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楚舜这话不是无的放矢。

    这回去周家迎亲,不止北宁侯世子,连楚舜他们都感觉到了周家其他女婿对北宁侯世子的敌意。

    起初楚舜和赵诩都他们的敌意是因为北宁侯世子摘了周家最后一朵金花的缘故,毕竟周七姑娘是周老爷最小的女儿,也是唯一一个还未出闺阁的女儿了。

    可最后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周老爷膝下无子,周七姑娘女扮男装不肯出嫁就是出于招赘,让周家家业有人能继承,替周老爷分忧。

    只是谁能料到跟着周老爷进京增长见识,碰到了北宁侯世子手欠,把她当兄弟看待给抱了,如果只是抱了也就罢了,没人知道也就不损闺誉,周七姑娘没事,北宁侯世子有事……

    断袖之名天下闻,只能抖出她女扮男装的事来破流言。

    周七姑娘出嫁了,周家偌大家业无人继承,周家族人纷纷把孩子送到周老爷跟前,供他挑选。

    周老爷那个气啊。

    本来膝下无子就是周老爷心底的一根刺了,再加上最小的女儿出嫁又舍不得,这时候还有一堆人送儿子、孙儿给周老爷过继,这不是存心的给他添堵吗?

    一气之下,周老爷宣布他已经有了继承的人选。

    周家族人纷纷追问是谁,周老爷没说,只说他立了遗嘱,交给东乡侯代为保管,如果他不幸殒命,将由东乡侯扶持新的家主继承周家所有家产,旁人不得置喙半句。

    周老爷这番话是当着大家的面说的。

    在周老爷这一次进京之前,没人知道周老爷和东乡侯走的很近。

    这么多年,周家上下可是没少咒东乡侯。

    原因无他,每年周家的货船从青云山脚下路过的时候,没少被东乡侯打劫钱粮。

    青云山脚下的路是往来最方便的路,有时候为了怕被劫,大家绕道而行,有时候赶不及送货只能铤而走险。

    被打劫了两三年后,周老爷吸取教训了,不论货船运什么,青云山的土匪只要粮食和钱,粮食优先。

    此后周家货船从青云山下过,都会格外带一船的粮食……白送给青云山。

    在周家人看来,青云山的土匪就是周家的仇人,最盼望的事就是让朝廷出面把青云山的山匪给剿了。

    谁想到,青云山的土匪是飞虎军,他们周老爷和东乡侯是好友,被打劫是变着法的给青云山送粮食?

    连遗嘱都交给东乡侯收藏,足见关系有多铁了。

    周家家业是在周老爷手里壮大的,他要把家业给谁继承,谁也管不着。

    而北宁侯世子之所以能娶周七姑娘,还是东乡侯夫人从中保媒牵线的,论关系,周家其他六个女婿和东乡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

    不可避免的,大家都怀疑北宁侯世子是周老爷选定的继承人了。

    周家家产遍布大齐,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这么大的肥肉眼看着北宁侯世子就要叼走了,周家人能高兴?

    哪管大喜日子,北宁侯世子要不要脸面,周家老爷之前说北宁侯世子才学不错,让拦路官的题不要出的太简单了。

    周家族人拿着鸡毛当令箭,题怎么刁钻怎么出,北宁侯世子、楚舜、赵诩三人差点没囫囵过来。

    楚舜都不敢想要是北宁侯世子一个人去的会有多惨。

    至于周老爷的遗嘱,楚舜觉得应该是子虚乌有,周家族人表现出来的野心,都快危及到周老爷了,有这么一封遗嘱在东乡侯手里,也算是给了周老爷一份保障。

    周老爷为人宽厚,善待族人,可如果换了个家主,未必有周老爷这么好说话。

    遗嘱在东乡侯手里,谁还敢去找东乡侯旁敲侧击吗?

    再者眼看着就要打仗了,东乡侯肯定会上战场,难道他们要去边关问吗?

    满腔怒气,也只能撒在北宁侯世子身上了。

    想到北宁侯世子和周七姑娘这桩亲事,楚舜都忍不住替好兄弟叹息一声啊。

    迎亲回来这一路,足足十一天,北宁侯世子和周七姑娘就没说过一句话……

    南安郡王问他待会儿怎么闹洞房,楚舜听了道,“今儿还是别闹洞房了。”

    “怎么能不闹洞房?沐兄这辈子就娶一次亲,错过这回可没下回了,”南安郡王不同意。

    他们走了,他被拘在王府里,差点没憋疯。

    今儿打算好好乐乐呢。

    楚舜拍拍南安郡王的肩膀,小声道,“沐兄叮嘱让和元兄别打扰他睡房梁,改日请们喝酒。”

    南安郡王,“……。”

    定国公府大少爷,“……。”

    “睡房梁?”南安郡王嘴角抽抽。

    他和定国公府大少爷互望一眼,然后齐齐望着楚舜。

    楚舜耸肩。

    这话听着像是开玩笑,但他真不是开玩笑。

    回京的路上,见北宁侯世子状态不佳,楚舜拍北宁侯世子的肩膀打趣他,“眼看着就人生四大喜之一了,能不能高兴点,别这么愁眉苦脸的?”

    北宁侯世子叹息,“我只要一想到要和她单独相处我就有点慌。”

    “喜宴上,多灌我几坛子酒,”北宁侯世子道。

    “借酒壮胆?装醉不就行了吗?”楚舜道。

    “我是要真醉,”北宁侯世子心累。

    “不准备圆房?”楚舜问道。

    “圆什么房啊,我打地铺睡,们可千万别闹洞房,给我留点脸,”北宁侯世子惆怅道。

    “……。”

    “洞房花烛夜打地铺也太丢人了吧?”楚舜道。

    “可是我们的兄弟,丢脸事小,不能丢我们几个的脸啊。”

    “……。”

    “我睡房梁总行了吧?”北宁侯世子心累。

    “……。”

    以上就是谈话原内容。

    楚舜说完,望着南安郡王道,“虽然沐兄想喝醉,但我觉得还是少灌他点酒为好,万一从房梁上摔下来怎么办?”

    南安郡王,“……。”

    定国公府大少爷,“……。”

    苏锦就站在他们一旁,真的,是用了大毅力才没有笑出声的。

    谢景宸嘴角抽了又抽。

    和楚舜待在一起,北宁侯世子别想睡地铺。

    现在加上南安郡王和定国公府大少爷,那是房梁都别想睡安稳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