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这颗迫切的心被自己给扎成了马蜂窝。

    她不死心的往药瓶里倒水。

    使劲晃了晃,再倒进茶盏里,一坨毒药沉淀在茶盏底下,压了好几片碧螺春。

    而且颜色不好看,茶汤都染成淡黑色了。

    杏儿彻底死心了。

    这茶放在这里不安全,药瓶子她也不敢带身上了。

    杏儿想了想,端着茶盏直接出去了。

    苏锦,“……。”

    齐王妃,“……。”

    齐王妃是看着杏儿把茶盏端出去的。

    刚刚苏锦让丫鬟倒茶,杏儿自告奋勇,“我去。”

    齐王妃是知道苏锦身边只有一个最得宠的丫鬟。

    她当初出嫁,身边也只带了这么一个丫鬟。

    锦宁公主最信任的丫鬟亲自给她倒茶,齐王妃很是受用。

    结果这丫鬟倒了茶直接端出去了……

    小丫鬟不敢喊杏儿,又赶紧泡了一杯茶端给齐王妃。

    苏锦望着齐王妃道,“不知齐王妃来找我是?”

    齐王妃忙道,“小女不懂事,抢了世子妃的花灯,我和齐王得知这事,就赶紧进京了。”

    齐王妃看了小厮一眼。

    小厮把大箱子抬进来。

    小厮把箱子打开后,退下。

    箱子里有珊瑚树、碧玉雕、字画……

    苏锦看向齐王妃。

    齐王妃道,“一点薄礼,还望世子妃原谅小女的鲁莽。”

    原来是来示好的。

    可惜。

    她当年怂恿文远伯夫人对她娘下狠手。

    这仇,是无论如何也要报的。

    苏锦勾唇道,“齐王妃客气了,承娴郡主的郡主封号都被夺了,朝廷律法都原谅了她,我堂堂一个公主还会和一介庶民过不去吗?”

    公主……庶民……

    苏锦的话就是如同是刀子,狠狠的扎向齐王妃。

    齐王妃的脸青红紫轮换了变。

    她女儿被夺了郡主封号,这才多少天,已经消瘦憔悴的她都快认不出来了。

    她特意备了厚礼来赔不是,她不顺着台阶下,还故意显摆她的公主身份,往她伤口上撒盐!

    齐王妃云袖下的手攒紧。

    知道镇北王世子妃不是善茬,但没想到竟是这么的难缠。

    若不是借着给女儿赔不是的由头回京的,镇北王世子妃又是皇上最疼爱的女儿,她堂堂齐王妃用得着这么低三下四吗?!

    齐王妃还想给女儿恢复身份,她是好话说尽,苏锦是油盐不进。

    话怎么扎心怎么说。

    和敌人,用不着客气。

    话不投机半句多,齐王妃知道苏锦这里走不通,起身告辞。

    “慢走,不送,”苏锦道。

    齐王妃咬着牙走人。

    杏儿端着糕点走进来,懵懂道,“怎么就走了?”

    她这一盘子加了毒药的糕点谁吃啊?

    “齐王妃,要不要吃点糕点再走?”杏儿真诚的挽留道。

    齐王妃火气更大了。

    她堂堂一个齐王妃,还没糕点吃吗?!

    李总管见齐王妃走远了,他吩咐小厮道,“把箱子抬去还给齐王妃。”

    苏锦见了道,“抬去做什么?”

    李总管,“……???”

    “送上门来的,自然要留下,”苏锦一脸认真道。

    “……。”

    李总管嘴角抽抽。

    世子妃一段时间没打劫,他都快忘了世子妃的本性了。

    只是齐王妃这份薄礼可不是轻啊。

    她是求世子妃帮忙恢复承娴郡主的郡主封号的。

    世子妃收了人家的礼,还不帮忙。

    齐王妃估计会气的几天几夜都睡不好觉。

    杏儿见齐王妃走远,她心底跟猫挠了似的。

    想到什么,她忙把托盘递给丫鬟,转身跑了出去。

    她偷偷尾随齐王妃,从跨包里翻了好一会儿,才找出弹弓瞄准齐王妃。

    暗卫,“……。”

    这丫鬟,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啊?

    杏儿弹弓射出去,暗卫扔出银锭子。

    不知道是谁的准头不行,反正是没能碰上。

    一黑点砸到齐王妃发髻,然后掉下来。

    跟在身后的丫鬟突然惊叫,“王妃,有虫子掉脖子里了……。”

    暗卫,“……。”

    齐王妃吓了一跳。

    “在哪儿?!”齐王妃慌乱道。

    杏儿高高兴兴的把弹弓一收,转身回沉香轩了。

    至于齐王妃——

    被虫子吓的又蹦又跳,花容失色。

    还是南漳郡主过来领着她去更衣。

    几个丫鬟再加上南漳郡主谁也没瞧见有虫子。

    齐王妃手一抬,一巴掌朝丫鬟扇了过去。

    丫鬟被扇的跪倒在地,“王妃息怒,奴婢真的瞧见有虫子……。”

    “还敢提?!”齐王妃气炸肺。

    堂堂王妃被一只虫子吓的仪态全无,被丫鬟小厮瞧见她失态的模样,她岂能不尴尬?!

    沉香轩,苏锦知道齐王妃失态的事,她打了个寒颤。

    “居然把虫子当弹弓打?”苏锦声音有点飘。

    “不是一般的虫子,”杏儿小声争辩道。

    “不是一般的虫子也是虫子,”苏锦道。

    “打的是什么虫?”苏锦皱眉问。

    “蛊虫啊,”杏儿道。

    “……。”

    苏锦眼睛倏然睁大,“蛊虫?”

    杏儿飞快的点头,“小少爷他们找秦姑娘要蛊虫,我也找她要了一只,我养了好些天了。”

    杏儿性子大大咧咧。

    蛊虫跟着她,那真是饥一餐饱一顿。

    藏在跨包里,经常两三天才想起来喂一次。

    杏儿有自知之明,蛊虫跟着她,迟早是死路一条。

    毕竟养了好些天了,她都习惯了蛊虫的丑了,有了几分感情,真舍不得蛊虫死。

    但让她继续养吧,杏儿是不情愿了。

    饿了蛊虫两天,她看蛊虫都觉得蛊虫在仇视她。

    杏儿害怕啊。

    想把蛊虫扔了吧,偏偏是秦姑娘忍痛割爱送给她的,不能随意糟蹋了。

    送给齐王妃,正好让齐王妃帮她养。

    等秦姑娘嫁给靖国侯世子了,再让她自己取出来,就当是还给秦姑娘了。

    苏锦扶额。

    “那蛊虫是做什么用的?”苏锦问道。

    “……,”杏儿懵了。

    “嗯?”

    苏锦望着杏儿。

    杏儿望着苏锦。

    见杏儿一脸懵懂。

    苏锦就知道自己是白问了。

    这丫鬟养蛊虫就是养蛊虫,没想过别的。

    “那肯定是不知道怎么控制蛊虫了?”苏锦再问。

    杏儿更茫然了。

    苏锦也茫然了。

    秦菡儿没告诉杏儿怎么控制蛊虫。

    谁也不知道那只蛊虫是做什么用的。

    更没人知道那只蛊虫在体内没人管它,它是一直安分守己呢,还是会有自己的想法?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