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那日,南安郡王在街上被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联手狠揍了一顿。

    凑痛了,人也从浑浑噩噩中醒了过来,不再借酒浇愁了。

    这几天,南安郡王都在东乡侯府训练。

    若是他警觉性高,就不会被丫鬟打伤脑袋,就不会和崇国公世子过招时,处于下风。

    救不了聂瑶,还让自己身处险境,让寿宁公主替他挡下一剑,搭进去一条命。

    这些天,他反省了很多。

    他必须要让自己更强大,才能保护他想保护的人。

    南安郡王努力训练,却是苦了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

    因为南安郡王不止自己训练,把他们三也拉着一起。

    而且不止他们,还有赵诩。

    一天里倒是有一半的时间待在训练场,药浴的分量也加大了一半。

    这不,南安郡王训练完,被小厮扶着出训练场。

    东乡侯训练严格,但他强制南安郡王他们不得再训练场训练一个半时辰。

    训练是循序渐进的,适当的强度利于激发人的潜能,可如果强度太大,则会损伤身体,适得其反。

    训练讲究的是持之以恒,那样打下的基础才更牢固。

    南安郡王累的浑身酸疼,几乎是小厮抬回去的。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稍微好一点,但也要不到哪里去。

    十个小厮抬他们五个从训练场出来,那阵仗着实有些吓人。

    南安王府的小厮挨个的看过去。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从小娇生惯养的郡王爷是怎么忍耐东乡侯府的拳头的,就这样挨打,还不愿意回南安王府,也难怪王爷和王妃提起郡王爷都是一脸不满。

    小厮走上前道,“郡王爷,王妃让您回府一趟。”

    南安郡王看了小厮一眼,“王府出事了?”

    小厮也想揍他了。

    他就不盼着点王府好。

    要是王府出事了,他还能这么慢吞吞的禀告么?

    “王府没出事,是……郡王妃明儿要搬回鄞州,王妃让郡王爷您回府住,明儿送郡王妃出城,”小厮道。

    要不是崇国公世子从中作祟,聂瑶早就是南安王府郡王妃了。

    虽然亲事没办,但郡王府上下都知道聂瑶是南安郡王的人了。

    喊她聂姑娘生疏了些,所以干脆称呼郡王妃了。

    这个称呼,南安郡王也没有反对。

    他只是心底有些闷闷的。

    南安郡王没说话,北宁侯世子望着他道,“南阳侯还在京都,她怎么要搬回鄞州?”

    南安郡王看了北宁侯世子一眼。

    问他,他问谁去?

    南安郡王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了,可自打花灯会后,他还真不大敢见聂瑶。

    后来出事,他就更不敢了。

    南安郡王没有说话。

    赵诩想起昨天街上的事,对南安郡王道,“昨儿我瞧见聂姑娘一身丫鬟打扮,和丫鬟从一间药铺出来,脸色不是很好,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若非我反应及时,险些撞上她。”

    身边跟着丫鬟,还差点被马撞上。

    主子走神,丫鬟跟着走神。

    这一看就有问题。

    昨天回东乡侯府,赵诩见到南安郡王时就打算告诉他了。

    只是聂瑶一身丫鬟打扮,明显就是不想别人知道。

    赵诩本着尊重聂瑶考虑,便没有和南安郡王。

    现在聂瑶急着搬回鄞州,昨天又从药铺出来,不得不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病了。

    不只是赵诩,连北宁侯世子他们都是这么猜测的。

    不是病了,那么急着回鄞州做什么?

    南安郡王急的去找聂瑶,奈何刚刚训练完,浑身无力。

    小厮不放手,他根本走不掉。

    楚舜拦下他道,“急什么啊。”

    南安郡王望着他道,“我能不着急吗?”

    “病了不找大夫进府,反而偷偷出府看病,定是病的格外严重!”

    失魂落魄的差点被马撞上,南安郡王都不敢想象这是得了什么绝症。

    楚舜他们谁也没接话。

    南阳侯膝下只有聂瑶一个孙女儿。

    南阳侯对她疼爱有加,聂瑶也很孝顺,不做让南阳侯担心的事。

    定是怕请大夫进府,惊动南阳侯,让他担忧,才会偷偷打扮成丫鬟出府找大夫看。

    急着回鄞州肯定也是为此,怕病了的事让老侯爷知道了担心,才想着离开。

    只是鄞州的大夫医术怕是比不上京都,不说宫里的太医了,还有苏锦呢。

    论医术,谁比的过镇北王世子妃?

    “要找太医去给她看病?”北宁侯世子望着南安郡王道。

    这一问。

    倒是把南安郡王给问难住了。

    他要真这么做了,聂瑶只会更恼他。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法可解。

    找苏锦医治就行了。

    她是镇北王世子妃,是皇上的女儿锦宁公主,没有人会在想到苏锦的时候,先想到她的医术。

    然后——

    又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我是找大嫂去南阳侯府,还是找瑶儿去见大嫂?”南安郡王问道。

    “……。”

    楚舜他们看着我,我看着。

    这事不好办啊。

    以前大嫂只是镇北王世子妃,现在她多了一个更尊贵封身份——

    锦宁公主。

    她去南阳侯府,那可是件大事,指不定还会惊动皇上。

    让她去南阳侯府给聂姑娘看病,太纡尊降贵了。

    可让聂瑶去找苏锦……

    南安郡王还在守身中,为了聂瑶好,应该和她保持距离,免得徒增皇后的不快。

    再者聂瑶可能病了,让一个病人出门,不大合适,而且人家未必会出门。

    几人一边泡澡一边商议。

    最后——

    定国公府大少奶奶拜访苏锦了。

    苏锦正闲的发慌呢,听到她来,赶紧让丫鬟去迎接。

    等周静漪走到沉香轩的时候,苏锦到院门口迎接她。

    周静漪福身给苏锦见礼。

    苏锦将她扶起道,“和我还客气什么?”

    周静漪朝她一笑。

    苏锦则好奇道,“可是难得来找我,今儿是什么风把吹来我这儿了?”

    周静漪和苏锦往沉香轩走,一边道,“是相公和靖国侯世子他们把我推来这儿的。”

    她说的是实话,苏锦却是更疑惑了。

    周静漪轻叹一声,把聂瑶要离京回鄞州的事说与苏锦听,还有聂瑶偷偷去药铺看病的事。

    “南安郡王还去药铺打听了,只是那大夫一天接触的病人太多,根本不记得瑶儿得了什么病,”周静漪道。

    “南安郡王不放心,想让帮忙看看,求个心安。”

    苏锦听了道,“这么点小事,他直接和我说不就行了吗?”

    “我也这么觉得,这不是现在封了公主,身份不比从前了,”周静漪道。

    “尤其皇上疼,没少训斥镇北王世子,把他们几个也镇住了,这不,把我推了出来。”

    皇上总不会训斥她。

    杏儿觉得靖国侯世子他们太天真了。

    他们以为这样拐着弯的劳烦她家姑娘就能躲过皇上的训斥吗?

    她家姑娘犯错,从来都是姑爷挨骂的。

    他们肯定也一样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