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三房不止失势,而是只要有王爷在一天,他们这辈子都休想东山再起。

    有谁甘愿冒着得罪王爷的风险娶谢锦绣?

    没人愿意。

    如果三太太什么都不做,老王爷是肯定想不起来还要管孙女儿选夫婿的事,尤其还是在老王爷准备去边关的时候。

    请老王爷出头帮谢锦绣挑夫婿,那老王爷就是谢锦绣的靠山。

    那些人看老王爷的面子,就不用太顾及王爷了。

    毕竟孝字当先,王爷也得听老王爷的不是?

    只是老王爷要赶着去边关,这一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万一要两三年呢?

    再万一回不来了呢?

    时间紧迫,三太太只能下猛药了,拿王府的名声逼老王爷,一定要在他离京去边关之前把亲事定下,不然谢锦绣真绞了头发做姑子,王府就名声扫地了。

    杏儿跟在身后。

    小眉头扭的松不开。

    她有点不理解,为什么要受人逼迫呢?

    要是侯爷,谁要拿绞头发做姑子逼他,侯爷不仅会成全她,还会帮忙挑个好一点的尼姑庵。

    回了沉香轩,进了屋,杏儿给苏锦倒茶道,“娶妻不贤祸三代,二姑娘心思不好,老王爷这不是害别人吗?”

    苏锦看着杏儿,笑道,“还知道娶妻不贤祸三代?”

    “知道啊,”杏儿道。

    “南漳郡主要给姑爷娶姑娘的时候,侯爷就是这么劝她的。”

    “南漳郡主还说侯爷谦虚了,姑娘一看就是个贤惠的,侯爷回府后和夫人说,南漳郡主虽然心思不好,但很有眼光,有一双如炬慧眼,看见了姑娘藏了十六年从没有外露的内在美。”

    苏锦,“……。”

    谢景宸,“……。”

    谢景宸含笑望向苏锦。

    苏锦抬手扶额。

    她为什么就不长记性呢?

    杏儿那丫鬟嘴里蹦出来的话,只要超过一个丫鬟该知道的,十有八九是从东乡侯府听来的。

    这些词极有可能出现在她大哥、她弟弟、她、她娘身上……

    谢景宸看了不挪眼,苏锦斜了他一眼,“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既然珍藏的内在美都被人发现了,自然不用藏着掖着了。”

    “……。”

    谢景宸嘴角抽抽。

    有这么理直气壮的夸自己贤惠还不脸红的吗?

    苏锦脸不红气不喘的拿着果子啃着。

    沉香轩里风平浪静。

    沉香轩外却是热闹非常。

    知道老王爷答应三太太帮谢锦绣挑个夫婿后,二太太也去求老王爷了。

    没人求娶谢锦绣,也没人求娶谢锦欢。

    虽然谢锦欢年纪要小谢锦绣半岁,但也不小了。

    谢锦绣的遭遇,就是谢锦欢的前车之鉴。

    老王爷答应了帮谢锦绣选夫婿,自然不能不帮谢锦欢。

    两个孙女儿,要一视同仁。

    二太太走后,老王爷直揉太阳穴。

    这边老王爷头疼,那边三太太火大。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她费尽心思才说服老王爷帮谢锦绣挑选夫婿,二太太倒好,捡现成的便宜。

    要不是丁老姨娘威胁老夫人,李代桃僵的事未必会败露!

    三太太施苦肉计让老王爷答应帮忙解决谢锦绣的终身大事。

    第二天,老王爷就把谢锦绣和谢锦欢的归宿定下了。

    两姐妹哭的更惨了。

    之前还只是谢锦绣要绞头发做姑子,现在谢锦欢也要一起了。

    老王爷给谢锦绣挑的是兴国公的庶孙。

    给谢锦欢挑的是威远侯的庶孙。

    跟个嫡字不沾边。

    想想以前,谢锦绣是镇国公府嫡女,嫁王孙贵胄不再话下,现在却只能嫁国公府,还是庶子,这落差之大,她实在接受不了。

    三太太知道后,是不敢置信。

    匆匆忙去找老王爷确认。

    老王爷说没错后,三太太当场就炸了,“我的女儿怎么能嫁个庶子?!”

    老王爷那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庶子怎么了?!

    就是这庶子还是他豁出老脸求来的!

    以前为了给谢锦绣争面子,三太太没少对外宣称谢锦绣是养在老夫人膝下的,老夫人对她管教甚严。

    现在大家都知道那是假老夫人,是一个在闺阁时就与人私奔的不知羞耻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教出来的孙女儿能是什么好货色?

    若不是老王爷和兴国公还有威远侯几十年的情分,人家未必会答应结亲。

    再者老王爷挑选他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兴国公老夫人家教甚严,威远侯老夫人过世了,但威远侯府大太太出自书香世家,通情达理。

    虽然都是庶出的子孙,但文采气度不比一般的嫡出少爷差,老王爷很看好他们。

    谢锦绣和谢锦欢从小娇惯长大的,老王爷希望她们出嫁后,兴国公老夫人和威远侯府大太太能代为管教。

    三太太不同意这桩亲事,老王爷呵斥道,“亲事我已经定下了,没有转圜的余地。”

    “如果真不愿意嫁,那就绞了头发做姑子吧!”

    “我镇北王府没少丢脸,不差她一个!”

    从谢景宸当街骑马被苏锦抢了,到王爷心上人在身边十几年不认识,再到老王爷枕边人被人偷梁换柱几十年不知道……

    哪一桩哪一件不丢人?

    比起这些事,谢锦绣选择常伴青灯古佛不算什么了。

    老王爷是心疼她们,才豁出脸面去求人,如果她们还这么拎不清,得陇望蜀,那是不可能的。

    镇北王府就算权倾朝野,老王爷也不是会以权压人的人。

    三太太求老王爷——

    是求对了人,也是求错了人。

    三太太苦苦哀求,老王爷都不改初衷。

    不仅不改,老王爷还撂了狠话。

    他没几天就要去边关了,等不及兴国公府和威远侯府来下聘。

    谁要是敢在他不在的时候说些不得体的话,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意图毁掉这两桩亲事,轻则搬离王府大宅,重则从族谱上除名。

    三太太一脸悔恨的回了南院,谢锦绣抱着她哭,“娘,我不要嫁给一个庶子……。”

    ……

    老王爷给谢锦绣、谢锦欢定亲,二太太、三太太不满意的事传遍王府。

    苏锦白眼直翻。

    没见过二太太、三太太这样的。

    做女儿的在爹娘眼里那自然是千好万好,可在别人眼里就未必了啊。

    她们看不上人家庶子,不愿意嫁,人家庶子还未必愿意娶她们呢。

    反正苏锦挺同情那两庶子的。

    老王爷严厉,这事没有传出府,大家的注意力很快被另外两件事吸引住了。

    一件是北漠郕王被杀有了进展。

    杀人凶手直指朝廷。

    第二件是九陵长公主偷回大齐,南梁敬王病重,没法亲自前来,南梁派了使臣迎接九陵长公主和福清郡主回南梁。

    南梁兵临城下。

    两件事任何一件办不妥,都会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