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九陵长公主的质问铺天盖地的砸过来。

    南梁使臣被砸的脑袋晕乎乎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笔迹可不是那么容易模仿的,至少得见到敬王的笔迹。

    敬王的笔迹肯定流传不到大齐来。

    九陵长公主倒是常见到,可这封信一看就知是男子的笔迹,莫非九陵长公主逃离敬王府的时候,还带了敬王的笔迹,特意找人仿造了这么封信?

    南梁使臣看着我,我看着。

    他们都在质疑这封信的真伪。

    可不论他们怎么辨别,都难从这封信上看出疑点来。

    就连这写信的纸都是南梁独有的。

    纸张迎着阳光,能看到内里特有的纹路,他们就算没用过,也见过这样的纸。

    莫非这信真是敬王所写?

    九陵长公主虽然是和亲的公主,但敬王和她相敬如宾,九陵长公主虽然年纪不轻了,但姿容绝美,她若是有意诱惑敬王,要敬王送她回大齐探亲,敬王能抵抗的住诱惑吗?

    晕晕乎乎的就写了这份承诺书,不是什么奇怪之事。

    他们都是过来人,枕榻之上不知道做过多少承诺,有些认了,有些打死不认。

    可这是敬王和九陵长公主的私事,他们却是奉皇上之命来接敬王妃回去,这是公事。

    千里迢迢来接人,结果空手而回,这不是白跑一趟吗?

    南梁使臣陷入纠结,没人说话。

    大齐百官纷纷站出来。

    之前他们都奏请皇上以国家大事为重,让九陵长公主随南梁使臣回去,现在知道是敬王承诺在前。

    做人当然要信守承诺,敬王承诺了做不到,九陵长公主气急之下回京,就和寻常女子在婆家受了气,回娘家小住几日一样,不是什么大事。

    这只是人家夫妻两闹了点小矛盾,还上升不到国与国之间。

    该接九陵长公主回去,但来的应该是敬王,而不是南梁使臣。

    敬王什么时候来,九陵长公主什么时候回。

    大齐百官底气十足。

    反倒是先前颐指气使的南梁使臣虚了。

    南梁使臣望着九陵长公主道,“敬王病重,没法来大齐,这才差遣我们来接王妃回去。”

    皇上看了南梁使臣一眼道,“们南梁敬王不是三天两头的病吗?”

    “南梁那群庸医治了十几年也没能治好。”

    “朕的女儿锦宁公主医术高超,敬王正好可以趁着来接人的机会把那些陈年旧机一并根治了!”

    对敬王,皇上是没好脸色的。

    他知道这可能不是敬王的本意。

    但皇上一派人去接九陵长公主回大齐团聚,敬王就“病”了。

    每每总不能如愿,日积月累,皇上对敬王这个病秧子妹婿很是没有好感。

    南梁使臣面露苦色道,“敬王体弱,没法远行,不如让锦宁公主随王妃一起去南梁……?”

    南梁使臣话还没说完。

    东乡侯动怒了。

    没见过这么蠢的使臣。

    皇上连九陵长公主都不想他们带回去了,还想把他女儿一并带去南梁做人质?

    怒气大的一种程度的时候,东乡侯都不屑和他们争辩,直接轰人了,“来人,把他们拖出去!”

    文武百官震惊。

    南梁使臣不敢置信。

    要命的是议政殿上,还真进来几个侍卫。

    只是人进来了,拖不拖人,还得皇上点头。

    “拖下去,”皇上道。

    侍卫就过来拖人了。

    南梁使臣恼道,“我们是南梁使臣,来接九陵长公主回去的!”

    “大齐不能这么对我们!”

    南梁使臣的说话声越来越弱。

    他们走后,九陵长公主也福身告退了。

    大殿热闹了会儿,清净下来。

    皇上是通体舒泰。

    下朝后,他回了御书房,让人把九陵长公主传来。

    皇上问她道,“这主意是镇北王世子想的?”

    九陵长公主望着皇上道,“臣妹不知,早上醒来,枕头底下就压着那封信。”

    敬王的笔迹她看了十几年。

    那封信,她没怀疑过是假的。

    她还以为是敬王派人送来给她解围的。

    皇上让福公公派人传谢景宸进宫回话。

    福公公不忍心道,“宫里新进了一批贡果,奴才给公主送去,顺带问问镇北王世子?”

    “也好,”皇上道。

    福公公亲自去挑了一箩筐贡果,然后去镇北王府。

    看到谢景宸那张受伤的脸。

    福公公,“……。”

    福公公问谢景宸脸怎么受伤了。

    谢景宸随便说了两句,岔开话题道,“福公公来找我是?”

    “皇上让世子爷进宫回话,”福公公扯了嘴角道。

    福公公出宫,就是不想谢景宸进宫见皇上的,免得挨骂。

    但见谢景宸这样,福公公觉得应该让皇上瞧见。

    多好的女婿啊。

    皇上一句话,不辞辛劳的奔前跑后,大半夜的还去东乡侯府挨揍。

    不止有功劳,还有苦劳呢。

    就这样——

    谢景宸进宫了。

    不想受伤的脸被人瞧见,他特意戴了张面具。

    皇上见谢景宸一脸伤,也是吓了一跳。

    一问之下是东乡侯揍的。

    皇上龙颜大怒,“让他进宫帮朕出主意,他就装病。”

    “揍起朕的女婿来,倒是一点不手软!”

    谢景宸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皇上训斥东乡侯。

    训斥完——

    就带着皇上赏赐的端砚出了御书房。

    那块端砚都没进王府,谢景宸直接送去东乡侯府给赵诩了。

    这计谋虽然是他想出来的,但没有赵诩相助,绝不可能成功。

    崇国公府。

    书房。

    崇国公坐在椅子上,听大臣说议政殿上的事,他的脸阴沉沉的。

    好不容易把南梁使臣盼来接九陵长公主离开。

    结果九陵长公主偷溜回京,却正大光明的留下了。

    南梁使臣正大光明的来接人,最后被扔出京都,灰溜溜的离开。

    仅仅因为一封信,无理变成了有理,有理反倒变成无理了。

    不论那封信是真是假,南梁都休想在九陵长公主逃回大齐一事上做文章。

    南梁要是否认那封信是假的,换回来的只会是大齐的讥讽。

    讥讽南梁敬王敢做不敢当。

    毕竟枕边风,哪个男人没被吹过?

    崇国公气的胸口痛。

    那种不论他想做什么,始终都成功不了的打击,他受够了。

    大臣见崇国公神情抑郁,没敢多待,匆匆告辞。

    他前脚走,后脚一只雪白的鸽子落在窗柩上,送来更沉重的打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