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自打知道东乡侯夫人唐氏就是当年的文远伯府大姑娘后,崇国公就派人飞鸽传书给齐王,让他回京。

    只是鸽子送出去许久,齐王没回京,承娴郡主回来了。

    刚回京,就招惹了镇北王世子妃,被夺了郡主封号。

    让他回来的时候不回来,不让他回来,他还偏就回京了。

    现在是有什么事非回京不可?

    崇国公心底跟猫挠了似的。

    正好他还需要进宫一趟,应该能在宫里问问齐王原因。

    齐王突然回京——

    不止崇国公怔住了,太后和皇上也一样。

    不过太后更多的是喜悦,许久没看到儿子了,甚是想念。

    皇上则是恼怒。

    未经传召,亲王不得回京,这是规矩。

    齐王竟然敢不经他的准许就贸然回京?!

    这边皇上在动怒,那边小公公进来,禀告道,“皇上,齐王殿外求见。”

    “让他进来,”皇上的声音里压抑着怒气。

    小公公退出去。

    没一会儿,齐王走了进来。

    上回见齐王还是大半年前,齐王进京陪太后过年。

    过了大半年,齐王的脸色没有多少变化,还和之前一样苍白憔悴。

    随着齐王走近,一股淡淡的药味扑过来。

    皇上皱了皱眉头。

    齐王上前见礼,请罪道,“未经传召,臣弟贸然回京,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端起茶盏,没有说话。

    齐王知道皇上在动怒,既然敢回京,必定有说服皇上的理由。

    齐王解释道,“臣弟而立之年,膝下只有承娴一个女儿,对她多有娇惯,捧上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养成她骄纵的性子,一回京便冒犯了锦宁公主,被皇上夺了郡主封号……。”

    承娴郡主被罚是她罪有应得。

    但骄纵长大的莫承娴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委屈?

    尤其她被贬了郡主封号,宜安县主被封为了郡主。

    莫承娴心下恼怒,不肯再待在端慧长公主府,搬回了齐王在京都的府邸。

    不止搬了回去,而且不出门,吃的也少。

    莫承娴是端慧长公主带进京的,万一出点什么事,她还不得被齐王妃记恨上?

    不敢掉以轻心的她派人给齐王送信去了。

    齐王倒还记得自己是亲王,没有传召,不得回京。

    可齐王妃一心只有女儿,知道女儿受了罚,当即就要回京。

    齐王阻拦不成,再者女儿也是他的心头肉,太后又病重,他也想见太后。

    这才冒着惹怒皇上的危险擅自回京了。

    齐王跪下来,恳请皇上恕罪。

    养不教,父之过。

    齐王身为父亲,在女儿犯错后,亲自登门赔礼道歉这是本分。

    又拿太后病重,子欲养而亲不待说服皇上。

    皇上倒是不好训斥他了。

    还有太后怕皇上罚齐王,派李嬷嬷来夸皇上孝顺。

    不仅让端慧长公主回京陪太后,还让齐王回京,给太后一个惊喜。

    皇上孝心可嘉,上苍一定会保佑大齐昌盛兴隆。

    太后一顶孝顺的帽子压过来,直接把齐王擅自回京变成了是奉命回京。

    皇上要是否认是他让齐王回京的,倒是不孝了。

    皇上脸色阴沉,摆手道,“退下吧!”

    齐王和李嬷嬷告退。

    等他们走后,皇上脸上的阴沉散去,端茶轻啜。

    福公公见了诧异,“皇上不生气?”

    “有什么可生气的?”皇上笑道。

    “他送进京来给东乡侯收拾,朕瞧热闹便是。”

    “……。”

    福公公恍惚想起来唐氏。

    当年,齐王妃和文远伯夫妻可是把唐氏害苦了。

    东乡侯那脾气,明着向着唐氏不找文远伯报仇,背地里可是把文远伯坑的爬不起来。

    文远伯夫妻的所作所为,唐氏寒了心,都不肯帮文远伯府求情了,能不找齐王妃报仇吗?

    这回,是真有热闹瞧了。

    永宁宫。

    太后卧病在床,看着齐王走进来,眼眶都湿润了。

    人老了,就想儿女都在身边。

    见齐王没事,太后还不放心道,“皇上没罚吧?”

    齐王摇头。

    李嬷嬷笑道,“有太后护着王爷,皇上怎么会罚王爷呢。”

    “没有就好,”太后放心道。

    齐王给太后请安,然后坐在床边和太后说话。

    寝殿内,除了李嬷嬷,其他人都被谴了出去。

    太后问齐王道,“怎么突然回京了?”

    齐王眉头一皱,“崇国公给我传信让我回京的事,母后不知道?”

    太后愣了下。

    这事她还真的不知道。

    想来是崇国公接连在东乡侯手里吃瘪,有些扛不住了,让齐王回来帮他。

    崇国公府接连出事,崇国公没心情进宫,便没有进宫禀告她,权当是给她一个惊喜。

    “倒是难为他了,这时候还想着哀家,”太后欣慰道。

    殿外,走进来一宫女,道,“太后,崇国公来了。”

    “让他进来,”太后道。

    很快,崇国公就进来了。

    太后望着他,笑道,“让齐王回京的事,怎么也不告诉哀家一声?”

    崇国公,“……。”

    崇国公懵了。

    “不是我让齐王回京的,”崇国公否认道。

    齐王眉头一皱,“怎么不是?”

    他从怀里把那封信拿出给给崇国公看,“这不是飞鸽传给我的信?”

    崇国公接过信。

    信上只有四个字——

    速速回京。

    崇国公脸色青沉一片。

    熟悉的信纸。

    熟悉的字迹。

    如果不是确定自己写的是“漳州出事,万不能回京”,他都要相信这信真是他写的了。

    崇国公是聪明人。

    很快就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的信被人劫了!

    整个京都,有胆量,有手段劫了他的信,还送出去一封以假乱真的除了他,没别人了!

    东乡侯!

    提到这三个字,崇国公就恨的咬牙切齿,恨不能啖其血,食其肉。

    齐王见崇国公脸色不好,他道,“怎么了?”

    崇国公望着齐王,问道,“一共收到我几封信?”

    “就这一封,”齐王道。

    崇国公身子一晃。

    他给齐王送的可不止这一封信!

    那就是说崇国公府进出的信,东乡侯都看过了?!

    他想让他看见,让他送出去的信,才能看到,才能送出去?!

    这个认知,让崇国公脸色刷白,后背发凉。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