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阳侯府。

    聂瑶食欲不振,丫鬟给她熬了最喜欢的南瓜粥。

    聂瑶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

    外面,丫鬟跑进来,把文远伯府大姑娘怀了身孕,被崇国公府以世子夫人的身份接回府的消息告诉聂瑶知道。

    “呕吐不止,食欲不振,就一定是怀身孕了吗?”丫鬟一边问,一边望向聂瑶。

    她是聂瑶的贴身丫鬟。

    早上洗漱时,她是亲眼见聂瑶作呕的,虽然没吐。

    禀告的丫鬟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怀身孕一般都会呕吐的吧?”

    “姑娘……,”丫鬟担忧了。

    她是知道聂瑶和南安郡王圆房的事的。

    寿宁公主为了救南安郡王没了命,南安郡王要替她守身一年。

    姑娘要一年后才能出嫁。

    而且皇后的意思是要郡王爷三年后再娶……

    要是姑娘怀了身孕,她该怎么办?

    聂瑶摇头。

    不会的!

    她不会怀身孕的!

    她端起桌子上的南瓜粥,三两口扒了下去。

    她没有食欲不振!

    她不止能吃,而且比以前还吃的多!

    吃了一碗,她又盛了半碗。

    让丫鬟把粥碗端下去,聂瑶望着贴身丫鬟道,“也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姑娘……。”

    “下去!”

    丫鬟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等关门声传来,聂瑶捂住嘴,跑去窗户边吐了。

    刚刚吃进去的粥不止全吐了,连胃都差点吐出来。

    她浑身无力的坐到床上,抱着床柱,鼻子泛酸。

    她一坐就是半天。

    丫鬟不敢进来,偷偷绕过窗户看她。

    闻到一股子怪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丫鬟赶紧进去,彼时聂瑶在翻箱倒柜。

    “姑娘,在找什么?”丫鬟问道。

    聂瑶翻出男装,拿起来之后,又塞了回去。

    “把的衣服拿一套给我,”聂瑶道。

    “姑娘……。”

    聂瑶望着她,丫鬟能怎么办?

    她只能去拿一套自己没穿过的新衣裳给聂瑶。

    聂瑶换了衣裳后,带着丫鬟偷偷溜出府。

    她不相信自己怀了身孕,她得找个大夫确认下,她不想自己胡思乱想。

    若是病了,也要看大夫,免得祖父知道了徒增担心。

    最后——

    聂瑶是被丫鬟扶着出药铺的。

    大夫很明确的告诉她,她怀身孕了,已经一个多月了。

    她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差点被人撞上。

    这个差点撞上她的人还是赵诩。

    赵诩勒紧缰绳,见是聂瑶,他道,“聂姑娘?”

    聂瑶看了他一眼,道,“认错人了。”

    说罢,带着丫鬟匆匆离开。

    赵诩眉头拧紧。

    他记性一向不错,不可能认错人。

    他看了眼药铺,再见聂瑶匆匆离开的背影,还有苍白的脸色,丫鬟打扮……

    她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吧?

    走远了些,丫鬟回头看一眼,反拉住聂瑶道,“姑娘,他没追来。”

    聂瑶知道赵诩不会追上来的。

    她虽然是南安郡王的未婚妻,但她和赵诩又没关系,怎么可能追她?

    聂瑶脚步停下,丫鬟道,“姑娘,现在怎么办?”

    “这么大的事,肯定要告诉老侯爷啊。”

    “前儿,我还听老侯爷和管事的说话,老侯爷过不了多久就要去战场了。”

    “咱们得趁着老侯爷还在京都的时候把喜宴办了。”

    聂瑶望着丫鬟道,“不要告诉祖父。”

    “可姑娘怎么办?”丫鬟心急道。

    这怀身孕不是别的事,月份大了,到时候肚子鼓起来是瞒不住人的。

    聂瑶道,“我会想办法的。”

    傍晚,南阳侯从军营回府。

    聂瑶去找他,道,“祖父,我想搬回鄞州。”

    南阳侯望着她,道,“怎么突然想搬回鄞州?”

    “就是想搬回去了,”聂瑶道。

    “祖父过不多久就要上战场,到时候留下我一个人在京都,我害怕。”

    南阳侯看着聂瑶,看的出来聂瑶的脸色不大好。

    南阳侯膝下只有聂瑶这么一个孙女儿了,她的归属也是他最头疼的事。

    原本打算在去边关之前,把聂瑶托付给南安郡王,也好安心,哪怕就是战死沙场,他也不用担心留下她一个孤女无依无靠。

    谁想到会在出嫁前把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倒是可以把聂瑶托给南安王妃照顾。

    只是毕竟还未出嫁,聂瑶还得住在侯府里,南阳侯还真怕皇后会把寿宁公主的死迁怒到聂瑶身上。

    万一他离开后……

    鄞州毕竟是他的地盘,聂瑶回鄞州,他多少也能放心些。

    “也好,祖父派人送回鄞州,”南阳侯道。

    “我后天就启程回去,”聂瑶道。

    南阳侯望着她,“怎么这么急?”

    聂瑶挽着他胳膊道,“瑶儿回鄞州了,祖父就能住在军营里了,不用来回跑。”

    “每次都是瑶儿送祖父上战场,这回也该轮到祖父送瑶儿了。”

    “祖父,就依了我吧。”

    南阳侯被聂瑶摇的乱晃。

    他失笑道,“好,祖父依。”

    聂瑶站在一旁帮南阳侯研墨。

    她强颜欢笑,没有流露不舍。

    南阳侯觉得孙女儿不大对劲,不过想到这些天经历的事,还是离开京都为好。

    南安郡王和东乡侯府走的近,一旦大齐和南梁开战,南安郡王肯定也是要上战场的。

    一旦开战,一年半载都未必回的来,等南安郡王凯旋回京了,她再回来也不迟。

    翌日早朝后,南阳侯把聂瑶要回鄞州的事告诉南安王知道。

    南安王回府后,把这事告诉南安王妃知道。

    南安王妃不舍道,“怎么要回鄞州,莫不是在京都待的不开心?”

    南安王看了她一眼。

    南安王妃自己叹息道,“经历这么多事,也难怪她开心不起来。”

    “京都离鄞州要走半个月,我让风儿送她回去。”

    南安王摇头道,“老侯爷不让风儿送,怕皇后知道了不高兴。”

    南安王妃也不高兴了,“难道都要顾着别人高不高兴,自己的日子都不过了?”

    “寿宁公主毕竟救了风儿……。”

    “好了,我知道了,”南安王妃道。

    “送个十里地,皇后总没话说吧?!”

    南安王没接话,南安王妃起身就走了,“把郡王给我叫回来!”

    之前天天喝醉酒不出门。

    现在是不喝酒了,也干脆不回府了。

    她这儿子怎么这么招人嫌弃呢。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