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抓了七星瓢虫用不到,苏锦和杏儿去花园,把刚抓的虫子放生。

    花园里的丫鬟婆子都嘴角抽抽。

    世子妃这是什么特殊癖好?

    哪有刚抓了虫就放生的,还放的那么不亦乐乎。

    不过鉴于苏锦难以取悦,毕竟凶悍之名在外,等闲丫鬟婆子是不敢靠近献殷勤的,唯恐一不小心就献马蹄子上了。

    这是绝好的机会啊。

    这不——

    苏锦傍晚放生的七星瓢虫。

    第二天一早又被抓了,被管花园的婆子一脸殷勤的送到了跟前,让她放生玩。

    苏锦,“……。”

    杏儿,“……。”

    管事婆子双手捧着瓮进的沉香轩,多了个香包,又抱着瓮出来了。

    管事婆子走路都仿佛是在飘,耳畔世子妃扶着额头说的那句话萦绕不去,“能不能放这些七星瓢虫一条生路?”

    虽然管事婆子没办好事,但一般巴结之心,苏锦还是收下了。

    赏赐了一个香包,外加八钱银子,让管事婆子把七星瓢虫带花园去放了,可别再折腾它们了。

    可惜,这些七星瓢虫遇劫了,注定逃不过去。

    现在镇北王府还是南漳郡主在管家,毕竟她管了王府这么多年,再加上王妃怀着身孕,苏锦不喜管家,管家权才没有收回来。

    但南漳郡主一直如惊弓之鸟,不许手下人行差踏错一步,以免被人抓到把柄借题发挥。

    沉香轩,南漳郡主插不进去手,但沉香轩外一直在她掌控之中。

    花园管事的这么公然巴结讨好苏锦,南漳郡主能忍?

    府里能坐到管事位置的,哪个不是人精?

    这么久,那些管事的一直安分,多是在观望。

    现在有人带头向世子妃示好,这股风气,不即刻打压下去,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倒戈,只怕她手中的管家权会被迫交出去。

    花园管事婆子前脚出沉香轩,后脚就被丫鬟传去牡丹院回话。

    那瓮七星瓢虫也来不及放下被带去了。

    赵妈妈见了管事婆子,冷嘲热讽道,“如今管家权还在郡主手里,就这么迫不及待去世子妃面前献殷勤了?!”

    管事婆子心头一慌。

    她这是两边不讨好啊。

    七星瓢虫不是世子妃要的,还因此在南漳郡主眼睛里塞了根刺。

    如今管家权还在南漳郡主手里,拿捏她还不是跟踩死一只蚂蚁似的?

    管事婆子一惶恐,抱着瓮扑通一声跪下,“郡主息怒,奴婢没有讨好世子妃之心,哪有讨世子妃欢心送虫的,实在是怕之前做的不周到,怕世子妃责怪,才尽心尽力的。”

    管事婆子这么说,倒也没错。

    丫鬟则道,“怎么没有,从沉香轩出来,我还瞧见手里拿着一荷包,看到我,赶紧揣怀里去了,那不是世子妃赏赐的吗?”

    送虫子,要不是送到世子妃的心窝里了,她能得赏赐?

    不被打个半死抬出来就不错了。

    管事婆子忙说没有。

    “还说没有,分明就在身上!”丫鬟恼道。

    怕南漳郡主不信,丫鬟去搜婆子的身。

    丫鬟来硬的,管事婆子肯定要反抗。

    这一反抗。

    手里的瓮没抓稳,哐当一声摔在了地上。

    一瓮的七星瓢虫啊。

    那场面……

    丫鬟捂嘴禀告的时候,苏锦暗暗的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再顺带在心里给南漳郡主点了个蜡。

    花园管事婆子献殷勤也能把她献倒霉,还能说什么呢?

    这已经不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了,这是呼吸都塞牙缝啊。

    不过这件事还是给了苏锦一个警醒。

    南漳郡主把管家权看的太重了,照这样子看,她是打算死拽在手里不放了。

    她得在王爷离京去边关之前,找个机会把管家权收回来,免得老王爷和王爷不在了,南漳郡主攥着中馈兴风作浪。

    苏锦喝着茶偷着乐。

    杏儿想去看看七星瓢虫把牡丹院祸祸成什么样了,苏锦不想去,被这丫鬟拉着去了。

    不过到底没看成,苏锦都走到牡丹院门前了,南漳郡主快步走了出来。

    她脚步快而凌乱,急匆匆走,苏锦都怀疑是不是没瞧见她。

    一小丫鬟快步出来。

    苏锦望向她,问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牡丹院的丫鬟犹豫了下,回道,“端慧郡主割腕自尽了。”

    苏锦懵了。

    “那端慧郡主死了吗?”杏儿问道。

    “……没有。”

    “丫鬟发现的早,太医赶到的及时,救了端慧郡主一命。”

    牡丹院的小丫鬟说的是禀告小丫鬟的原话。

    屋子里七星瓢虫到处飞,南漳郡主吓的花容失色的出了屋。

    禀告的丫鬟在院子里禀告的,整个牡丹院的丫鬟婆子都知道。

    至于端慧郡主为什么自尽就没人知道了。

    苏锦眉头打了个结。

    端慧郡主自尽,还真有些出乎苏锦的意料。

    脑袋一转,苏锦就猜到和漳州铁矿山有关。

    端慧郡主府。

    端慧郡主是太后所出,是太后最疼爱的女儿。

    宫人一禀告端慧郡主割腕自尽了。

    太后哪怕身体虚弱,也让李嬷嬷扶着她出了宫。

    端慧郡主突然割腕自尽,而且消息还没有压制,很快就传遍了京都的茶楼酒肆。

    上至皇上,下至百姓,无一不震惊。

    一时间揣测纷纭。

    而随着端慧郡主割腕,左手伤了经脉被废的消息传开,更是让人好奇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一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想不开割腕自尽?

    难道是驸马偷欢,一时受不住打击?

    不应该啊。

    长驸马不忠,叫长公主受委屈了,太后收拾长驸马还不是小菜一碟?

    李嬷嬷扶着太后进了端慧郡主的寝屋。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端慧郡主昏睡在枕榻上,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

    太后见了,心如刀割。

    “到底出了什么事,要想不开寻死?”太后扶着李嬷嬷的手都在颤抖。

    太后迫切的想知道,但是没人能回答她。

    宜安郡主哭泣不止。

    太后坐在床榻边,看着端慧郡主裹着纱布,被血浸透的手,太后厉声训斥太医,“怎么还没止住血?!”

    太医惶恐,“郡主伤了经脉,臣等已经尽力了……。”

    “尽力?!”

    “尽力?!”

    “一需要们的时候,就拿尽力来打发,朝廷高官厚禄养们,不是让们说尽力的?!”太后勃然大怒。

    两名太医连忙跪下。

    他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不敢承受太后震怒,太医默默的把苏锦拉了出来。

    太后脸气成茄子色。

    齐王道,“母后保重身子,当务之急是请镇北王世子妃来给郡主医治。”

    太后猛然看向齐王。

    渐渐的,太后的脸色更苍白了,心仿佛被藤蔓缠绕,钻心的疼。

    她声音颤抖成筛子,“快!”

    “快请镇北王世子妃来!”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