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回南梁是动真格了。

    兵临城下,活捉了大齐一将军。

    起初听,苏锦以为是南梁宠妃之故。

    南梁皇帝宠爱北漠郕王的女儿,看在她的面子上,借兵十万给北漠郕王。

    现在北漠郕王死在大齐,做女儿的肯定要给父亲报仇。

    南梁皇帝出兵替岳父讨公道。

    然而事实远没有这么简单。

    北漠郕王的尸体找到后,皇上就派了刑部尚书去查这件案子。

    刑部尚书不敢掉以轻心,带着刑部的人几番查探,终于查到了一点线索。

    北漠郕王的死和南梁有关。

    刑部找到的罪证无一不指向南梁,是南梁人杀了北漠郕王。

    北漠郕王的部下一口咬定绝不可能是南梁人杀了他们王爷。

    这案子还有不少疑点,刑部尚书没法结案,只能顺着疑点往下查。

    这一查,这把火就烧到了朝廷身上。

    那些所谓的证据都是假的。

    是有人故布疑阵,把祸水引到南梁身上。

    而这嫌疑最大的就是朝廷。

    查案的不只是刑部尚书和北漠使臣,还有南梁大臣。

    南梁皇帝很是宠爱北漠郕王的女儿,北漠郕王死后,他的女儿终日以泪洗面,形容消瘦,南梁皇帝心疼坏了,依着宠妃的要求,派人来大齐,协助刑部尚书查清北漠郕王之死。

    有人杀了北漠郕王,还故意栽赃给南梁。

    这事一传到南梁皇帝耳朵,那是雷霆震怒。

    再加上九陵长公主和亲南梁,未经允许,私自回大齐,还把福清郡主一并带走了。

    南梁皇帝一怒之下,给边关守将传消息,要给大齐一个教训,免得当南梁好欺负了。

    就这样,十万大军突然攻城,杀了大齐一个措手不及,守城大将被活捉了。

    南梁给大齐撂了狠话,再给大齐二十天时间,查不出是谁杀了北漠郕王并栽赃给南梁,就别怪南梁不客气了。

    边关军情送到皇上手中,皇上是勃然震怒,急召东乡侯和老王爷进宫议事。

    东乡侯和老王爷进宫之前就得知了南梁突然攻城,活捉了守城大将军的事。

    见皇上问起,东乡侯淡淡道,“好歹也是一大将军,这都还没正儿八经的开战呢,就被活捉了?”

    “这么轻易就中招了,是自己送上门的吧。”

    南梁十万大军兵临城下,大齐边关人人自危。

    本就有损军威了,还未正式开战,大将军就被活捉了,成了人家砧板上的肉。

    王爷活捉北漠王鼓舞的士气被人拍下去一大半了。

    东乡侯生气,皇上就更生气了。

    老王爷望向东乡侯道,“北漠郕王一案,怎么看?”

    东乡侯敛眉道,“两种可能。”

    “第一种,真的是大齐人所为,目的是挑起大齐和南梁以及北漠的争端,好趁乱浑水摸鱼。”

    “第二种,是南梁人贼喊捉贼,大齐栽赃嫁祸南梁,惹怒南梁皇帝,总比南梁皇帝为宠妃和大齐开战要好的多。”

    后者是南梁皇帝为了一己之私挑起战乱,前者是受了冤屈给自己讨公道。

    虽然都是打仗,但为什么打仗很重要。

    为了女人打仗,导致民不聊生,百姓家破人亡,只怕会怨声载道,叛乱四起。

    至于哪种可能性更大,东乡侯还真摸不准。

    可能只是其一,也有可能兼而有之。

    唯一能确定的是——

    这一仗是在所难免了。

    二十天时间,刚好够南梁使臣迎接九陵长公主回南梁。

    在边关消息送到皇上手中的当天,南梁使臣就抵达京都了。

    九陵长公主和亲南梁,是南梁敬王妃。

    南梁敬王派使臣来接她,九陵长公主没有理由不回去。

    她借口难得回来一趟,想多待些时日为由,让南梁使臣先行回南梁,一个月后,她再启程回去。

    南梁使臣能答应吗?

    南梁只给了大齐二十天时间查北漠郕王一案。

    大家其实都心照不宣。

    这案子不论结果如何,这一仗都是要开打的。

    一旦大齐和南梁互动干戈,九陵长公主还会回南梁吗?

    她会傻到送上门做人质吗?

    就算她同意,大齐皇帝也不会同意。

    他们必须在二十天内把九陵长公主接回去。

    九陵长公主称病不回,南梁使臣带了太医来,要给九陵长公主把脉……

    事情越闹越大,不止举朝皆知,连茶楼酒肆都在议论这事。

    九陵长公主是和亲的公主,她偷跑回京本就理亏,南梁要扣她一顶毁坏盟约的帽子,大齐无话可说。

    南梁不追究九陵长公主偷跑回京一事已经很宽厚了,现在派人来接,她也待了些日子了,还不回去,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朝臣们纷纷给皇上上折子陈述利害。

    南梁兵临城下,南梁皇帝本就在气头上,九陵长公主这时候拒不回南梁,无疑是火上浇油。

    大齐正好可以借送九陵长公主一事告诉南梁,大齐绝没有同南梁开战之意。

    龙案上奏折堆了厚厚一摞,皇上是看一本扔一本。

    皇上坐在龙椅上,脸色格外的难看。

    作为兄长,他不忍心胞妹涉险。

    作为皇帝,他不能给南梁任何挑起战乱的借口。

    九陵长公主好不容易逃回京,皇上怎么忍心再推她入火坑?

    十五年前,他无能无力,悔恨了十五年。

    十五年后,再要牺牲九陵长公主,他要悔恨一辈子。

    皇上不想让自己后悔。

    今儿休沐,没有早朝,皇上派人请东乡侯进宫商议。

    论主意,没人比东乡侯多了。

    或许东乡侯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但东乡侯拒不进宫。

    还找了个能把皇上气死的理由——

    病了。

    小公公禀告皇上的时候,皇上气的直拍桌子,“他倒是会挑时间生病!”

    “就他那身子骨,冰天雪地里睡上一天一夜也不会病的进不了宫!”

    没人敢接茬。

    小公公可不敢说他是在训练场见的东乡侯。

    以一敌四,满头大汗。

    但东乡侯说自己病了,小公公能说什么呢?

    东乡侯一记眼神瞥过来。

    小公公连东乡侯得的什么病都找好了。

    心病。

    身体倍儿棒也不妨碍得心病不是?

    小公公低眉顺眼,唯恐皇上问他话。

    心知肚明的事,皇上无需多问。

    找不到东乡侯,皇上找了个不敢病的。

    谢景宸,“……。”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