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夜,崇国公一党的朝臣没有多少睡安稳觉的。

    端慧长公主的封地漳州有铁矿山的事并没有什么人知道。

    这么大的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连南漳郡主都不知道,足见一斑了。

    因为端慧长公主派人刺杀镇北王世子妃,被皇上贬了,连带着封地漳州都被镇北王世子妃抢了去。

    端慧长公主怕漳州事情败露,吓的割腕自尽……

    虽然人从阎王爷手里抢了回来,但这条命上头还悬了把巨斧。

    崇国公为了保端慧郡主和齐王,已经把军器监搭进去了。

    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把端慧郡主保下的。

    他们这些站在崇国公船上的人,能不随波逐流吗?

    可铁矿山……

    端慧郡主说欺瞒铁矿是动了贪心,打造的兵器都卖给朝廷了,这样的说辞,连他们都不信,皇上会信吗?

    崇国公一党的大臣是左右为难。

    帮崇国公保端慧郡主,必定会被皇上记住,将来齐王成事,未必会有他们多少功劳,但齐王失败,他们必遭池鱼之祸。

    可这时候不帮崇国公,以前的巴结讨好就都打水漂了,功亏一篑,将来齐王失败,他们倒霉,齐王成功,他们也沾不到什么光。

    一夜辗转反侧,第二天早早的就起了。

    议政殿前,是空前的热闹,三三两两交头接耳。

    当然了,也有睡的好的,比如东乡侯。

    那是掐着点进的殿,就比皇上早那么两口茶的功夫。

    皇上以为今儿的早朝会格外的吵闹。

    然而情况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崇国公虽然在朝堂上有一半的势力,但保端慧郡主的人却只有一半的一半,还底气不足。

    东乡侯都没说话的机会。

    保端慧郡主的理由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她已经主动认错了,太后年事已高,若是把端慧郡主斩首示众,太后必承受不了打击。

    再者在没有人弹劾举报漳州铁矿之前,端慧郡主就自己选择了割腕自尽,被救回来后及时向太后认错,这是自首。

    朝廷律法,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最后——

    皇上留了端慧郡主一命。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皇上夺了端慧郡主的封号,查抄了郡主府一切财产,连带着驸马家都难逃罪责。

    这还没完,皇上罚端慧郡主一家去看守皇陵。

    皇上这样罚端慧郡主,百官都道,“皇上仁慈。”

    可对太后来说,这样的惩罚太重了,女儿被贬为庶民,去看守皇陵,她想再见女儿、外孙女一面就太难了。

    尤其端慧郡主才刚刚割腕自尽,身体还未恢复,看守皇陵清苦,太后怕女儿受不住。

    太后苦苦哀求,皇上破例让端慧郡主一个月后再搬去皇陵。

    至于这一个月,她是肯定别想再住公主府的。

    端慧郡主搬去齐王府养伤。

    在端慧郡主搬家之时——

    苏锦又接了回圣旨。

    漳州有铁矿山,朝廷一般是不会把有矿山的地作为封地,尤其是铁矿山。

    百官都建议皇上给苏锦换给封地。

    这事正中皇上下怀,当初东乡侯抢漳州也是权宜之计,苏锦没法开采铁矿山卖,那封地就没有多少优势了。

    皇上趁机给苏锦换了一块富饶之地做封地。

    苏锦对大齐的地理一窍不通,但不妨碍她高高兴兴的从福公公手里接过圣旨。

    福公公没有多待就回宫了。

    他前脚走,后脚南漳郡主向苏锦讨债。

    太后让李嬷嬷来请苏锦去医治端慧郡主。

    苏锦要一万两才肯去。

    李嬷嬷无奈之下向赵妈妈借了一万两银票给苏锦。

    苏锦去了端慧郡主府,但她医治不了端慧郡主,南漳郡主要苏锦把诊金退还。

    当时一屋子人都在,老王爷、王爷、王妃……济济一堂。

    丫鬟婆子们面面相觑。

    毕竟齐王妃在王府大门前晕倒之前,曾大放厥词,当时南漳郡主说的话,也是有丫鬟听见的。

    南漳郡主讥讽世子妃性子霸道,不去抢就不错了,到她手里的东西,就别指望她能还回来了。

    可现在——

    南漳郡主又找世子妃要银票了。

    小丫鬟不懂,有些婆子却是明白三分的,这是想借老王爷和王爷给世子妃施压呢。

    治好病收一万两都过分了,只是把个脉也收一万两,这就太黑心了。

    苏锦手里还拿着圣旨,自嘲一笑道,“以前我只是镇北王世子妃,被太后使唤也就罢了,如今我已经是公主了,还被太后当成大夫呼来喝去,只把我当大夫看,那我就看病收钱,好歹心里痛快一点儿。”

    “我医术浅薄,医治不了端慧郡主,怀疑我不愿意救端慧郡主在前,现在又要我把诊金退回去?”

    说到最后,苏锦脸上的笑更是讥讽。

    她望向南漳郡主,“端慧郡主的诊金,我是从李嬷嬷手里接的,为什么要交给南漳郡主?”

    谢锦瑜忙道,“李嬷嬷赶着救端慧郡主,从我娘这里借了一万两去!”

    “那欠娘钱的是太后,不是我,”苏锦冷道。

    “要拿回一万两诊金可以,让李嬷嬷奉太后口谕亲自来取,”苏锦声音凌厉,毋庸置疑。

    然而,南漳郡主和谢锦瑜却是很高兴。

    南漳郡主知道苏锦的性子,本来只抱着两三成希望能让苏锦交出这一万两来。

    如今听苏锦的话,拿回银票的可能性很大啊。

    连屋子里的丫鬟婆子都觉得世子妃太好说话了,好像变得……通情达理了?

    谢锦瑜怕苏锦后悔,趁热打铁道,“端慧郡主割腕自尽,太后病倒,李嬷嬷要伺候太后,我娘带为收取有什么不可以?”

    苏锦笑了,“太后只是病倒了,总有病愈的一天,如果太后不急着用这一万两,就等李嬷嬷有空了再来找我拿钱吧。”

    丢下这一句,苏锦拿着圣旨转身离开。

    银票从谁手里接的,她只还给谁。

    除此之外,没得商量。

    苏锦走了,其他人也都散了。

    回了院子,王妃望着王爷道,“和老王爷怎么都不帮世子妃说句话?”

    “退回这一万两,往后太后就再没机会使唤世子妃了,是好事,”王爷笑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