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鸽子落在窗柩上,东张西望。

    崇国公坐在椅子上,脸阴沉的几乎能滴墨。

    暗卫李忠过去抓住鸽子,看着鸽子的脚腕,李忠道,“国公爷,是漳州送来的消息。”

    “快拿给我看,”崇国公急道。

    自打东乡侯请奏,皇上把漳州赏给苏锦做封地后。

    漳州就成了崇国公一块心病。

    这些天,一直没有漳州的消息,他是寝食难安。

    如今漳州送消息来了,崇国公怎么不着急?

    李忠把信送给崇国公。

    崇国公赶紧打开。

    看了一眼,崇国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那脸色难看的,甚至比当初亲眼看到崇国公世子被当众砍头还要难看几分。

    知道东乡侯有预谋的夺漳州后,崇国公就心下不安。

    匆忙派人去漳州善后。

    在派人去之前,先飞鸽传书到漳州。

    东乡侯虽然派人去漳州帮端慧长公主搬家,但谢景宸为了不打草惊蛇,只确认了漳州有铁矿山,且有人私自开矿。

    其他的,谢景宸一无所知。

    那铁矿石是卖了,还是用来打造兵器,没人知道。

    东乡侯派飞虎军去,一是查清这件事,二是接管铁矿山,再就是看着端慧长公主府。

    隐瞒朝廷,私自开矿,这罪名不轻。

    端慧长公主就算不死,所有家产也会悉数查抄,充入国库。

    漳州距离京都有些远,在朝廷的人赶到之前藏些田产铺子太容易了。

    偏偏,那些东西才是最值钱的。

    东乡侯派了八百飞虎军去漳州。

    为了不打草惊蛇,借口即将去边关打仗,让他们回乡探亲为由,分批离京。

    飞虎军陆续抵达漳州。

    大部分还守在漳州城外,只有十几名飞虎军乔装进城,悄悄打探。

    毕竟朝廷把漳州赏赐给苏锦的圣旨抵达漳州还要一些时日。

    在告示张贴之前,漳州还是端慧长公主的地盘。

    只是私自开矿罪名不小,稍有不慎,就是死罪。

    经手办这事的人是谨慎又谨慎。

    飞虎军查了几天,一无所获。

    好在最后查到了铁矿石的去处,那些铁矿石都被冶炼成了兵器。

    飞虎军按兵不动,把漳州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只待朝廷圣旨一到,就正式进城接管漳州。

    然而——

    这时候崇国公的飞鸽传书到了。

    漳州管事的想把冶炼好的铁矿和兵器运走,又怕漳州已经被人盯上了。

    贸然出去,正好被人抓个现行。

    漳州管事的是个聪明人,虚晃一招。

    他用七八辆马车运了二十几口大箱子摸黑出城。

    在离漳州城十里地的地方被人包围了。

    那些看着很沉的大箱子里面装的都是石头。

    飞虎军暴露。

    漳州管事的急的火急火燎。

    情急之下,漳州管事的果断让人把那些打造好的兵器能烧的都烧掉,烧不掉的就扔进莲花池里藏起来。

    一夜之间,一座藏满兵器的库房被搬了一空。

    第二天,朝廷的圣旨抵达京都。

    飞虎军进城。

    飞虎军不是会转弯的人,在城外按捺了两天,已经把耐心都磨干净了。

    当即把藏兵器之处包围了。

    飞虎军进去抓人。

    直奔兵器库,看着空荡荡的库房,掘地三尺也找不出一件兵器,飞虎军都懵了。

    漳州管事的要飞虎军给一个说法,即便漳州已经被皇上赏赐给了锦宁公主,这座宅子也是民宅,没有搜查令,飞虎军也不能擅闯民宅。

    漳州知府过来劝和,他是知道这座宅子是端慧长公主的。

    飞虎军是东乡侯的。

    如今漳州是锦宁公主,东乡侯女儿的地盘,他这个漳州知府还能不能继续干下去都不知道呢。

    一边是被贬的旧主,一边是新上任的主子。

    夹在中间不好啊。

    没有证据,飞虎军理亏,只能离开。

    漳州管事的刚松一口气,飞虎军发现就不对劲之处了。

    飞虎军曾夜探过这座别院,从花园路过的时候,曾见丫鬟踩着石头过去。

    如今那块石头已经被水淹没了。

    水位高了一个人头。

    这几天漳州没有下雨,突然有此变化,必不寻常。

    水里有东西!

    飞虎军大多都擅长水性,当即跳下水,把藏在水里的铁块和兵器都搬了起来。

    漳州管事的见事情败露,抽出腰间的软剑,把身边的两个小厮杀了,纵身一跃就要逃。

    飞虎军守在别院外,他能逃得掉吗?

    漳州管事的见自己插翅难逃,直接抹了脖子。

    漳州这一年来打造的兵器都落入了飞虎军之手。

    见崇国公脸色难看,李忠心下叹息。

    好不容易才帮端慧长公主保住郡主之位。

    如今漳州事情暴露,只怕连小命都不一定能保住了。

    好在兵器的事做的隐秘,漳州管事的不仅自尽了,还把知情人杀了灭口。

    就算皇上和东乡侯他们猜到这事和齐王有关,也没有证据。

    尤其在南梁虎视眈眈之际,皇上肯定会尽量稳住齐王,以免内忧外患。

    崇国公不担心齐王。

    毕竟齐王远在封地,一旦京都出事,他自然能收到消息。

    如果他们都出事了,还能指着齐王救他们。

    现在端慧长公主就是东乡侯砧板上的肉。

    他得想办法救她。

    太后接连受打击,身子骨已经大不如前。

    若是端慧长公主再出事,太后还不知道会如何。

    他们还需要太后坐镇皇宫,太后决不能垮!

    崇国公要起身。

    只是他双腿发软站不起来,李忠扶住他,“国公爷……。”

    崇国公抬手阻拦他。

    撑着书桌站了会儿,崇国公才迈步出书房。

    刚迈步出府,一小厮骑马过来,高兴道,“国公爷,齐王回京了。”

    不止禀告的小厮高兴,崇国公府的守门小厮也高兴啊。

    他们国公爷被东乡侯打压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现在更是丁忧在家,朝堂上东乡侯只手遮天。

    如今齐王回来了,还有他东乡侯说话的份?!

    小厮们是迫不及待的想见到齐王打压东乡侯给崇国公出气的场面。

    然而崇国公得知这消息是脸色刷白。

    他身子一晃,要不是李忠及时扶住他,他都能摔了。

    崇国公眼前发黑。

    齐王怎么回来了?!

    漳州出事后,他不是送信给他让他不要回京吗?!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