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养蛊虫的事苏锦还真不知道。

    之前苏锦曾有过找秦菡儿要蛊虫的想法,但一看到秦菡儿养的蛊虫,苏锦就默默把这念头给打消了。

    那些蛊虫长的实在是……一言难尽。

    苏锦怕晚上做噩梦,别说要几只了,秦菡儿主动送给她,苏锦是麻溜的谢绝了好意。

    杏儿知道苏锦怕蛊虫,但她见苏小少爷他们养,也动心了。

    没敢告诉苏锦,偷偷摸摸养的,这才三天两头忘记蛊虫要喂食的事。

    现在蛊虫扔给了齐王妃,杏儿浑身轻松。

    至于齐王妃——

    那真的是要自求多福了。

    齐王妃在南漳郡主处换了套裙裳,又小坐了片刻,方才告辞。

    南漳郡主送她出门。

    过二门的时候,齐王妃的丫鬟回头看了几眼,望着齐王妃道,“镇北王世子妃不肯原谅郡主,王妃送给她的东西,怎么也不还回来?”

    拿钱办事,这是最基本的规矩。

    镇北王世子妃的态度很坚决,不肯帮郡主说软话,那些送给她的东西,她理应及时还给他们。

    这都在王府待多久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齐王妃脸色阴沉沉的,“那些东西,她还敢昧下不成?!”

    赵妈妈跟在南漳郡主身侧。

    到底是刚回京,还不了解世子妃啊。

    南漳郡主冷冷一笑,道,“她不去抢已经不错了,到她手里的东西,表嫂就别指望她会吐出来了。”

    “要是以前,我还能训斥她几句,如今她贵为公主,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南漳郡主一诉苦,直接把齐王妃的怒气撩拨到了一个新高度。

    “只是一个公主而已,还能翻天不成?!”齐王妃不屑道。

    因为愤怒,齐王妃的声音有些大。

    四下丫鬟婆子听见了,齐齐望着她。

    南漳郡主眉心一拢,忙道,“可不敢这么说,世子妃还不是公主的时候,就敢让寿宁公主被抬出国公府了。”

    “如今是公主了,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

    赵妈妈则训斥丫鬟婆子,“一个个都竖着耳朵做什么,不用干活了?!”

    “谁敢乱嚼舌根子,王府家规可不是吃素的!”

    这是敲打,不让丫鬟婆子把话传到苏锦耳中。

    只是南漳郡主表现出来的怂,恰好是浇在齐王妃心头的火油,灼烧的她五脏六腑都在疼。

    “我倒想瞧瞧,她敢不敢让我被抬出镇北王府!”齐王妃撂话道。

    齐王妃怒气冲冲的走了。

    只是迈步出镇北王府的时候。

    眼前一黑,要不是丫鬟及时扶着她,那是真的要四仰八叉的扑下台阶。

    “王妃!”

    “王妃!”

    齐王妃晕倒了。

    齐王妃走在路上撂的话,哪怕赵妈妈下了封口令,也还是传的沸沸扬扬。

    丫鬟小厮们是不得不服啊。

    前脚撂话,后脚就晕了。

    要说世子妃和她的丫鬟也没出现啊,怎么就晕倒了?

    世子妃真有那么邪门,谁惹谁倒霉吗?

    可齐王妃今儿不是来惹事的,她是来给被贬的承娴郡主赔礼道歉的啊。

    沉香轩,屋内。

    苏锦正啃着贡果呢,听到碧朱跑进来禀告齐王妃晕倒在王府大门前。

    苏锦噎住了。

    杏儿抬手帮苏锦拍后背。

    几下之后。

    苏锦把果子吐出来。

    杏儿心急如焚,“姑娘,没事吧?”

    “没噎死,差点被拍死,”苏锦眼角抽抽道。

    杏儿,“……。”

    碧朱站在一旁,差点憋出内伤来。

    杏儿的力气……

    对得起她每天早上吃的七八个肉包子。

    苏锦疼的白眼直翻。

    不只是后背疼。

    前胸也疼。

    她是不是被杏儿给拍出内伤来了?

    苏锦捂着胸口,脑袋里想的还是齐王妃的事。

    怎么就那么巧在王府大门前晕倒了?

    难道她真的说什么灵什么,杏儿养的蛊虫有自己想法了?

    可这晕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啊。

    暗卫藏在树上。

    几次折腾失败后,他刚松一口气,这丫鬟就成功了。

    暗卫,“……。”

    毒杀齐王妃,这可不是小事啊。

    端慧长公主因为派人刺杀世子妃,被皇上贬为了郡主,这就是前车之鉴。

    暗卫不敢掉以轻心,去书房禀告谢景宸知道。

    听暗卫禀告,谢景宸也脑壳疼了。

    来一个找茬的就被抬回去一个……

    他是不是应该谢绝所有和苏锦有仇的人登门?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齐王妃晕倒是苏锦下毒导致的,毕竟齐王妃被抬上马车的时候,唇瓣发紫,一看就像是中毒了。

    消息传开,茶楼酒肆都在议论这件事。

    前些日子齐王府郡主才因为抢镇北王世子妃的东西被贬为了庶民。

    这才过了多少天啊,齐王妃又在镇北王世子妃手里栽跟斗了。

    但凡招惹镇北王世子妃的都没好果子吃,怎么就有人不怕死的前仆后继呢?

    吃饭群众表示不理解。

    消息传到东乡侯府,南安郡王几个喊口号,“大嫂威武!”

    这种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的气势真是太让人佩服了。

    还好,他们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东乡侯府这条船上的,是友非敌,不然天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东乡侯夸苏锦孝顺。

    唐氏瞪他,“还夸,齐王妃打着赔礼道歉的旗号去找锦儿的,却中毒晕倒了,太后岂会善罢甘休?”

    东乡侯轻咳一声,“虽然是鲁莽了些,但孝心还是值得夸赞的。”

    唐氏再瞪他。

    东乡侯笑道,“夫人不用太担心了。”

    “有端慧长公主现成的例子在前面,锦儿最多也就被贬为郡主。”

    “都不用我着急,皇上肯定会想办法再封她为公主的。”

    “……。”

    “让皇上轻易认回锦儿,我本就不乐意,多给他点磨难也好。”

    “……。”

    御书房内。

    皇上不仅着急,还在打喷嚏。

    他在御书房来回的走。

    手忍不住的揉太阳穴。

    福公公紧跟身后道,“皇上,您别急啊。”

    “公主哪次祸闯的不大,最后不都没事吗?”

    “不仅没事,还得一堆的赏赐呢。”

    福公公的宽慰很是独到。

    皇上想了想,觉得福公公说的很有道理。

    皇上的脚步慢下来,坐到龙椅上端茶润喉。

    喝了一口后,皇上抬头看了福公公一眼,“朕是不是应该先把赏赐准备好?”

    福公公,“……。”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