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端慧郡主的苦肉计,是苏锦两辈子加起来看过的最下血本的苦肉计了。

    弃车保帅,弃胳膊保命,那种壮士断腕的决心,叫人心惊胆战。

    苏锦惊的不是端慧郡主,而是齐王和崇国公。

    看来齐王已经知道自己是被匡进京,自己就活在人眼皮子底下。

    只要他偷溜离京,必定是死路一条。

    正大光明,反倒有一线生机。

    为此,他们只能牺牲端慧郡主来打消皇上的疑心,给自己争取时间。

    先是齐王妃,再是端慧郡主。

    一个是枕边人,一个是他的胞妹。

    齐王的野心,实在叫人感到可怕。

    苏锦心底隐隐不安。

    直觉告诉她接下来京都是不会太平了。

    苏锦钻进马车,杏儿放下车帘,暗卫赶着马车离开。

    苏锦没有直接回王府,而是去了东乡侯府。

    两太医想装傻充愣,但苏锦没给他们机会。

    太医想着这事迟早瞒不住,便硬着头皮进宫向皇上禀告。

    皇上早就知道漳州有铁矿山的事了。

    但端慧郡主为此割腕自尽,着实出乎皇上的意料。

    皇上更没料到端慧郡主会主动认罪。

    只是这认罪更多的是逃避罪责。

    私炼兵器是死罪,扣一顶谋逆的帽子,宁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

    可炼的兵器最后卖给了朝廷,端慧郡主只是从中挣点钱,这罪名就小多了。

    皇上宣军器监进宫。

    公公赶紧去宣旨。

    等公公赶到军器监府上的时候——

    军器监已经悬梁自尽了。

    这案子就微妙了。

    端慧郡主招供漳州的铁矿山开采的铁矿大部分打造的兵器最后都卖给了朝廷。

    朝廷的兵器归军器监管。

    军器监却在这时候死了。

    死无对证。

    暂时没人能证明端慧郡主说的是真的,也没人能证明她说的是假的。

    东乡侯府。

    苏锦进了侯府,把端慧郡主自尽的事一说。

    东乡侯眉头皱紧。

    再一听军器监悬梁自尽,东乡侯就坐不住,骑马进宫了。

    南安郡王见东乡侯走的那么快,有点纳闷道,“军器监死了,侯爷怎么走那么快?”

    苏小少爷吃着糖人,瞅了南安郡王一眼,道,“不走快点,军器监的位置就被别人抢去了。”

    南安郡王,“……。”

    苏小少爷嗦着糖人,朝南安郡王伸手道,“他们都给我送糖人了,的那份呢?”

    南安郡王伸手在苏小少爷手心拍了下,送上两个字,“没有。”

    苏小少爷不信,往南安郡王身后看,没瞧见糖人,他道,“肯定是在骗我,林叔说们几个是穿一条裤子的,做事都差不多。”

    南安郡王道,“骗做什么?他们是一段时间没法住在东乡侯府了,又出不去,多给买点吃的,免得被我一个人拉拢了。”

    北宁侯世子他们那点小心思,南安郡王一眼看穿。

    “为什么没法住在东乡侯府?”九皇子奇怪道。

    要越多的人住在东乡侯府才热闹,父皇才不会叫他搬回宫住。

    这么多天了,皇上也没派人来问过他,九皇子想看看自己在自家父皇心目中的地位,愣是七八天没回宫。

    试探的结果就是皇上压根就没想起他来,被自家父皇忘了个底朝天。

    九皇子心塞的紧啊。

    楚舜拍着北宁侯世子的肩膀道,“他要去迎亲,我和赵大少爷一起去给他撑场子。”

    北宁侯世子耳根微红。

    楚舜他们是没打算陪北宁侯世子去的。

    但北宁侯世子怕啊。

    第一次做新郎,缺乏经验,再者他和周七姑娘定亲的过程并不愉快……甚至尴尬。

    想到自己捶过的胸,北宁侯世子就无颜去见周七姑娘。

    有兄弟给他壮壮胆,在他怂的时候,在后面踹一脚,想不往前都难。

    苏小少爷也有点想去了,但他都不用开口,爹娘肯定是不允许的。

    沈小少爷望着南安郡王,“那为什么不一起去?”

    南安郡王郁闷了。

    他倒是想去,但是他被嫌弃了。

    刚丧妻的男人,不便去参加迎亲这样的喜事,不吉利。

    虽然北宁侯世子没这样的想法,但南安王妃有啊。

    南安郡王包袱都收拾好了,被南安王妃给训了一顿。

    虽然她也不信自家儿子不吉利,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南安王妃把话说的很重,南安郡王哪还敢去祸祸自己的兄弟?

    北宁侯世子和楚舜他们来是告辞的。

    北宁侯府的迎亲队伍几天前就出发了,北宁侯夫人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应该让儿子亲自去迎亲,以示看重。

    北宁侯世子需要快马加鞭赶去,毕竟花轿回京的速度快不了,不然会错过拜堂吉时。

    想到成亲,想到自己起初是拿周七姑娘当兄弟的……北宁侯世子就脑壳疼。

    他们骑马离京。

    南安郡王得知苏锦在东乡侯府,便去了内院。

    他的脑袋还有点疼,不知道痊愈了没有?

