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定国公府大少爷笑道,“不让沐兄喝醉,但大喜日子不喝几杯说不过去,走,去找沐兄去。”

    定国公府大少爷推着南安郡王和楚舜往喜房方向走。

    走了几步之后,南安郡王停下道,“们等等我,我去去就来。”

    他抬脚往前走。

    楚舜看着他,“这是去做什么?”

    定国公府大少爷摇头。

    他不知道。

    今儿来北宁侯府喝喜酒的人不少,看过拜堂后,大家就入席了。

    南安郡王走过去,拍着一倒酒男子的肩膀,低语了几句。

    男子摇头,“我没有……。”

    “真没有?”南安郡王再问。

    “……有,”男子认怂道。

    从男子手里接过药瓶,南安郡王随手塞怀里,朝楚舜他们过来。

    楚舜几个望着他。

    南安郡王把药瓶掏出来,“待会儿掩护我点儿。”

    “真的要这么做吗?”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忍心自己的好兄弟打地铺睡房梁吗?”

    “……。”

    “再说了,都成亲了,能一辈子不圆房吗?”

    “早圆晚圆都是圆,我这可是为了兄弟做恶人,”南安郡王义正言辞。

    “……。”

    “说的我都感动了,但确定不是报画舫上的仇?”楚舜怀疑道。

    “……。”

    几人有说有笑的往前走。

    北宁侯世子虽然走了有一会儿了,但喜娘扶着新娘子走的慢,等楚舜他们走到新房门前的时候,喜娘才刚扶周七姑娘坐下。

    楚舜他们进去,先向周七姑娘问好,然后就把北宁侯世子拉出来喝酒了。

    北宁侯世子感动啊。

    他还担心他们使坏,迟迟不来呢,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真是他的好兄弟。

    不过很快,北宁侯世子就把“好兄弟”三个字收回来了,换成了“损友”。

    他想喝酒,他们给他喝水。

    进了酒宴,直接塞给他一大坛子酒,酒香扑鼻。

    灌了一口。

    一点酒味都不带的白凉水。

    酒味是酒坛子外散发出来的。

    北宁侯世子,“……。”

    自家的喜酒,也不能说酒不好,北宁侯世子来了一句,“这酒不烈,给我来坛子烈的。”

    小厮送了一坛子来。

    这回不是白开水了,里面加了醋。

    北宁侯世子,“……。”

    北宁侯世子盯着小厮。

    小厮一脸委屈。

    南安郡王他们要求的,不敢不从啊。

    “这酒太烈了,世子爷待会儿还要圆房,还是喝刚刚的吧,”小厮把酒坛子夺走。

    那坛子凉白开又回到了北宁侯世子手中。

    抱着酒坛子,北宁侯世子认命了。

    自己的兄弟,还能不了解。

    越反抗越没有好果子吃,换一坛子是醋,再换可能是辣椒油了。

    不过没关系。

    楚舜和南安郡王还未娶妻,今儿喝的水还能加上盐还回去。

    这边北宁侯世子喝水喝的郁闷,还一群人都夸他酒量好,千杯不醉的。

    北宁侯夫人担心儿子喝多了伤身。

    南安王妃瞪儿子不懂分寸,哪有这么拼命给人灌酒的?!

    两大坛子灌下去,北宁侯夫人忍不住吩咐小厮机灵点,小厮道,“夫人放心,南安郡王他们让世子爷喝的是水。”

    北宁侯夫人怔了下,随即笑开,“到底是一起玩的兄弟,没白推心置腹。”

    灌了两大坛子后,又喝了两小坛子,北宁侯世子就扛不住了。

    他要方便。

    喜宴上不装醉,是别想脱身的。

    北宁侯世子“醉”的站不住,没敢让南安郡王他们扶,挨着赵诩站着。

    他们这些人,就数赵大少爷厚道一点了。

    赵大少爷让小厮扶北宁侯世子回去。

    北宁侯府管事的过来帮北宁侯世子把那些要他继续喝的人挡回去,“我家世子爷不能再喝了,再喝真要不省人事了。”

