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崇是一脸恨铁不成钢。

    他也不止一次明着暗着鼓励妹夫振夫纲了。

    可这都多久了,妹夫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虽然苏锦是他妹妹,但他还是觉得女人温柔小意一点比较好。

    言语鼓里不够,苏崇还用眼神鼓里谢景宸。

    谢景宸心累。

    大舅子的一番好意,他不知道该怎么领啊。

    苏崇拍了谢景宸胳膊好几下,骑马离开。

    谢景宸回了马车里。

    苏锦一直盯着他。

    “想问什么就问吧,”谢景宸道。

    “我才不问,”苏锦道。

    避开她,特意把谢景宸叫过去说话,这不明摆着说的事和她有关不让她听吗?

    再加上虽然离的远,但她隐约还是能看到苏崇脸上的表情的。

    用后脑勺猜都能猜到七八分。

    对于自家大哥这样不打声招呼就直接撩车帘的行为,苏锦很是不赞同。

    不过她也不敢说出来就是了,身正不怕影子斜,谁让他们在马车里乱来的。

    给个教训也好,省的谢景宸以后还胡来,这厮癖好特殊,奉陪不起。

    暗卫默默赶马车。

    马车内,安静了会儿后。

    苏锦就开始想刚刚苏崇专程来问她的事。

    谢景宸道,“给齐王下毒和给崇国公下并没什么区别,只是毒发的时机要巧。”

    如果在府里毒发,服下解药了,那下毒的意义就不大了。

    漳州铁矿山的事虽然在端慧郡主的苦肉计下被压下来了,但那不是因为皇上宽厚,而是在稳齐王,免得内忧外患,到时候应接不暇。

    齐王很清楚皇上有除掉他的心思了。

    反,是迟早的事。

    他们要的是拿到解药救崇老国公。

    这一点,苏锦和谢景宸想的一样。

    齐王只有在大庭广众之下毒发,在被人公然点出来他中的毒和崇老国公所中之毒一样。

    崇国公要救齐王,就必须要连同崇老国公一起救了。

    “可以多进宫陪陪皇上,”谢景宸道。

    苏锦眨眨眼,“相公要不要一起?”

    谢景宸,“……。”

    他进宫做什么?

    送去给皇上嫌弃妨碍他们父女团圆吗?

    看着苏锦眉飞色舞的脸,谢景宸就知道她是故意的。

    明知道还故意往他伤口上撒盐,谢景宸长臂一揽,就把苏锦抱入怀中。

    他双臂稍稍用力,苏锦挣脱不开。

    “这几日的账,我会连本带利一起算,”谢景宸声音暗哑道。

    不能做别的,但不妨碍谢景宸咬苏锦的耳垂。

    那是她身上敏感之处,一咬就浑身颤抖。

    苏锦有点后悔了,她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挖坑吗?

    这会儿天色不早了,路上行人少,马车回府很快。

    回了沉香轩,谢景宸进院子就听到一声鸟叫。

    这样的叫声在苏锦和杏儿耳中那是稀松又平常,谢景宸眉头却是拢了几分。

    他没有回屋,而是去了后院。

    刚进院子,一暗卫闪身出现道,“世子爷,福清郡主发现属下了。”

    “怎么会被她发现?”谢景宸眉头拢紧。

    福清郡主并不通武功,暗卫是王爷派给他的,不可能轻易叫她察觉。

    谢景宸问的事,也正好是暗卫要禀告的事。

    谢景宸一路护送九陵长公主回京。

    因为福清郡主觊觎他,皇上便把保护九陵长公主周全的事交给了大皇子。

    怕皇上看护不利,镇北王府的暗卫并没有让撤回来。

    这些天,暗卫一直留在行宫保护九陵长公主的安全。

    福清郡主在宫里和李宜安接触的事,暗卫不知道。

    但她吵着要回南梁的事,暗卫一清二楚。

    她也能觉察到福清郡主那颗不安分的心。

    怕出事,这些天只要福清郡主上街,暗卫都暗中看着。

    今儿福清郡主逛街,有人给她塞纸条。

    福清郡主看了几眼,就扔在了地上走了。

    暗卫把纸条捡起来,纸条上赫然几个字:有人跟踪。

    暗卫才看清楚字样,福清郡主杀了个回马枪。

    “果然有人跟踪我!”福清郡主恼道。

    暗卫看着她,福清郡主知道他是谁的人。

    暗卫道,“我是奉世子爷之命护周全。”

    护她周全?

    福清郡主想起那日在宫里谢景宸和苏锦秀的恩爱,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回去告诉家主子,本郡主不需要!”福清郡主咬牙道。

    暗卫能怎么办,都被轰走了,只能回来了。

    本来还想捡了信后去追送信之人。

    这一打岔,人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暗卫在暗,还有人在更暗处。

    “应该是南梁想通过福清郡主把九陵长公主带回去,”谢景宸道。

    “属下再回去盯着,”暗卫道。

    “不用了,”谢景宸道。

    被发现了轰回来的,再跟去,不仅查不到什么,只怕还有性命之忧。

    “把这个消息告诉大皇子,”谢景宸道。

    暗卫纵身一跃,消失在后院。

    行宫内。

    福清郡主正陪九陵长公主用晚膳。

    桌子上摆了十道菜,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

    色香味俱全,看着就叫人食欲大动。

    然而福清郡主只吃了两筷子,就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咬着唇瓣,眼泪在眸底打转。

    她这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受了委屈。

    九陵长公主也是最怕她受委屈的。

    只要她出行宫,都派丫鬟陪着,回来也会过问去了些什么地方,有没有和人起争执。

    九陵长公主看看她,又看了眼饭菜道,“这些饭菜都不合的口味?”

    “母妃,我想父王了,”福清郡主嗓音带了些哭泣。

    九陵长公主给她夹鱼道,“父王会来接我们的。”

    “为什么一定要父王来接我们?”福清郡主不高兴道。

    “父王身子骨又不好,我们自己回去,也省的父王舟车劳顿来一趟。”

    九陵长公主知道她孝顺敬王,心中欣慰,软声哄道,“再陪母妃待些日子,想吃什么,母妃让人给做。”

    又是这一句!

    “大齐的厨师再做也做不出来南梁的饭菜滋味儿!”

    福清郡主说完,起身走了。

    几步之后,她回头看了九陵长公主一眼。

    她一直以为母妃是疼她的,没想到从始至终只有利用!

    利用她也就罢了,如果谁敢利用她伤害父王,不论是谁,她都不会心慈手软!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