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嬷嬷再一次来镇北王府传太后的口谕。

    昨儿齐王妃中毒晕倒,李嬷嬷传话委实谈不上恭敬。

    这一回态度好多了。

    但李嬷嬷态度好了,苏锦态度就不好了。

    “又来找我?”苏锦不悦道。

    “昨儿齐王妃是见过我之后中毒晕倒的,太后怀疑是我。”

    “今儿端慧郡主割腕自尽,可不是在见过我之后,太后也要怀疑我不成?”

    李嬷嬷一张脸火辣辣的。

    她赔笑道,“太后是请世子妃去治病,没有怀疑世子妃的意思。”

    请她去治病?

    苏锦笑了,“李嬷嬷不知道请我治病的规矩吗?”

    崇国公世子虽然死了,但太后下旨让苏锦给他治疗断腿也才不过几个月前的事,不至于这么快就忘记了苏锦治病先收诊金的规矩。

    李嬷嬷面露难色,太后出宫的匆忙,并未带银票在身上。

    苏锦端茶轻啜,杏儿催道,“没带钱,还不快回去拿。”

    李嬷嬷敢回去吗?

    太后心急端慧郡主的病,她来传旨,带不了人回去,还要拿诊金,这也太办事不利了。

    李嬷嬷没辄,去找赵妈妈借了一万两,等回宫了,再把银票送来。

    拿到银票,苏锦方才起身。

    太后本就心急,李嬷嬷拿银票耽搁了一会儿。

    一路上,李嬷嬷着急,但苏锦不着急。

    李嬷嬷恨不得叫丫鬟抬苏锦走了。

    苏锦姗姗来迟,要是平常时候,太后早动怒了。

    现在有求于苏锦,太后有气也得忍着。

    端慧郡主一直没醒。

    苏锦给太后请安后,就坐到床边,把端慧郡主手腕上包扎的伤口取下,查看伤口。

    端慧郡主的伤口很齐整,应该是被锋利的匕首划开的,失了不少的血,而且伤口确实如传开的那般手筋被割断了。

    这样的伤,苏锦看的都有点心惊。

    在李嬷嬷去传召她之前,苏锦一直在怀疑端慧郡主玩的是苦肉计。

    现在苏锦有点持怀疑态度了。

    苏锦仔细检查了端慧郡主的手腕,摇头道,“这伤,我治不了。”

    太后怀揣了几分希望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

    那神情怎么看都是在怀疑苏锦能治却不医治。

    端慧郡主的手筋被挑断,缝合起来,再施针治疗,或许还有几分恢复的可能。

    可惜,第一步就卡死了。

    眼下,根本就没有手术条件,如果是别人,苏锦或许会冒着风险一试,成功与否,至少她尽力了。

    但这个人是端慧郡主,是太后最疼爱的女儿。

    让端慧郡主吃尽苦头,回头手腕治不好,太后还不得恨死她?

    何况,端慧郡主在封地漳州私开铁矿,已经犯了死罪。

    治好了,再砍头,她提着心吊着胆折腾一圈做什么?

    南漳郡主看着苏锦,拧眉道,“当真治不好端慧郡主的手腕?”

    苏锦脸色一冷,“南漳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见并不情愿救端慧郡主,”南漳郡主道。

    苏锦看着南漳郡主,冷笑道,“一个派人杀我,要我命的人,我什么要乐意救她?”

    “如果不是太后下旨让我来,我根本就不会踏进这里一步!”

    姥姥的,要她命的时候怎么没想到留着她,将来或许用得上她?

    没能要她的命,还指望她救命?

    救不了就是她不愿意救?

    她就不愿意救怎么了?

    苏锦双眸盯着南漳郡主。

    南漳郡主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了一般,半晌吐不出来一个字。

    她是被那一瓮七星瓢虫给气伤了,才会忘了端慧长公主派人刺杀苏锦才被贬的事。

    苏锦那脾气,睚眦必报。

    只是贬了端慧长公主已经很便宜她了,让她心甘情愿的替端慧郡主治病,怎么可能?

