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齐王妃,外院。

    二皇子待了一刻钟,齐王就送他出府。

    刚出书房,莫承娴就跑了过来,“父王,母妃她疼的实在难受,您快想办法救她。”

    齐王心底的气还没消,但当着女儿和二皇子的面,齐王也不能把齐王妃的命不当回事。

    他叹息道,“我去找了东乡侯,他不肯帮忙。”

    没能见到齐王妃,但二皇子对齐王妃的关心一点不少。

    从小到大,齐王和齐王妃对他都很好。

    再者他要想夺储君之位,少不了齐王相助。

    这一回端慧郡主割腕自尽,漳州有铁矿山的事,让二皇子生了几分疑心。

    他不信铁矿山的是齐王不知道。

    只是齐王膝下无子,只有莫承娴一个女儿,太后也很疼他。

    二皇子觉得自己不该怀疑齐王有谋逆之心。

    莫承娴望着齐王道,“我去求镇北王世子妃……。”

    她转身就要跑,被二皇子抬胳膊拦下。

    莫承娴望着二皇子,二皇子道,“镇北王世子妃不是跪下来求就会心软的人。”

    “要求,就进宫求父皇。”

    二皇子和苏锦打交道不多。

    但寿宁公主是二皇子的亲妹妹。

    连寿宁公主都敢让抬回宫了,会把莫承娴的跪求看在眼里吗?

    她敢把李嬷嬷撵出镇北王府,就敢撵莫承娴。

    但皇上就不同了。

    皇上爱面子,要顾着皇家颜面。

    莫承娴是小辈,跪在御书房前,皇上能视若无睹吗?

    莫承娴听了二皇子的话,匆匆进宫。

    她要见皇上,但皇上不肯见她。

    莫承娴就在御书房前跪下了。

    御书房内,皇上的脸色阴沉沉的。

    太后施压不成,又让莫承娴来跪求。

    为了使唤他女儿,还真是不遗余力。

    福公公无比庆幸自己早就站在了东乡侯这边,而且坚定不移。

    崇国公接管崇国公府,在朝堂上排除异己的手段,着实骇人。

    论阴的,可能东乡侯玩不过崇国公。

    但有句话叫邪不胜正。

    自打东乡侯回京,崇国公一党都干了多少蠢事了。

    把公主当一般大夫使唤,讨回诊金,自绝后路,又来求皇上。

    怎么的,还想太后帮他们欺负公主吗?

    都说过河拆桥,这是河都还没过,就把桥拆了,掉水里喊救命啊。

    觉得一万两诊金贵了,舍不得掏。

    现在好了吧,想掏一万两都不给机会了。

    莫承娴在御书房外跪了一个时辰。

    时值傍晚,皇上要用御膳的时辰了。

    御书房外跪着一个人,皇上都没食欲了。

    福公公劝莫承娴离开,莫承娴不肯走。

    皇上不答应她,她就长跪不起。

    二皇子也来帮莫承娴求皇上,总不能让莫承娴在御书房外跪一夜吧?

    皇上摆手道,“让她回去。”

    二皇子心上一喜。

    父皇这是答应了。

    他出去,让宫女把莫承娴扶起来,送她出宫。

    翌日,早朝后,皇上就派福公公出宫找苏锦了。

    皇上答应了,但苏锦不答应。

    福公公找苏锦的时候,苏锦正在认真的看医书,她道,“前几天才在端慧郡主府被人羞辱了。”

    “但凡我治不好的病,都是我不情愿治。”

    “吃一堑长一智,可是不敢再送上门遭人羞辱了。”

    福公公知道苏锦生气。

    其实这事不止皇上,就是福公公也听着也恼火啊。

    但莫承娴跪求皇上,皇上也没法不管。

    福公公望着苏锦道,“公主要怎么样才消气?”

    苏锦翻书不语。

    杏儿望着福公公道,“这还用说吗,当然要太后赔礼道歉啊。”

    福公公,“……。”

    这么轻松的语气,福公公眼角都在抽。

    太后拿回那一万两已经够丢脸了。

    再把那一万两还回来,太后的脸岂不是放在地上任人践踏了。

    都不用说,福公公都知道这事不大可能。

    “公主,事关皇家颜面,您……。”

    福公公话还没说完,杏儿不高兴了,“皇家要面子,我家姑娘不要啊?”

    福公公,“……。”

    苏锦把书放下道,“我也不为难福公公,拿回银票的蠢事,我相信太后不知情,李嬷嬷是太后的身边人,居然假传太后口谕。”

    “我只要太后处置了李嬷嬷,让南漳郡主亲自把那一万两银票给我送来。”

    “之前的事,我一笔勾销。”

    苏锦是要把丢的脸加倍找回来。

    反正丢脸的是太后,福公公麻溜的应了。

    回宫后,福公公都没回御书房,直接去了永宁宫。

    把苏锦的要求告知太后,完了,还来一句,“公主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治好齐王妃。”

    真的。

    最后这一句,杀伤力不要太强了。

    太后没差点被活活气死。

    可能怎么办呢?

    太医已经明确表示没办法救齐王妃了。

    镇北王世子妃是最后的希望。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得去争取不是吗?

    李嬷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向太后认错。

    最后——

    太后杖责了李嬷嬷四十大板。

    福公公在永宁宫前盯着宫人打的板子。

    四十大板打完,李嬷嬷差不多只剩一口气了。

    福公公回御书房复命。

    太后压抑的怒气这才爆发。

    宫女太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太后咬着牙道,“去给南漳郡主传话,让她拿一万两给镇北王世子妃!”

    这一万两——

    是太后对南漳郡主目光短浅的惩罚。

    从齐王妃疼的在床上打滚,太医束手无策后,南漳郡主就忧心这把火最后会烧到她身上来。

    南漳郡主有心理准备,但她没想到太后不仅让她掏一万两,还要她亲自去给苏锦送去。

    公公传话的时候,南漳郡主的脸就很难看了。

    知道这回把太后坑了,当着传话公公的面,南漳郡主没敢吭一个字。

    但公公一走,南漳郡主就爆发了。

    桌子上的茶盏糕点被她摔了一地。

    赵妈妈也不敢劝。

    自打世子妃进宫,郡主的钱就花的差不多了。

    要不是实在没钱了,她也不会要拿回那一万两。

    借出去的是钱,收回来的却是烫手山芋。

    果然……钱是不能轻易借人的。

    南漳郡主撑着桌子,面容扭曲,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她牙缝间挤出来。

    “去拿一万两给她!”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