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没有给齐王留丝毫的颜面。

    齐王手攒的紧紧的。

    手里的婚约书和供词在他手里扭曲变形。

    现在那封婚约书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只要他敢告,在唐氏受惩罚之前,要先处置齐王妃。

    虽然唐氏治好了病,生了苏阳,但绝子药给她带来的伤害是不可磨灭的,唐氏毁约另嫁,最重的处罚不过是挨四十大板,而齐王妃至少要在牢房里待三年。

    齐王是聪明人。

    聪明人就不会做出这样伤敌一千,自损一万的蠢事。

    齐王转身离开。

    他为了救齐王妃而来,却没想到东乡侯会抖出十六年前,齐王妃背着他干的好事。

    别说救齐王妃了,齐王想掐死齐王妃的心都有了。

    齐王妃善妒,他不是不知道。

    在宫里的时候,齐王妃知道齐王倾慕唐氏,没少刁难唐氏,坑害于她。

    唐氏聪慧机智,屡屡避开。

    齐王妃不知道,唐氏越聪明,齐王就更欣赏她。

    齐王警告过齐王妃,齐王妃不敢要唐氏的命。

    可齐王怎么也没有想到,齐王妃会给唐氏下绝子药!

    如果不是齐王妃和文远伯夫人做的太绝,唐氏当年未必不会嫁给他!

    出了正堂,阳光打在齐王身上,齐王只觉得身子冰凉。

    苏小少爷几个看着他走远。

    三人看着我,我看着。

    他们等这么半天,唯恐错过了他爹从军营回来磨刀宰羊的场面。

    现在羊就这么走了……

    苏小少爷望着苏大少爷,“大哥,骗我。”

    苏大少爷敲了苏小少爷的脑袋道,“还小,不懂什么是暗刀子。”

    “是下毒吗?”九皇子问道。

    在宫里长大的,就是不一样。

    苏大少爷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苏小少爷一脸傲娇道,“大哥,我和想一块去了。”

    苏大少爷黑线道,“是指七星瓢虫?”

    “是七星瓢虫蛊,”苏小少爷纠正道。

    “……。”

    苏大少爷嘴角抽抽。

    看着苏小少爷几个得逞的喜悦小模样。

    苏大少爷决定还是不告诉他们,他们放在齐王身上的七星瓢虫被齐王一指弹开,撞到墙壁掉下来摔死了。

    林总管站在一旁,差点憋出内伤来。

    还是夫人技高一筹。

    小少爷不肯学音律。

    夫人就和秦姑娘联手坑了小少爷一把。

    效果还挺好。

    这才多少天,小少爷已经从不识五音到勉强能吹一两首曲了,虽然……不是一般的难听。

    以前是压着小少爷学,现在是小少爷求着学,还得看夫人乐不乐意教他。

    之前苏小少爷他们只顾着下蛊,忘了取萧来。

    把七星瓢虫放到齐王身上后,就转身跑了。

    等他们回来,七星瓢虫已经不见了。

    只当蛊虫已经钻入了齐王体内,便借口齐王等的无聊,他们三个吹箫给齐王解闷。

    齐王客随主便。

    只是那箫声——

    林总管听惯了,无所谓。

    可对齐王来说,那是在荼毒他的耳朵。

    苏大少爷默默的出去透气。

    齐王是事情没办法走不了,不然早被苏小少爷他们三的萧给吹走了。

    苏大少爷拍拍苏小少爷的肩膀,叹息一声。

    苏小少爷蹙眉,“大哥叹气什么?”

    “可惜白白浪费了这么好一只蛊虫啊,”苏大少爷道。

    “人家秦姑娘的箫声多动听,蛊虫听惯了她的吹的萧,们三的箫声,蛊虫十有八九没听懂。”

    苏小少爷颓败道,“难怪齐王没多少反应了。”

    “我们以后要更努力的练习吹箫才行,”苏小少爷一脸斗志昂扬。

    苏大少爷怕笑出来露馅,转身走了。

    等走远了,才肆意的笑出声来。

    他这弟弟上当的时候不多,也就秦姑娘能把他骗的团团转了。

    不过也难怪了,秦菡儿御蝴蝶是苏小少爷他们亲眼所见的事。

    能用箫声控制蝴蝶,那控制七星瓢虫怎么不行?

    这个坑是给他们三量身打造的。

    看他们在坑底待的舒服模样,一时半会儿的是别想从坑里爬出来了。

    齐王府。

    齐王骑马回府。

    看着齐王阴着张脸下马,守门小厮就猜到事情没那么顺利。

    齐王大步流星的去见齐王妃,莫承娴见只有齐王一人回来,急道,“父王,镇北王世子妃怎么没和一起来?”

    “先出去,”齐王温和道。

    对待唯一的女儿,齐王严厉不起来。

    莫承娴不肯出去,丫鬟将她拉了出去。

    不止莫承娴,丫鬟婆子都走了,只剩下齐王妃一人痛苦的看着齐王。

    她太难受了,只求一个痛快。

    齐王把那张供词扔在齐王妃的脸上。

    齐王妃拿起供词,扫了几眼,脸色大变,矢口否认道,“这是文远伯夫人在污蔑我!”

    齐王冷笑一声,“污蔑?”

    “文远伯夫妇这会儿还在刑部大牢,还没有流放出京,要不要随我去问问她?!”

    文远伯被判了流放。

    但文远伯府大姑娘摇身一变成了崇国公世子夫人。

    刑部就当是卖崇国公府一个薄面,把文远伯的流放之日往后延了延。

    刑部大牢的日子不会比流放轻松,所以也没有人追究文远伯至今还没流放出京。

    齐王妃脸色一变,再没有否认了。

    她望着齐王道,“如今她已经是东乡侯夫人了,王爷再追究我这桩陈年旧事,又能改变什么?”

    “她肯不肯嫁给王爷,难道王爷心里没数吗?!”

    “!”齐王脸色铁青。

    他一把抓住齐王妃的喉咙。

    呼吸不畅,齐王妃的脸因为缺氧而泛青。

    这时候——

    门外传来丫鬟的敲门声,“王爷,二皇子来了。”

    齐王深呼一口气,把手松开。

    齐王妃摸着自己的脖子,见齐王出去,她咳了几声后,冲门外道,“请二皇子进来。”

    今儿来齐王府的人都是来探望齐王妃的。

    齐王出门,就看到二皇子走过来。

    二皇子也是来探望齐王妃的。

    但齐王没让他进屋。

    齐王妃在屋子里一等再等,也没等到二皇子来。

    “二皇子人呢?”齐王妃问道。

    “王爷带二皇子去书房了,”丫鬟回道。

    齐王妃面容扭曲,紧紧的抓着被子。

    等她手松开时,又疼的嘶叫起来。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