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脑门上悬了个大问号。

    她怎么就立功了?

    苏锦是真服杏儿了。

    齐王妃的苦肉计,都能被杏儿误打误撞给破了。

    要说齐王妃,那真是够心狠,承娴郡主被贬了郡主之位,她为了给女儿出气,不惜拿自己的身子来算计她。

    她有让寿宁公主被抬回宫的先例在,齐王妃中毒晕倒,矛头直指她。

    谁能想到齐王妃的计谋会被一只蛊虫给破了?

    谁能想到杏儿开口讨要,秦菡儿会把护身蛊送给她?

    蛊虫能杀人,也能救人。

    秦菡儿给杏儿的护心蛊,虽然同样以毒药喂养,其目的主要还是救人。

    中毒后,蛊虫进入体内,待在心脉附近,会化解流进心脏血液中的毒。

    这也是为什么齐王妃体内的毒在缓慢消散的原因所在。

    因为蛊虫在马不停蹄的给她解毒。

    齐王妃自己给自己下毒栽赃她。

    杏儿给她下蛊是要算计她,结果给她解毒……

    苏锦还能说什么呢?

    这都是命啊。

    杏儿舍不得那只她有点点嫌弃的蛊虫了。

    她以为只是只蛊虫,没想到是秦姑娘身上藏着的最大宝贝。

    秦菡儿和苏锦切磋毒术的时候,杏儿就在身边。

    秦菡儿提过护心蛊,还告诉苏锦怎么把护心蛊虫体内引出来。

    杏儿望着苏锦道,“秦姑娘说过,别的蛊虫可以用血养,但护心蛊要吃毒药才能活下去,齐王妃体内没有毒了,那蛊虫吃什么?”

    杏儿把蛊虫放在齐王妃身上,就是让齐王妃帮她养蛊虫。

    现在好了。

    跟着她,蛊虫虽然饥一餐饱一顿,但隔三差五好歹还能吃顿饱的,跟着齐王妃,那真是一饿到底啊。

    杏儿担心蛊虫会被活活饿死。

    苏锦也在想这个问题,“可能会饿的忍不住自己找活路吧?”

    秦菡儿没和她说过蛊虫若是破体而出会如何。

    齐王妃伙同文远伯夫人给她娘唐氏下绝子药在前,又给自己下毒栽赃她在后。

    虽然蛊虫是杏儿放的,但苏锦还真没想过给齐王妃把蛊虫取出来。

    丫鬟亲眼瞧见一只虫掉进齐王妃的衣领子里,她现在取蛊虫,不是明摆着告诉齐王府,她对齐王妃下手了吗?

    取出护心蛊,齐王府能不一脚踩死吗?

    毕竟是秦菡儿的护身蛊虫,就这么为了救敌人而死,也太糟蹋秦菡儿的心血了。

    且先看看吧,蛊虫三五天之内也不会饿死。

    掀开车帘看着街道,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苏锦决定下去逛一圈。

    免得大家议论纷纷,她和齐王妃中毒晕倒一事有关。

    这边苏锦心情好的在街头闲逛,那边齐王府里,齐王和崇国公他们脸色都不善。

    齐王怀疑齐王妃是不是临时改了主意,擅自服了解药,不然毒怎么会平白无故自己解了?

    尤其这个计划,齐王妃起初并不同意,为了大局,也为了给自己女儿出气,她才接受了。

    她接了毒药,不知道在担心什么,一定要齐王把解药也给她。

    可怜齐王妃好不容易醒来,面临的不是齐王的关心,而是指责。

    齐王妃直接气哭了。

    出了门,齐王望着崇国公道,“好好一个计划,被她全部给打乱了!”

    “王妃中毒,本就不在计划之中,只能长公主多吃点苦头了,”崇国公道。

    让齐王妃中毒,是齐王临时起意。

    他从宫里回来,齐王妃正要去镇北王府。

    齐王就想了这么个一举两得的好计策,谁想到会失败。

    端慧长公主私自开采铁矿是为了他,让她把所有的罪名都承担下来,齐王于心不忍。

    齐王妃分担一半,齐王也不用那么愧疚。

    “罢了,将来事成,本王再弥补她吧,”齐王道。

    ……

    虽然东乡侯嘴上不担心苏锦,但苏锦被太后传召进齐王府,东乡侯还是难免担心。

    东乡侯都如此,何况是皇上。

    李嬷嬷去镇北王府,福公公追去。

    扑了一空后,又赶去齐王府。

    苏锦已经逛街去了。

    福公公,“……。”

    累了一圈,连个人影都没追上。

    反倒是回宫的路上,小公公眼尖看到了苏锦。

    福公公掀开车帘,就看到苏锦在吃糖葫芦。

    福公公,“……。”

    “福公公要下马车吗?”小公公殷勤道。

    “下什么马车,皇上还在担心呢,”福公公道。

    小公公赶紧赶马车回宫。

    皇上听了齐王妃的古怪病症后,眉头拧的紧紧的。

    不过不是苏锦下毒的,皇上就放心了。

    先前太后认定齐王妃中毒是苏锦害的,勃然大怒,现在轮到皇上了。

    小公公把皇上的愤怒传达给太后知道。

    太后也恼齐王妃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齐王妃是有苦说不出,解药是粉状的,她说自己没服解药也没人信。

    逛街回府后,苏锦直接去了后院,把从花园采的花调制成香膏。

    傍晚时分,苏锦从竹屋出来,站在回廊上伸懒腰。

    碧朱抱着一瓮跑过来,问杏儿,“这些够不够?”

    杏儿宝贝似的接过瓮,看了一眼道,“应该够了。”

    苏锦好奇道,“够什么?”

    杏儿把瓮藏在身后。

    苏锦望向碧朱。

    碧朱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杏儿姐姐让奴婢带人去花园抓了许多七星瓢虫。”

    苏锦望着杏儿,“抓七星瓢虫做什么?”

    “养……养蛊,”杏儿小声道。

    苏锦眉头一扭,“七星瓢虫养蛊?”

    莫不是逗她呢吧?

    杏儿点头道,“秦姑娘给小少爷他们的就是七星瓢虫蛊,她教过姑娘养蛊,我试着养养看。”

    暗处,暗卫瑟瑟发抖。

    这丫鬟已经找不到词能形容了。

    世子妃不让她调制毒药,她又开始对养蛊感兴趣了。

    而且是没人教,自学养蛊。

    她就能不能掂量下自己的分量,她哪来的自信觉得做什么都特别容易,没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苏锦一脸黑线,“秦姑娘是拿七星瓢虫逗阳儿他们玩的,还当真了。”

    杏儿,“……。”

    嗯。

    苏小少爷他们不止当真了。

    养七星瓢虫养的特别认真,也养的特别的好——

    七星瓢虫已经产生下一代了。

    他们都快分不清谁是爹娘,谁是孩子了。

    苏阳他们好糊弄,杏儿毕竟不小了。

    秦菡儿还真不敢糊弄她,偏蛊虫又危险的很,不敢随便给杏儿。

    苏锦都能猜到秦菡儿是怕杏儿玩蛊伤了自己,才把没什么危险性,还能救命的护身蛊给了她。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