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景宸不仅被收拾了。

    而且这一顿收拾是他自找的。

    他摸黑去东乡侯府,没办法,时间紧迫,他不大晚上的想到解决办法,明天少不了挨皇上一顿训斥。

    做人女婿,身不由己。

    只是谢景宸没想到,他翻墙进东乡侯府时,还有另外一人也翻墙进去。

    大晚上的,黑灯瞎火,能感觉到有人,但不知道是谁。

    这是他岳父家,他这个做女婿的翻墙进去无碍,外人翻墙进,他能坐视不理吗?

    这不,和人打起来了。

    来人武功极高,他不是对手。

    打的不可开交之际,惊动了东乡侯府暗卫。

    暗卫跑过来帮忙,一边训斥,一边揍人,“胆子真不小,胆敢进我们东乡侯府!”

    嗯。

    暗卫凑的是谢景宸。

    本来勉强还能招架的住,多了两暗卫,谢景宸彻底没有了还手之力。

    “是我,”谢景宸心累。

    东乡侯府的人怎么敌我不分?

    看不清楚,也得问清楚再动手吧?

    暗卫愣了下,“是姑爷?”

    “女婿?”另外一道声音传来。

    谢景宸,“……。”

    谢姑爷彻底懵了。

    这怎么是他岳父的声音?!

    没错。

    谢景宸误以为偷溜进东乡侯府的人正是东乡侯。

    边关之事紧急,他在军营忙到现在。

    在睡在军营和回府之间犹豫了一顿夜宵的时间,东乡侯还是选择了趁夜回府。

    结果遇到有人偷进侯府。

    他还打算瞧瞧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结果人就朝他打过来了。

    说实话,东乡侯有点懵了。

    如果是偷进侯府,意图不轨,感觉到他应该跑才对,结果来人非但不隐藏还过来揍他?

    这是自己人?

    东乡侯知道这不是自家儿子,更不是南安郡王他们。

    他们几个没有这么高的武功。

    至于谢景宸——

    东乡侯也没有猜出来。

    他没有理由大晚上的跑来侯府不是?

    结果偏巧就是。

    小厮提灯过来,看着姑爷鼻青脸肿揉嘴角的样子,小厮瞅了暗卫。

    暗卫看向东乡侯。

    姑爷可不是他们打的。

    姑娘回府算账,一定要找侯爷。

    东乡侯脑壳疼,“大晚上的,怎么来侯府了?”

    谢景宸想死的心都有了。

    白天被皇上刁难。

    晚上被东乡侯打。

    还好他只有两个岳父,不然还能有日子过吗?

    谢景宸如实道,“皇上让我帮他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解决九陵长公主之事,我来找赵大少爷。”

    “那去吧,”东乡侯道。

    东乡侯转身离开,两步之后,他又转身道,“这伤是……。”

    谢景宸知道东乡侯是什么意思。

    心底委实不痛快,他道,“锦儿知道我来东乡侯府。”

    “也罢,我那女儿太聪明,瞒不住她,”东乡侯道。

    “……。”

    谢景宸只觉得浑身都疼。

    他能感觉到东乡侯没有下狠手。

    应该是想抓活口,不然他估计已经没命了。

    带着一身伤,谢景宸去敲南安郡王他们的门。

    定国公府大少爷娶了媳妇后,就不是自由身了,白日里和南安郡王他们厮混,晚上回府睡,空了一个位置正好给赵大少爷补上。

    可怜赵大少爷一个俊逸儒雅的公子已经被南安郡王他们糟蹋的皮糙肉厚了。

    谢景宸敲门,南安郡王嫌弃道,“大晚上的,谁在敲门啊?”

    “是我,”谢景宸道。

    南安郡王坐起来。

    坐急了些,南安郡王呲疼一声。

    在东乡侯府,他们睡的都格外的早。

    白天训练,疲惫不堪,这是谢景宸来的还算早,要再晚半个时辰,把门敲碎,他们都不一定会醒。

    谢景宸推门进去,楚舜他们一旁坐着,四个人,八只眼睛望着他。

    看着谢景宸脸上的伤,南安郡王睁圆了眼睛,“我是做梦了?”

    楚舜悄悄掐了自己一把。

    真疼。

    他赶紧从床上爬起来,道,“白天见还好好的,怎么被打的这么惨?”

    “这么惨就算了,还大晚上的来东乡侯府,”北宁侯世子道。

    “不会是被大嫂打了来侯府告状的吧?”南安郡王闷笑道。

    “……。”

    谢景宸心更累了。

    他深深的看了南安郡王一眼。

    那一眼看的南安郡王心底发毛,感觉自己被盯上了。

    夜风微凉,他轻打了个寒颤。

    这些人中就数赵诩还正常几分。

    毕竟和南安郡王他们待的时间还不算久,只是斜了点,还没有被完全带歪。

    赵诩望着谢景宸道,“表哥大晚上的来,是不是找我们有事?”

    谢景宸轻点头,把白天皇上甩给他的难题说出来。

    他记得赵诩记性极好,又擅长临摹,不只是作画,还有书法。

    他或许见过南梁敬王的笔迹。

    谢景宸也是来碰碰运气的。

    虽然挨揍了,出师未捷,但他猜的不错。

    赵诩见过南梁敬王的笔迹。

    谢景宸松一口气道,“用南梁敬王的笔迹帮我写封信。”

    北宁侯世子拿笔,楚舜帮忙研墨。

    南安郡王帮忙把纸铺好,谢景宸道,“表弟应该有南梁纸张吧?”

    赵诩怔了下。

    表哥做事也太严谨了吧?

    不过他还真有。

    只是就剩两张了,还有一张上沾了墨迹。

    赵诩见过南梁敬王的笔迹,然而谢景宸要的信,有一半的字赵诩并不会。

    谢景宸眉头拧的松不开。

    他让赵诩把他知道的南梁敬王的字写下来。

    他就用那些字写了一封信。

    信和之前的完全不同,但意思完全一样。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真的。

    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了。

    厉害的他们都有点想揍他。

    赵诩吹干墨迹,把信交给谢景宸。

    彼时,夜已经很深了。

    谢景宸还有别的事要办,便告辞了。

    南安郡王还是对谢景宸脸上的伤感兴趣,送谢景宸出门的时候,他道,“这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谢景宸没有回答他,看了一眼,纵身一跃,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南安郡王眉头扭着望着楚舜他们,“景宸兄看我的眼神透着古怪。”

    楚舜拍了拍南安郡王的肩膀,进了屋。

    北宁侯世子也拍了他一下,“郡王爷,还是自求多福吧。”

    南安郡王糊涂了。

    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只笑。

    “们别这样,我都心底发毛了,”南安郡王寒颤道。

    楚舜看着他,“和景宸兄同是皇上的女婿,他总是被皇上刁难,还幸灾乐祸,再有下回,景宸兄十有八九会把推到皇上跟前了。”

    南安郡王,“……!!!”

    “我算皇上哪门子的女婿啊?”南安郡王叫道。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齐齐望着他。

    南安郡王脸上慢慢爬起一阵惊恐之色。

    虽然他和寿宁公主没有夫妻之实,但却是拜过天地的。

    他算是皇上半个女婿。

    可就皇上刁难谢景宸的难题。

    不夸张的说,只一个,就能把他难趴下了。

    谢景宸一记眼神——

    南安郡王失眠了一夜。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