    那些世家少爷笑道,“喜宴上这么实在的就数们家世子爷了,这是抱得美人归真高兴啊。”

    管事的陪笑,给他们倒酒。

    北宁侯世子被扶回屋,半道上见没人追过来,直奔茅房。

    差点没被活活憋死。

    忘了叮嘱小厮扶他进屋,等他出来,小厮已经走了。

    没辄的北宁侯世子只能自己走回新房了。

    有些不能省的步骤是怎么也省不掉的,比如挑盖头,比如喝交杯酒……

    喜娘倒了酒来,一人一杯。

    喝完了,喜娘就退出去了,把门关上。

    留下北宁侯世子和周七姑娘。

    两人谁也没说话,实在不知道聊什么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尴尬。

    北宁侯世子觉得这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尴尬的时候了。

    然而——

    更尴尬的还在后面了。

    喝了一杯酒,周七姑娘觉得浑身发热,扯着衣领子散热。

    北宁侯世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是聪明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们这是被下药了。

    北宁侯世子,“……!!!”

    这群损友!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新房内,春色无边。

    丫鬟们躲在新房内,听着屋内的动静,被一妈妈敲脑袋,“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丫鬟们吐了吐舌头,连忙退下。

    那妈妈自己贴着门听了会儿,笑着下去了。

    这回夫人有大孙儿抱了。

    喜宴上,南安郡王几个推杯换盏,喝的酣畅淋漓。

    大半个时辰后,喜宴才散。

    看着南安郡王和楚舜他们有说有笑。

    南安王妃心底不是滋味儿,上回的喜宴虽然人多,但根本热闹不起来。

    聂瑶搬回鄞州,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靖国侯夫人则是心急,管家迟迟没消息传来,她儿子什么时候才把媳妇娶回门?

    靖国侯前些天还和他说,一旦开战,就让楚舜跟着苏崇去战场历练。

    她怕开战了,管事的还没把人接回来。

    谢景宸扶苏锦上马车,自己也坐了上去。

    北宁侯府的果酒好喝,苏锦多喝了几杯,面带酡红,比三春的桃花还要娇艳三分。

    谢景宸坐的笔直,目不斜视。

    苏锦翻了一记白眼。

    欠揍的挪过去,勾着他脖子,朝他耳根呼气。

    谢景宸脸黑成锅底色。

    “这女人!”他在咬牙。

    苏锦眉梢间尽是得意。

    以往在马车里,都是他胡作非为,现在轮到她了。

    有大姨妈保驾护航,就是这么有恃无恐。

    苏锦好不容易借着酒意报复一回,结果碰到苏崇撩车帘了。

    苏锦,“……。”

    谢景宸,“……。”

    苏崇喊了一声妹妹,就赶紧把车帘放下了。

    苏锦脸红成猴屁股了,埋怨谢景宸道,“都怪!”

    “咳咳!”

    苏崇的咳嗽声传来。

    苏锦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大哥怎么没走啊?

    苏锦挪到车帘旁,问道,“大哥找我有事?”

    苏崇想走啊,但是不能走。

    今儿齐王也来喝北宁侯府的喜酒了,但是他面色红润,一点也不像是中毒的样子。

    从齐王的眼神来看,也不像是发现自己中毒了。

    苏崇来就是问这事的。

    苏锦道,“那毒药分量少,效果大打折扣,再加上齐王身强体健,估计还要几天才能毒发。”

    当时逼的第一次血撒了。

    第二次逼的毒血里面的毒少很多。

    不过分量再少,毒性也在。

    只是那毒药不是给崇国公准备的吗,怎么给齐王服用了?

    苏崇骑马准备走,又敲了敲马车道,“妹夫,出来一下。”

    谢景宸从马车内出来。

    他骑马随苏崇走了几步,苏崇拍着他肩膀,语重心长道,“不能什么事都让锦儿主动。”

    “虽然她是我妹妹,但我还是希望能振夫纲。”

    “……。”

    谢景宸一口老血没差点把自己呛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