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太后找皇上去,从来没好事。

    除了叫皇上为难还是叫皇上为难。

    皇上是听惯了奉承话,东乡侯的马屁拍的太生硬。

    皇上的怒气压根就没消多少。

    太后一派人来请,皇上刚压下去三分怒气蹭的一下涌上来七分。

    要是往常,皇上肯定会去见太后。

    但皇上正在气头上,回绝道,“朕还有奏折要批阅,等忙完了,就去见太后。”

    皇上不去,传话的公公也不敢硬拉皇上去,匆匆回去禀告太后知道。

    太后有多生气自是不必说。

    可太后是非见皇上不可。

    文远伯府大姑娘还关在刑部大牢里,已经判了抄家流放。

    刑部大牢没去过的人都知道那地方有多可怕。

    正常人待里头都受不了,遑论是怀了身孕的文远伯府大姑娘。

    那是崇国公世子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肉了,是无论如何都要确保她万无一失的。

    为了文远伯府大姑娘腹中那块肉,太后拖着病恹恹的身子,坐着凤撵到了御书房,被李嬷嬷扶进殿。

    太后进殿的时候,皇上正在看奏折。

    见太后进来,皇上道,“太后身子好了?”

    太后脸色苍白,哪里好了。

    可既然没好,就该待在永宁宫休养,而不是来御书房。

    太后望着皇上道,“哀家有事找皇上,皇上没空去见哀家,哀家只好亲自来了。”

    皇上眉头拧紧。

    福公公看了太后一眼。

    太后这话可是扣了皇上一顶不孝的帽子。

    皇上就算再忙,去见太后的时间也挤的出来。

    太后急着找皇上,找不到人,只好拖着病歪歪的身子亲自来御书房了。

    皇上让李嬷嬷扶太后坐下,然后道,“太后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非要找朕不可?”

    太后脸色变了变,她找皇上的事是急,但那是对崇国公府,不是对皇上。

    太后看着皇上道,“皇上判了文远伯府抄家流放?”

    “这会儿东乡侯应该已经带人去文远伯府抄家了,”皇上道。

    “太后还病着,怎么关心起文远伯府来了?”皇上望着太后,眸带不悦道。

    太后才不会关心文远伯府。

    她只是关心崇国公世子的骨肉。

    知道东乡侯带人去抄文远伯府,太后就知道这事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但她既然来御书房找皇上了,文远伯府其他人她不管,文远伯府大姑娘她是一定要保下来。

    太后如实道,“花灯节那天,文远伯府大姑娘救了崇国公世子,虽是件小事,想必皇上也有所耳闻。”

    皇上脸上没什么表情。

    显然,他对这事一点都不关心。

    太后讨了个没趣,只好继续道,“文远伯府大姑娘救崇国公世子的时候,崇国公世子遭人算计中了春、药,与文远伯府大姑娘有了夫妻之实。”

    “这事之后,崇国公府和文远伯府也定了婚约,因崇国公老夫人才刚过世,不便举办喜宴,打算等孝期过了就迎娶她过门。”

    “崇国公世子出事了,这桩亲事本来也无疾而终。”

    “谁想到文远伯府大姑娘怀了身孕……。”

    皇上,“……。”

    福公公,“……。”

    先前有什么疑惑不解的地方,这会儿都明白了。

    难怪崇国公一党一边倒的要保文远伯府,原来文远伯府大姑娘怀了崇国公世子的骨肉。

    这要换做任何人,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要救文远伯府大姑娘,让她平安的把孩子生下来。

    太后望着皇上,道,“文远伯贪墨,他被判流放是罪有应得,哀家不会帮他求情。”

    “但文远伯府大姑娘的情况特殊,她虽然还是文远伯的女儿,但她已经许配给崇国公世子了,腹中还怀着崇国公世子的骨肉。”

    “她已经是崇国公府的人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朝廷还没有娘家抄家流放,连累出嫁的女儿的,哀家来找皇上,是让皇上看在崇老国公的面上,赦免文远伯府大姑娘。”

