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太后还从未见过崇国公脸色这般难看过。

    她心头直突突。

    齐王心底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他问道,“出什么事了?”

    崇国公把漳州冶铁私造兵器败露一事禀告太后知道。

    太后脸上的血色仿佛瞬间被抽干净,只余下苍白。

    她猛然望向齐王,“快回封地。”

    齐王脸色苍白,一阴沉下来,那模样看的人心中胆怯。

    他望着太后道,“我才刚回京,就匆忙离开,说不过去。”

    齐王隐忍十几年,他不会在这时候做这么打草惊蛇的事。

    只是漳州事情败露……

    他留在京都实在危险。

    东乡侯诱他进京,是想把他拘在京都,没法起兵给朝廷雪上添霜吗?

    太后要齐王和崇国公保住端慧长公主。

    崇国公望着太后道,“擅自开矿,冶炼兵器,罪名不轻。”

    “我有一计,或许能保长公主一命。”

    太后脸色惨白。

    身为太后,她又怎么不知道漳州的事罪名有多重。

    能保住一条命已经不容易了。

    留的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

    东乡侯府,门前。

    东乡侯从军营回府。

    刚准备下马,一个喷嚏打了。

    他揉着鼻子进府,林叔上前道,“侯爷,齐王进京了。”

    东乡侯愣了下,随即勾唇道,“那封信果然是给齐王的。”

    自打苏小少爷趴在梯子上看小厮训练,无意间捡到一只白鸽后。

    东乡侯就派人盯着崇国公府了。

    为了方便小厮逮鸽子,东乡侯把距离崇国公府最近的一座宅子买下来,修了个观景楼。

    但凡进出崇国公府的鸽子都逃不过小厮的眼。

    只是飞进的鸽子不好抓,但飞出来的鸽子逮住就容易多了。

    漳州出事后,一连飞出来两只鸽子,而且方向不同。

    小厮只来得及抓一只。

    信写的模糊,小厮也不知是送给谁的,便送给东乡侯过目。

    东乡侯猜测应该是送给齐王的。

    信纸很独特,应该是彼此才知道。

    不过造假对东乡侯来说不要太容易了。

    别忘了,这座东乡侯府以前就是崇国公府。

    崇国公府搬家的匆忙,书房里不少东西都在。

    东乡侯接管崇国公府这么久了,书房角角落落都被摸透了。

    东乡侯找出信纸,再找出崇国公的字迹,只是临摹几个字,还难不住东乡侯。

    崇国公的字,崇国公专用的通信纸,崇国公府的鸽子,还有崇国公的威望……

    谁会怀疑这信被人偷换了?

    齐王回京,就足以证明他信了。

    崇国公上一封送给齐王的信,还在东乡侯手里。

    那时候的他顾及唐氏,不希望齐王回京,以免唐氏置身流言蜚语中。

    现在有了文远伯夫人的供词,还有刑部侍郎和衙差作证,齐王之危已解。

    齐王夫妻回京了,他才能给唐氏报仇。

    东乡侯迈步下台阶。

    走了几步之后,他道,“让盯着崇国公府的小厮回来。”

    “是,侯爷。”

    ……

    镇北王府,沉香轩。

    吃过午饭后,苏锦见天气不热,天上大朵的白云煞是好看,便在花园里溜步。

    杏儿手里拿着美人扇,给苏锦煽风。

    一边说起北宁侯世子和周七姑娘的婚期。

    他们两成亲之日已经定下了,下个月十二。

    算算日子,也就半个月了。

    杏儿说这话没别的意思,就是让苏锦赶紧怀身孕。

    别周七姑娘都怀上了,她家姑娘还没有怀。

    东乡侯府一向为人先,姑娘不能拖侯府的后腿啊。

    然而杏儿的弦外之音,苏锦没听出来。

    她实在没想到一向直爽的杏儿在她不许她再提怀身孕三个字后也学会拐着弯的催生了。

    看着满园子的花,苏锦手心有点痒痒了。

    “去拿个花篮来,”苏锦吩咐道。

    杏儿,“……。”

    为什么要拿花篮?

    她刚刚那一堆话是对牛弹琴了吗?

    杏儿一瞥眼,小丫鬟麻溜的去拿了花篮来,还贴心的连剪刀一并送上。

    苏锦接过剪刀,咔嚓一下,一朵开的正好的海棠花就剪了下来。

    杏儿缩了缩脖子,问道,“姑娘摘花做什么?”

    “刚刚不是提醒我要送贺礼吗?”苏锦道。

    “……。”

    杏儿心累。

    她可怜的小少爷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着啊。

    杏儿认命的拎着竹篮,苏锦走到哪儿,她跟到哪儿。

    要说做了公主就这点好。

    在满园子的花随便糟蹋也没人敢叫她过去数落她一顿。

    要是以前,不知道被训斥多少回了。

    剪了满满一花篮的花,苏锦才摆手。

    刚回沉香轩,身后就过来一丫鬟道,“世子妃,齐王妃求见您。”

    齐王妃?

    苏锦眉头挑了下。

    “让她进来,”苏锦道。

    丫鬟转身去传话。

    杏儿扭头望着苏锦。

    姑娘见齐王妃做什么?

    姑娘难道忘了怂恿文远伯夫人给夫人下绝子药的就是齐王妃吗?

    杏儿摇摇头。

    不可能的。

    她都还记着呢,姑娘怎么会忘记?

    齐王妃送上门来,姑娘肯定是想给她一个教训。

    苏锦迈步进正堂。

    杏儿跟上两步,道,“姑娘,我把花篮送后院去。”

    苏锦还未说话,杏儿已经跑远了。

    杏儿一阵风跑回后院,把花篮放下,就翻墙倒柜的从箱子角落里摸出来一瓷瓶。

    这是她珍藏的毒药。

    自打她调制的毒药,苏锦差点解不了后,就不许杏儿在调制毒药了。

    杏儿也很听话,没办法,苏锦拿卖了她威胁她。

    杏儿不敢不听啊。

    不过她没告诉姑娘的是,她调制的不止一种。

    怕拿出来就被苏锦没收了,杏儿一直藏在角落里。

    给夫人报仇这事,怎么能少了她的份?

    这毒药一直找不到人试试,正好可以拿齐王妃试药了。

    杏儿把药翻出来,揣怀里就跑了。

    嗯。

    杏儿兴致勃勃的想试试自己调制的毒药的威力。

    她抢了小丫鬟泡茶的活。

    想把毒药倒进茶盏里。

    暗卫在房梁上看的都心惊。

    这丫鬟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世子妃调制的毒药只是小惩大诫,她的就未必了啊。

    她对自己还真是自信。

    暗卫拿出银锭子,打算把茶盏打翻。

    被丫鬟瞪总比让丫鬟给世子妃闯祸强。

    最后——

    暗卫默默的把银锭子揣回了怀里。

    只见杏儿在努力的把毒药从瓶子里倒出来。

    不论她怎么努力,毒药都倒不出来。

    她珍藏的毒药受潮结在了瓶子底下。

    杏儿,“……。”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