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刚掀开车帘,暗卫已经从马背上跳到车辕上,坐下赶马车了。

    送苏锦下山的小沙弥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马车已经跑远了,隐约还能听到杏儿的叫疼声。

    这一处官道,路宽行人少,马车一路奔驰,苏锦紧紧的抓着马车,不让自己颠簸的那么厉害。

    她现在脑袋已经转不动了,暗卫也没说让她去救谁,被绑架的是九陵长公主和福清郡主,但东乡侯府看到信号弹,肯定会追去。

    也不知道颠簸了多久,马车才停下来。

    苏锦又到了那个曾让她做了好几天噩梦的地方。

    九陵长公主躺在地上,浑身是血。

    见状,苏锦吓了一跳,快步过来帮九陵长公主把脉。

    “如何?”大皇子问道。

    大皇子虽然多处受伤,但都是皮外伤,已经包扎好了。

    他奉命保护九陵长公主和福清郡主的安危,现在九陵长公主昏迷不醒,福清郡主被劫走,他保护不利,是要受责罚的。

    但从今天的情形来看,刺客明着是挟持九陵长公主她们,实则更像是冲着他来的,似乎要对他赶尽杀绝。

    苏锦帮九陵长公主把脉后,又检查身体道,“左腿断了,断了两根肋骨,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大皇子松了一口气。

    虽然伤的很重,但只要人活着就好。

    九陵长公主是福大命大,悬崖半空中长了棵树,她摔下时,树托了她一下,缓冲了下坠的力道,否则这么直接摔下去,还能有活命?

    这里不是接骨的地方,苏锦给九陵长公主喂了止血药,帮忙包扎了肩膀上的伤,就打道回城了。

    马车让给了九陵长公主,谢景宸和苏锦共乘一骑,杏儿则坐在车辕上,时不时的掀开车帘看一眼躺在里头的九陵长公主。

    宫里。

    皇上正和左相下棋,心情颇好。

    宫人匆匆进来禀告九陵长公主坠崖受重伤的消息,皇上拿着棋子的手一抖,暖玉棋子掉在了棋盘上,那声音听的人心头一颤。

    对九陵长公主,皇上一直心存愧疚,这一次她逃回京,皇上是想尽全力弥补她的,谁想到昨儿见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坠崖了?!

    “大皇子呢?”皇上问道。

    “大皇子也受伤了,”小公公回道。

    “皇上别担心,大皇子伤的不重。”

    让皇上别担心大皇子,可没说不用担心九陵长公主。

    坠崖——

    这两个字想想就叫人后背发凉了。

    皇上轻易不能出宫,但九陵长公主受伤,皇上要出宫探望,没人敢阻拦。

    陪皇上下棋的左相,又陪着皇上到了行宫。

    皇上到的时候,苏锦正给九陵长公主接骨,拦在外头,谁也不让进。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

    不过接骨完没一会儿,九陵长公主就醒了。

    身为公主,养尊处优,哪里吃过这么大的苦,麻药的药性一过,就疼醒了过来。

    宫女禀告九陵长公主醒了,皇上大步流星的进殿。

    听到的第一句话是九陵长公主问苏锦,“福清呢?她在哪儿?”

    “快告诉我。”

    苏锦没说话。

    皇上已经气不打一处来了,“都伤成这样了,还顾着她。”

    要不是福清郡主吵着闹着要去大佛寺上香,九陵长公主和大皇子怎么会遇刺,差点没命?

    大皇子还把福清郡主之前和李宜安、莫承娴走的近的事一并禀告了。

    端慧长公主和九陵长公主素来不对盘。

    她却和她们两走的近,这不明显有问题吗?!

    大皇子已经一再的小心防备,谁想到还是中了招。

    九陵长公主急道,“先告诉我,福清在哪儿。”

    皇上气的不肯说话。

    苏锦知道九陵长公主疼福清郡主,却没想过疼到这份上了。

    不过想到她也不是东乡侯和唐氏生的,他们待她如同亲生。

    不。

    是比亲生的还有好。

    苏锦动容道,“长公主坠崖后,刺客为了逃命,挟持了福清郡主,这会儿福清郡主和刺客在一起。”

    听到这话,九陵长公主原就苍白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

    皇上坐下道,“不要再提她了,好好养伤。”

    不用说,皇上也会派人去救福清郡主。

    但看着九陵长公主伤的大半条命都没了,还一心想着她,皇上就来气,人家是不是一伙的都还不确定呢。

    可九陵长公主能不提吗?

    她求皇上无论如何帮她救福清郡主。

    皇上不为所动,九陵长公主哽咽道,“皇兄,福清她是我亲生的女儿……。”

    当时屋子里,除了皇上和苏锦外,还有谢景宸和苏崇。

    听到这话,两人互望一眼。

    他们不确定九陵长公主说的是真话,还是为了让皇上救福清郡主说的假话。

    但想到九陵长公主为了救福清郡主坠崖……

    他们眉头拧紧了。

    皇上心头一震,不敢置信,“她怎么是的女儿?!”

    “当初不是……。”

    连苏锦都知道,九陵长公主嫁给南梁敬王后,曾怀过身孕,但南梁不许她把孩子生下来,硬生生的给打掉了。

    这事当初还成为老夫人的借口要剁掉王妃腹中胎儿。

    现在九陵长公主却说抱养的福清郡主是她亲生女儿?

    苏锦已经懵了。

    九陵长公主刚受了重伤,说话气力不足,但就是没力气,断断续续,她也把事情说清楚了。

    她怕皇上恼了福清郡主不肯派人相救。

    是。

    当初她是怀了身孕,南梁不想她把孩子生下了。

    可是她执意要生,敬王心疼她,也想保住这个孩子,威逼利诱才买通太医帮忙。

    九陵长公主在宫里被迫服下“堕胎药”,在出宫的路上,用匕首刺伤腿,血流了一地,骗过了所有人。

    借口堕胎伤了身子,在府里卧床养了两个月。

    只是她是南梁敬王妃,身子一直不好,太后派太医给她检查。

    为了骗过太后派来的人,敬王找了易容高手进府,贴身丫鬟易容成她的模样躺在床上任太医把脉,她则躲在密室里。

    福清是她在敬王府密室里生下的女儿。

    因为生的不容易,更是格外疼爱,九陵长公主很清楚,她这辈子只会有这么一个女儿了。

    为了能正大光明的宠自己的女儿,对外谎称女儿是妾室所出,记名在她膝下。

    虽然敬王替福清请了封号,封为了郡主,但她是妾室所生的事,一直被人在背后笑话,还有不少挑拨离间的,说九陵长公主疼爱她并非出自真心,只是因为敬王宠爱她,拿她固宠。

    九陵长公主怕哪一天福清郡主是她生的事会泄露,给福清郡主带来伤害,才会想着把她带到大齐,给她挑个夫婿。

    她是皇上的亲妹妹,皇上下旨赐婚,只要福清郡主不自己作死,足可以保她一生无忧。

    可九陵长公主没想到,出了敬王府,几次死里逃生来了大齐,最后还是出事了。

    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求皇上无论如何也要救她。

    九陵长公主浑身是伤,说话都艰难了,还要跪下来求皇上,皇上于心何忍,他道,“安心养伤,朕会派人去救她。”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