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镇北王府,门前。

    马车徐徐停下。

    杏儿从马车上跳下来后,把苏锦扶下来。

    送走聂瑶后,苏锦和周静漪在街上闲逛,让暗卫回来取药丸,给聂瑶送去。

    暗卫送了药丸回来,苏锦方才回府。

    苏锦和杏儿有说有笑的往前走。

    不远处,一个小丫鬟撒丫子往书院方向跑。

    杏儿眼角瞧见了,望着苏锦道,“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苏锦嘴角抽抽。

    问她,她问谁去?

    一旁清扫的小丫鬟听到杏儿的话,拿着扫把过来道,“今儿世子妃出门后没一会儿,二姑娘就带着丫鬟出府了,一刻钟前哭着跑回府了。”

    “这是出什么事了?”杏儿一脸八卦。

    清扫丫鬟摇头。

    她只看到二姑娘红肿的双眸,没瞧见别的。

    书房内。

    老王爷正在看地形图。

    小厮砰砰敲门。

    “进来,”老王爷头也未抬道。

    小厮推门进去,道,“老王爷,三房出事了。”

    老王爷眉头一皱,“出什么事了?”

    “三房丫鬟来禀告,说是二姑娘受了打击,要绞了头发做姑子,三太太拦不住她,让老王爷您去三房一趟,”小厮飞快道。

    虽然府里上下都不待见二房和三房了。

    但再怎么样,三老爷也还是老王爷的儿子,谢锦绣还是老王爷的亲孙女。

    府里出了个做姑子的姑娘,与镇北王府的颜面也不好看。

    这不是小事,小厮不敢不禀告。

    老王爷眉头皱的紧紧的。

    他沉着张脸出了门。

    因为事情紧急,老王爷走的很快,苏锦刚走到二门,老王爷就过来了。

    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咱们也去看看吧?”

    苏锦也是按捺不住好奇。

    主仆两一拍即合。

    只是老王爷步子大,苏锦几乎小跑着才能跟上。

    跟在老王爷身后进了南院,到了谢锦绣的院子。

    院子里有不少的丫鬟婆子,都望着内屋。

    老王爷走上前,丫鬟婆子纷纷退后。

    屋内。

    谢锦绣扑在三太太怀里哭。

    地上有剪掉的头发。

    还有一把剪刀。

    剪刀上还有血。

    再看三太太,她的手还在流血。

    很显然,她是为了夺谢锦绣手里的剪刀伤了手。

    丫鬟要给三太太包扎伤口,三太太满腹委屈道,“包什么伤口?!”

    “血流干了,就这么死了,反倒是省心了!”

    三太太手上的血往下滴,触目惊心。

    老王爷冷着脸走过去道,“怎么回事?!”

    谢锦绣只哭。

    三太太心疼的抱着自己的女儿。

    这样子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老王爷让丫鬟给三太太包扎伤口。

    丫鬟拿了药和纱布来。

    只是三太太不让丫鬟靠近。

    两次之后,老王爷的脸阴沉下来。

    三太太就没敢再说话了。

    丫鬟跪在地上帮三太太包扎伤口。

    苏锦就站在一旁看着。

    看到三太太手上的伤,苏锦眉头扭了几分。

    这伤口……

    苏锦眨了眨眼。

    她走上前,道,“还是我来吧。”

    丫鬟赶紧起身。

    苏锦弯着腰帮三太太把血迹擦干净,然后涂上药粉,再把纱布裹好。

    就在苏锦包扎伤口的时候,老王爷已经问清楚到底出什么事了。

    今儿谢锦绣出府,被人嘲笑了,笑谢锦绣以前挑挑拣拣,不愿意许人,如今三房失势,无人敢娶,以前她看不上的人,现在看不上她了。

    谢锦绣哪里受得了这份委屈,哭着回了府。

    拿起剪刀就剪头发……

    三太太赶来的及时,捡了百来根头发,就把剪刀夺了扔在地上,母女两抱头痛哭。

    丫鬟禀告完,苏锦也帮三太太包扎好伤口了。

    三太太手抽回去,扑通一声给老王爷跪下了。

    三太太是声泪俱下,“假老夫人李代桃僵的事,我和我们老爷并不知情,绣儿更是无辜的,现在却要受这样的委屈……。”

    “都是我的错,以前登门求亲的人不知道多少,是我挑剔,想给绣儿物色更好的,一家有女百家求,我这个做娘的希望女儿嫁的更好,这并不过分。”

    “如今三房失势,这么久了,一个登门求亲的都没有,绣儿早就及笄了,该许人了……。”

    “难道因为老夫人之过,绣儿就要一辈子青灯古佛吗?”

    三太太越说越伤心。

    她是真伤心。

    看着三太太脸上流露的委屈和心痛,苏锦都有点分不清她的话是真是假了。

    但她可以肯定的是三太太在施苦肉计。

    她手上的伤根本就不是抢夺剪刀时划伤的,而是自己弄的。

    既然三太太的伤是假的,那谢锦绣的自然也是了。

    亏得她们母女为了向老王爷诉苦,不惜绞头发,划伤手指,这是下了血本啊。

    三太太跪在地上,谢锦绣是坐在床上的。

    她也跪下了。

    剪掉的头发很是显眼。

    这是在逼老王爷给谢锦绣挑门好亲事呢。

    这一回已经绞头发了,下一回估计就直接上吊自尽了。

    虽然假老夫人做的是令人深恶痛绝,但谢锦绣还是老王爷的亲孙女。

    做祖父的能坐视孙女儿嫁不出去悬梁自尽吗?

    且不说老王爷心没有那么硬,王府的名声也还要啊。

    老王爷皱眉道,“我镇北王府的女儿怎么会嫁不出去,祖父会给挑个好人家。”

    谢锦绣只默默垂泪。

    三太太抱着她道,“祖父一言九鼎,他不会骗的。”

    谢锦绣哽咽道,“我知道祖父说话算话,可谁愿意娶我?”

    “如果嫁出去受人奚落,女儿宁肯一辈子不嫁。”

    三太太望向老王爷,老王爷没有说话。

    假老夫人的事传开了,有个曾经与人私奔的祖母,怎么可能不受人奚落?

    他就算手握兵权,也管不了别人的嘴。

    老王爷道,“祖父尽量给挑个忠厚的人家。”

    三太太这才满意。

    老王爷没有多待,转身离开。

    苏锦默默跟来的,又默默的跟着走了。

    到花园的时候,谢景宸走过来,道,“怎么去三房看热闹了?”

    “怎么知道是热闹?”苏锦挑眉道。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谢景宸道。

    “……。”

    苏锦望着谢景宸,想知道是怎么显而易见的。

    谢景宸道,“祖父打算和南阳侯一起去边关。”

    “这一去,至少要一年半载,整个王府,除了能求祖父,她们还能求谁?”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