    太后知道在皇上眼里,崇老国公的面子最大。

    文远伯府大姑娘怀的是崇国公的孙儿,也就是崇老国公的重孙儿了。

    皇上头疼了。

    这情况以前没遇到过。

    文远伯府大姑娘失身于崇国公世子了,说是他的人并没有错,尤其现在还怀了身孕。

    说是是崇国公世子的人,但她又没有出嫁,待嫁闺中,就算不得是出嫁之女。

    说是也行,说不是也可。

    这要闹到朝堂上,那些大臣非得争个面红耳赤不可。

    而这点小事也不值得文武百官争执。

    寿宁公主的死虽然是崇国公世子造成的,但他并非故意,寿宁公主自己也要承担一半的责任。

    崇国公世子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皇上的怒气也消的七七八八了。

    留文远伯府大姑娘一条命,权当是给太后和崇国公府一个薄面了。

    “让崇国公府拿着婚书去刑部接人吧,”皇上道。

    太后松了一口气。

    好歹是说服了皇上,出了御书房后,就赶紧差人把这个好消息禀告崇国公府知道。

    崇国公府犯难了。

    文远伯府倒是想把女儿塞过来,但是崇国公府看不上她,以办丧事为由拒绝谈婚事。

    崇国公府根本就没有婚书。

    不过造一个婚书也容易,毕竟花灯会上崇国公世子和文远伯府大姑娘翻船了的事是人尽皆知。

    一般这样情况,是肯定要结亲的。

    崇国公亲笔写下婚书,摁了手印,让王总管带人去刑部接崇国公世子妃回府。

    王总管带着软轿去刑部。

    因为让崇国公府拿婚书接人的是皇上,刑部侍郎看了婚书两眼,就让他们去大牢接人了。

    文远伯府大姑娘是又喜又忧。

    喜的自然是不用流放了,忧的是崇国公世子已死。

    她这个崇国公世子妃进了崇国公府就只能守一辈子寡了。

    文远伯府大姑娘是含着泪上的软轿。

    文远伯和文远伯夫人盼着她救他们出狱。

    这边文远伯府大姑娘以崇国公世子妃的身份进崇国公府。

    那边东乡侯带着唐氏进了文远伯府。

    东乡侯没有立即带人去查抄文远伯府,而是先回了侯府,带唐氏来。

    这本来是公事,但东乡侯就是以权谋私了。

    以前的文远伯府并不在京都,后来抄家后,先皇还了文远伯府清白,查抄之物悉数归还,还赏了这座伯府大宅当做给文远伯府的补偿。

    唐氏在这座宅子里住的时间不算久,这座宅子带给她的都是痛苦的回忆。

    但这座宅子里应该有不少老伯爷留下的遗物。

    不说能全部让唐氏带走做念想,拿个三五十件还是可以的,剩下的记在账册上,回头再找皇上拿。

    唐氏看着这座陌生中又带了几分熟悉的大宅,心情毫无起伏。

    进了屋,找了半天才看到一件老伯爷留下的东西。

    衙差把找出来的东西都放在箱子里。

    好东西不少,但老伯爷留下的东西寥寥无几。

    唐氏和江妈妈找了半天,也只找到六件老伯爷生前最喜欢的东西。

    江妈妈都不敢置信,“老伯爷留下那么多好东西,都去哪儿了?”

    衙差肯定是不知道的。

    文远伯府管事的声音颤抖道,“老伯爷留下的好东西,除了这几件伯爷实在喜欢的,其他的伯爷都拿来送人了。”

    当年文远伯以庶子的身份继承文远伯府。

    他一没有才华,二没有本事,根本就继任不了文远伯府。

    他白捡了一个伯爵,遭人羡慕妒忌恨,走到哪里都被人鄙视,为了站稳脚跟,文远伯大肆结交权贵,老伯爷留下的那些东西都给他做了开路的垫脚石。

    十几年下来,原来的家当已经被败的七七八八了。

    不过文远伯在永州,也没少搜刮民脂民膏,所以积攒的钱财也不少。

    最后——

    唐氏带走了那仅剩的六件东西和两座牌位。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