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马车从醉仙楼前路过,直奔皇宫。

    苏锦做好了接连几日进宫等齐王的准备,但没想到她运气会那么的好。

    今儿一进宫,就碰到齐王了。

    她迈步进御书房,齐王正好出来。

    看到齐王的时候,苏锦愣了好几瞬,险些忘了正事。

    福公公迎接出来。

    苏锦不常进宫,每回来都是有要紧事。

    她这会儿进宫找皇上,皇上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苏锦上前给皇上请安,皇上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苏锦懵了一瞬,摇头,“没出事啊。”

    见皇上看着自己,苏锦默默了加了一句,“就是想父皇了,进宫来给父皇请个安。”

    嗯。

    这一句话算是说到皇上心窝子里了。

    就仿佛塞了块蜜糖进皇上的心里,福公公是眼见着皇上龙心大悦的啊。

    那高兴的劲头比进贡了什么稀世珍宝还要让皇上高兴。

    不过皇上的喜悦没能坚持一会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湮灭。

    主动进宫是想他这个父皇了,那去东乡侯府不是想见东乡侯了吗?

    苏锦去东乡侯府的次数可比进宫多太多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这个父皇在自家女儿心目中还是没有东乡侯分量重啊。

    皇上看了看时辰,不算早了,吩咐福公公道,“让御膳房准备吃的,公主陪朕用午膳。”

    使唤福公公的时候,还给了一记眼神。

    什么猪大肠,猪耳朵,猪头肉这些公主喜欢吃的菜不许端上来。

    福公公心疼御膳房。

    又要做公主喜欢吃的菜,为数不多知道的又不许端上来。

    难怪御膳房管事和他诉苦,公主陪皇上吃一顿饭,他就要多几根白头发。

    苏锦正事已经办完了,打着想见皇上的口号进宫的,这会儿皇上要留她吃午膳,她就不能走了。

    好在御书房里书多,找本想看的书就能找半天了。

    进出御书房的大臣看见苏锦在,也不敢说什么,继续和皇上商议朝政。

    不过商议的事和苏锦还有那么点关系。

    之前北漠公主曾送信来,邀请苏锦到北漠开铺子,苏锦趁机向皇上提出和北漠通商。

    这事皇上答应了。

    通商是件大事,皇上交给专门负责此事的大臣去办的,这么久了,事情也办的差不多了。

    边关送信回来,说苏锦大肆购买羊毛。

    一车车的羊毛从北漠拉进大齐,场面实在是壮观。

    羊毛在北漠是低贱物,苏锦大肆购买,硬生生的让羊毛的价格涨了两成。

    大齐官员不理解,他们和北漠通商是为了挣钱,是觉得有利可图,怎么到公主这里成了造福北漠百姓了?

    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吗?

    不敢阻拦,又不能坐视不理,大齐官员只好写了奏折送进宫。

    本来这奏折是要直接送到皇上手里的,怕皇上宠爱苏锦把这事压下,左相当面呈给皇上,顺带聊聊羊毛的事。

    嗯。

    苏锦很懂事。

    虽然聊的是她买的羊毛,她翻着书头也没回一下。

    皇上问道,“锦儿,过来。”

    苏锦拿着书移过去了。

    皇上望着她道,“买那么多羊毛做什么?”

    “北漠地贫物瘠,我卖的东西又贵,买他们一点羊毛,北漠心里多少能舒服些,”苏锦道。

    一……一点?

    左相嘴角抽抽。

    上奏的奏折里,公主买的羊毛至少有两百马车了。

    为了屯放那些羊毛,还专门买了两座五进院子……

    苏锦这么说,皇上觉得自家女儿处事妥当,有来有往,这生意才能做的下去。

    通商,最后只一人挣钱,招来羡慕妒忌,这生意迟早做不下去。

    折损些利益,赢得北漠民心,这生意北漠皇室想中断,也得看百姓们同不同意。

    左相违心的夸苏锦,然后道,“北漠虽然不及我大齐地广物博,但也有不少东西是我大齐没有的,比羊毛好上百倍不止,公主不妨……。”

    苏锦笑了笑,“其他东西要,羊毛更要。”

    左相,“……。”

    这还有的谈吗?

    没有了。

    见皇上一脸疑惑,苏锦道,“那些羊毛是紧着父皇的三成利润买的。”

    皇上,“……。”

    福公公,“……。”

    左相没差点憋出内伤来。

    又见东乡侯一家子坑皇上了。

    皇上抬手扶额。

    他没想过要自己女儿的钱,但她也用不着全部帮他买成羊毛吧?

    他要那么多羊毛做什么?

    皇上心累。

    他还打算问问,这时候,一小公公跑进来道,“皇上,不好了!”

    “齐王在太后宫中晕倒了!”

    皇上眉头一紧。

    齐王见他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到永宁宫就晕倒了?

    太后卧病在床,齐王又在永宁宫晕倒,于情于理,皇上都要去看看。

    正好事情也商议的差不多了,除了羊毛的事……

    皇上便摆驾永宁宫了。

    苏锦自然要跟去的。

    永宁宫内。

    齐王晕在小榻上。

    躺在床上养了好些天身子的太后忧心齐王的病,穿了衣服,没有梳妆在一旁看着。

    太后脸色苍白,太医一收了手,太后就急道,“到底什么病,怎么会突然晕倒?”

    太医道,“齐王好像是中毒了……。”

    中毒?!

    太后脸色一变,“怎么会中毒?!”

    不止是中毒,而且中的什么毒,太医还查不出来,就更别提解毒了。

    要是以前太医还敢举荐镇北王世子妃,现在却是不敢了。

    太后骂了句庸医,要再传太医,瞥头就见皇上走过来,身后还跟着苏锦。

    太后嘴张开了,想喊苏锦,最后还是道,“怎么惊动皇上了?”

    “齐王晕倒,朕理应过来看看,正好锦儿也在,让她给齐王看看吧,”皇上道。

    苏锦一脸不干不愿又不能忤逆。

    坐到凳子上给齐王迈步,苏锦眉头拧的紧紧的。

    看她的样子,太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皇上问道,“如何?”

    “齐王这脉象……。”

    苏锦犹豫的说了一半,停下了。

    继续把脉,最后才道,“齐王和崇老国公中的是同一种毒。”

    皇上眉头打了个结。

    太后眉头也皱的紧紧的,许是知道有解药,所以太后脸色没有那么担忧了。

    怕被人发现,太后又道,“确定是同一种毒吗?”

    苏锦起身,“我把了两次脉,让太医再看看。”

    太医上前把脉,道,“脉象和崇老国公的确实有那么几分相似,只是崇老国公的病症重,齐王的不明显,臣一时间才没能把出来。”

    太医疑惑,齐王中的毒太轻了。

    齐王身子骨又健硕,按理是不会晕倒的,怎么偏就晕倒了?

    苏锦叹息一声,“看来给齐王下毒的应该和给崇老国公下毒的是同一拨人,好在齐王身强体壮,中毒又不深,短时间内不会和崇老国公一般,但也需尽快找到解药。”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