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岳父疼女儿,舍不得骂女儿,训他这个女婿也就罢了。

    自家亲爹舍不得骂儿媳妇,骂他这个亲儿子。

    有那么一瞬间,谢景宸真的觉得有点生无可。

    什么都没做也要挨骂。

    偏偏——

    王爷骂他,就是因为他什么都不做。

    堂堂公主,堂堂镇北王世子妃使唤丫鬟拿扫把撵人,就算撵的不是李嬷嬷,撵别人也不行啊。

    世家大族行事,哪有这么简单粗暴直接动手的?

    他不在沉香轩也就罢了,待在沉香轩也不知道阻拦。

    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世子妃主仆把王府家规糟蹋成摆设?

    如今王府中馈还是南漳郡主在管,她要王爷拿家规罚世子妃,他罚还是不罚?

    要是中馈是王妃在管,就更为难了。

    管不住世子妃,她如何管别人?!

    谢景宸望着王爷,“父王觉得我能管的住她吗?”

    王爷瞪眼。

    自己的儿子他能不知道?

    他是管不住,还是在纵容?!

    想到皇上和东乡侯,王爷就不说什么了。

    “以后尽量不要给世子妃动粗的机会,”王爷道。

    要把李嬷嬷轰走,他吩咐不就行了,何必让世子妃使唤丫鬟。

    那丫鬟一动手,惊天动地。

    谢景宸则道,“她事情惹的再大,只要能善后,父王和我又何必管那么多?”

    “中馈虽然是南漳郡主在管,但她绝不敢这时候让父王罚世子妃。”

    李嬷嬷不论是来传谁的旨意,她身后站的都是太后。

    南漳郡主敢在这时候拖太后的后腿吗?

    王爷知道这事闹大的才好,可在他眼皮子底下拿扫把撵人,他能当作不知道吗?

    撵出沉香轩就算了,这都撵到王府大门口了。

    这一撵,王府、太后、皇上的面子都掉了一地。

    王爷一脸嫌弃的把儿子打发走了。

    出了书房,谢景宸抬头看天。

    虽然太阳很大,一点都不冷,但暗卫觉得自家世子爷需要添件棉衣了。

    谢景宸回屋的时候,苏锦正在训杏儿。

    拿弹弓打李嬷嬷不就行了,怎么还用起了扫把?

    杏儿一脸委屈。

    她当时没想那么多。

    脑子里一直想着之前被李嬷嬷抢去的那一万两银票。

    一万两啊。

    不把李嬷嬷打个半死都回不来本。

    谢景宸打了珠帘进屋道,“别骂了。”

    他去前院挨王爷的训都大半天了。

    回来苏锦还在骂丫鬟,这显然是骂第二波,专门骂给他看的。

    苏锦望着谢景宸,知道王爷找他去是骂他,苏锦问道,“没生气?”

    “已经习惯了,”谢景宸扶额道。

    “……。”

    一声习惯,道不尽的心酸。

    苏锦都有点同情他了。

    杏儿也同情了。

    她真诚的保证以后不拿扫把撵人了。

    御书房。

    皇上正在批阅奏折。

    小公公进来禀告福公公说李嬷嬷被杏儿拿扫把撵了。

    福公公一时间没回过神来,“拿扫把撵了?”

    “不止撵了,还是从沉香轩一路撵到镇北王府大门前,”小公公语气里都带着佩服。

    没办法。

    李嬷嬷是太后身边的人,平日在宫里没少狐假虎威。

    他们这些宫人明面上对她毕恭毕敬,背地里不知道多嫌弃。

    如今镇北王世子妃和丫鬟挺身而出把李嬷嬷痛打一顿,实在是打的他们这些宫人的心窝子里了。

    因为激动,小公公禀告声有点大。

    皇上离的近,听得一清二楚。

    虽然没去过沉香轩,但皇上也能猜到沉香轩离镇北王府大门有多远……

    皇上抬手扶额。

    另一公公进来禀告说李嬷嬷求见。

    “让她进来,”皇上道。

    李嬷嬷一瘸一拐的进了御书房,脸上被扫把扫过,看上去颇为凄惨。

    李嬷嬷避重就轻,道,“奴婢是太后的人,奴婢说是皇上让奴婢去传话的,公主怀疑奴婢是假传圣旨,让丫鬟把奴婢打了一顿,传世子妃去给齐王妃治病的事,还得劳烦福公公亲自跑一趟。”

    福公公憋笑。

    皇上道,“去一趟吧。”

    福公公就亲自出宫传话了。

    嗯。

    福公公是传皇上的口谕到的镇北王府,最后成帮苏锦给皇上传话的了。

    皇上知道太后以苏锦没医治好端慧郡主,把给苏锦的一万两诊金要了回去,是勃然震怒。

    苏锦是他的女儿,是大齐公主。

    太后就是赏赐她一万两也不是什么大事。

    使唤他女儿,还要她女儿把到手的钱吐出来,皇上岂能容忍?

    皇上在御书房发脾气,自然有小公公传给太后知道。

    太后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李嬷嬷借钱付诊金,最后又把钱拿回来的事。

    知道李嬷嬷和南漳郡主干的蠢事,太后是气的浑身无力。

    “……。”

    “们是要把哀家给活活气死才肯罢休是不是!”

    李嬷嬷跪在地上,“太后息怒!”

    太后能息怒吗?

    李嬷嬷拿回那一万两,是从此绝了她再使唤镇北王世子妃看病的机会了。

    齐王妃还疼的在床上打滚,之前皇上还肯帮忙,现在非但不肯,还动怒了。

    这事传出去,以后没人会说镇北王世子妃不敬太后,而是在背后笑话她这个太后不会做人!

    太后恨铁不成钢,颓声道,“是跟在哀家身边的老人了。”

    “南漳郡主糊涂,也跟着糊涂?!”

    “就为了一万两银子,就让哀家做这么授人以柄的事?!”

    李嬷嬷掴掌自己,“奴婢知错了,太后息怒。”

    这不是太后息怒不息怒的事,而是齐王妃的病该怎么说服镇北王世子妃替她医治的事。

    太后是没辄了。

    齐王府。

    齐王妃疼的嗓子都叫哑了。

    莫承娴站在床侧,哭成泪人儿。

    齐王是焦头烂额,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整个齐王府都在等苏锦去给齐王妃医治,虽然不一定能治好,但她是齐王妃最后的希望了。

    可是一等再等,只等回来李嬷嬷传皇上口谕最后被撵出镇北王府的消息。

    还有李嬷嬷和南漳郡主干的蠢事,齐王就知道想镇北王世子妃出面救治齐王妃是没多大可能了。

    无奈之下,齐王想起了崇国公和他说的另外一件事,他眸光凝重道,“备马,我去东乡侯府一趟。”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