    花园里。

    苏锦陪唐氏逛了会儿,就进凉亭歇脚。

    唐氏问昨儿齐王妃中毒晕倒的事,苏锦如实告知。

    杏儿不在凉亭里,她有点嘴馋了,去厨房缠着厨娘给她做好吃的。

    唐氏听了道,“在青云山,无拘无束,爹又感激杏儿她爹在战场上替他挡了一箭,拿她当女儿疼的,平常犯点小错,也没有人苛责她,但进了王府,还是要多加约束,免得她闯祸。”

    苏锦有点懵,“杏儿不是爹娘捡来的吗?”

    唐氏失笑,“青云山是重地,不是信得过的人,娘和爹怎么会安心放在身边?”

    江妈妈也忍不住笑道,“青云山飞虎寨是土匪窝,凶悍之名天下皆闻,谁能想到整个山寨里只有杏儿那丫鬟是真正的土匪?”

    苏锦,“……???”

    唐氏说的够叫苏锦好奇了,江妈妈的话则是撩拨的苏锦心底给猫挠了似的。

    但这是就说来话长了。

    在东乡侯之前,飞虎寨寨主是杏儿的祖父。

    当年的飞虎寨还没有那么名气大。

    东乡侯加入飞虎军后,来往于边关和京都之间,有一回从青云山脚下路过时,被飞虎寨少寨主,也就是杏儿他爹把路给拦了。

    就东乡侯这脾气,拦他的路能有好下场?

    要说杏儿他爹也是个妙人,东乡侯揍的不留情,杏儿他爹反而对东乡侯佩服的五体投地。

    两人不打不相识,臭味相投,相谈甚欢,相见恨晚,最后还拜起了把子。

    东乡侯急着去边关,杏儿他爹也要去,但是老寨主不同意。

    好好的土匪不当要去打仗,这是往他脸上抹黑,是不务正业,是子弃父业!

    父为匪,子为兵,这不是要父子相仇吗?

    再加上自家儿子迟迟不肯成亲,现在又要跟人跑,还是才见了一面的人,老寨主忧心忡忡,山脚下老刘家的女儿就是这么跟人私奔的……

    拗不过儿子,但又不想答应。

    老寨主和儿子达成条件,只要他娶妻生子,就许他去战场。

    杏儿他爹同意了,挑挑选选,娶了杏儿她娘。

    只是杏儿她娘半年都没怀上身孕,杏儿的爹着急,她娘更着急。

    好不容易夫婿有上进心,不肯做土匪,想做将军,却被摁着不让上战场,别人家的爹都望子成龙,巴不得儿子封侯拜将,轮到青云山,就成了望子成匪。

    后来杏儿她爹上了战场,没几天就立了军功,被提拔成了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将军。

    消息传回青云山,老寨主是又高兴又痛心疾首。

    青云山是土匪窝,老寨主不想有一天自家儿子带兵来剿匪,便把手下的兄弟都解散了,在山脚下耕地为生。

    过了没半年,飞虎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就传来了。

    老寨主痛失爱子,悲痛欲绝之下丧命,留下杏儿她娘带着杏儿孤儿寡母过日子。

    东乡侯要给飞虎军报仇,也要重建飞虎军。

    想起当年从青云山脚下路过时,先崇国公世子说的话,青云山地势之绝,盘山据险,易守难攻,又是朝廷运粮,商客南来北往必经之地,飞虎寨十几年没做大,应该不是有野心之辈,若是有野心的土匪,不尽早铲除,终成朝廷心腹之患。

    东乡侯决定上青云山,成为朝廷大患。

    只是青云山已经物是人非了,东乡侯占据青云山后,想起杏儿他爹,便派人四处寻找杏儿和她娘。

    找了几年才找到。

    唐氏还记得见到杏儿的时候,杏儿她娘已经病逝半年了,小小的人儿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瘦小的叫人心疼。

    不知道多少天没吃过了,也不知道她这半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杏儿说饿,唐氏带她去吃肉包子。

    才六七岁大,一口气吃了六七个肉包子。

    唐氏心疼的抱她在怀里,“能吃就好,能吃是福。”

    杏儿没有深究过唐氏为什么带她上青云山,但她永远记得唐氏说的话。

    这些陈年旧事,唐氏和江妈妈谁也没告诉过,杏儿自己也不知道。

    也正因为唐氏和东乡侯的纵容,才能把杏儿的胆子养的这么大。

    这回杏儿是胆子大,险些给苏锦闯祸,虽然最后有惊无险,甚至还立功了,但唐氏觉得还是要约束杏儿为好,谁也不能保证次次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苏锦是公主,只要不犯谋逆大罪,皇上绝不会处置她。

    可杏儿不同,她只是一个小丫鬟。

    皇上会袒护苏锦,却未必会袒护她。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