不好。

    没人帮忙,还不能自己上,东乡侯心底火急火燎啊。

    没辄的东乡侯无奈之下——

    又给皇上使眼色了。

    皇上,“……。”

    福公公,“……。”

    东乡侯那一眼带来的火气,皇上正好全部撒在了崇国公一党身上。

    派郑大人去永州查案的是他们。

    现在郑大人把案子查清回来了,又说要再查。

    既然怀疑郑大人查案的本事,当初为什么要举荐他?!

    要是每个案子都要一查再查,朝廷要养多少臣子才够用?!

    一番训斥,把那些大臣训的狗血喷头。

    训的差不多了,刑部侍郎站出来道,“依照朝廷律法,文远伯所犯之罪要抄家流放八百里。”

    皇上就依照刑部侍郎说的判刑。

    东乡侯趁机道,“皇上,还是我带人去抄文远伯府吧。”

    皇上眸底的火苗能把东乡侯给烧成灰烬。

    他一句话没说,直接下朝了。

    东乡侯去御书房找皇上。

    皇上把奏折拍在龙案上,瞪着东乡侯道,“怕得罪夫人,就让朕做这个坏人?!”

    “怎么是坏人?”东乡侯一脸严肃道。

    “皇上是明君。”

    “……。”

    东乡侯不擅长拍马屁。

    皇上也没指望他会拍马屁。

    东乡侯突然拍过来的马屁,皇上一口气差点没能喘上来。

    福公公懵在那里。

    他见过各种各样拍马屁的,但没见过东乡侯这样一脸严肃拍马屁的。

    皇上都被他拍的半晌没说话了。

    “皇上?”福公公唤道。

    皇上瞪了东乡侯一眼,“还不退下?!”

    东乡侯就告退了。

    虽然皇上没答应,但皇上也没否认把查抄文远伯府的差事交给他。

    东乡侯就当皇上默认了。

    只是东乡侯前脚走,后脚太后就派人来请皇上去永宁宫说话。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