    太医惶恐啊。

    他们就不应该提镇北王世子妃。

    自己犯的错,壮着胆子也得担下来,太医出声道,“端慧郡主的病确实棘手……。”

    谢锦瑜忍不住道,“不是棘手的病,也不会请大嫂来。”

    “我大哥的病,表哥的断腿,还有替宁王世子妃接生,哪个不是太医救不了,大嫂出手,药到病除的,现在轮到姨母就救不了了,分明就是不愿意救!”

    苏锦的暴脾气,“我若是什么病都能治,崇老国公这会儿还会躺在病榻上吗?!”

    她最想治好的就是崇老国公的病。

    可她没那本事救他。

    “是不是我也藏着掖着,不给崇老国公解毒了?!”苏锦眼神冷如寒霜。

    她的声音更像是冰雹朝谢锦瑜砸过去,直接把她的脸给砸青了。

    谢锦瑜败下阵来。

    许是声音大了些,端慧郡主眉头拢了拢,从昏迷中醒过来。

    她一醒来,也把苏锦的怒气给打断了。

    端慧郡主醒过来,就看到太后急切而关心的眼神,她鼻子一酸,想撑着床榻起来。

    只是手腕一动,就疼的她倒抽气,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涌出来。

    “别动,别动,”太后急道。

    端慧郡主看着自己的手腕,道,“我怎么还没死?”

    太后一听这话,少不了又是一通训斥。

    端慧郡主哭道,“们不该救我……。”

    太后呵斥道,“怎么忍心哀家白发人送黑发人?!”

    宜安郡主跪在地上哭。

    太后问端慧郡主到底出了什么事,要想不开寻死。

    当时屋子里一堆人,除了苏锦和杏儿外,还有两太医和南漳郡主。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端慧郡主身上,谁也没想起来把不相干的人请出来。

    然后苏锦就被迫给端慧郡主做了回人证。

    端慧郡主哭着把她犯下的死罪禀告太后,“两年前漳州发现了一座铁矿山,我一时鬼迷心窍,没有上报朝廷,私自让人开采售卖,还打造兵器卖给朝廷……。”

    “女儿自知罪无可赦,就这么死了,好歹给女儿留一具全尸。”

    闻言,太后惊站起来,身子摇摇欲坠。

    李嬷嬷扶着太后,太后指着端慧郡主的手都在颤抖,声音更是被抖成碎片,“……糊涂啊!”

    苏锦站在一抹默默的看太后飚演技。

    不愧是太后,哪怕她用鸡蛋里挑骨头的眼神看,这演技也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当然了,还有一个人的演技比太后更高,那就是南漳郡主。

    大概是不知道漳州有铁矿山的事,南漳郡主本色出演震惊……

    两太医抖成筛子,端慧郡主犯的是死罪啊,他们没能及时离开,听到这么大的事,担心会被灭口。

    不过一抬头看到苏锦在,两太医稍稍安定。

    太后总不至于连镇北王世子妃都敢杀。

    杀不了镇北王世子妃,漳州的事肯定瞒不过皇上,太后就没有必要除掉他们了。

    太后几欲晕倒。

    端慧郡主把这件压在心口的事说出来,反倒轻松了,宜安郡主也知道兹事体大,抱着太后的脚,要太后救她娘。

    太后捂着胸口,把心痛和恨铁不成钢表现的淋漓尽致,“娘犯的是诛九族的死罪,让哀家如何救她?!”

    苏锦转身离开。

    两太医悄悄尾随其后。

    出了郡主府,苏锦坐上马车,杏儿道,“姑娘是要进宫向皇上禀告吗?”

    “我就不去了,让两太医顺带传个话吧,”苏锦道。

    杏儿望向太医。

    太医惶恐,“公主见谅,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苏锦笑了一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端慧郡主都知道错了割腕自首,太后此刻最希望的就是有人帮她给皇上传话呢,们确定不知道?”

    太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