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皇上陪九陵长公主待了会儿,便摆驾回宫了。

    之前行宫一直让大皇子负责安全的,结果一被挟持一重伤,大皇子自己也伤的不轻。

    怕刺客贼心不死,皇上让福公公把九陵长公主出嫁前住的寝殿收拾出来,让九陵长公主搬回宫住。

    一来要是有什么问题,找太医也方便,因为不论白天黑夜,宫里都有当值的太医。

    二来苏锦要进宫给九陵长公主施针,皇上就能时常见到自己的女儿了。

    也正因为格外的疼苏锦,皇上体谅九陵长公主为了救福清郡主舍命的举动。

    九陵长公主和亲南梁,连孩子都不许生下来,一直是皇上的心病。

    如今知道敬王和九陵长公主感情不错,甚至为了她欺瞒南梁皇室,皇上心中动容。

    九陵长公主的亲女儿,也就是皇上的亲外甥女了。

    皇上是真心的希望她能平安无事。

    皇上把救福清郡主的事交给苏崇去办。

    苏崇领命后就回了侯府,报备了一声,便去追人了。

    皇上回宫后,苏锦也和谢景宸回府了。

    坐在马背上,苏锦轻叹一声。

    谢景宸抱着她的腰道,“叹息什么?”

    苏锦没说话。

    她只是感慨为母则刚。

    比如王妃,为了见到王爷,见到谢景宸,忍受易容蛊之痛,容貌尽毁,嗓子哑巴也扛了十几年。

    还有她娘唐氏,为了怀身孕,用江妈妈的话说,那是吃了几大缸的药。

    现在又有九陵长公主,为了生下福清郡主,在暗无天日的密室里待了足足半年之久。

    这些人的遭遇,苏锦听得都鼻子酸涩。

    谢景宸见她心情不是很好,道,“或许可以往好的方面想。”

    苏锦看了他一眼,“哪还有好的方面?”

    “至少九陵长公主养伤这段时间,南梁没有理由要她回去。”

    “而南梁敬王这会儿应该已经启程来大齐接人了,甚至可能已经到大齐境内了,他们一家可以在大齐团聚,避开南梁之乱,”谢景宸的声音随风飘散。

    苏锦愣住了。

    她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

    伤筋动骨一百天。

    至少五个月之内,九陵长公主都不宜远行。

    南梁不可能为了九陵长公主拖延五个月才发动战乱。

    南梁一心想接回九陵长公主做人质牵制皇上,没想到最后人接不回去,还搭进一个敬王……

    虽然刚刚的气氛很悲伤,但这会儿苏锦已经忍不住想笑了。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说的果真是一点不错。

    今儿逛大佛寺没累,但吃了马车颠簸的苦,再加上给九陵长公主接骨耗费了心神,更是浑身酸疼。

    不过好在以后不用找地方打发时间了,老老实实进宫给九陵长公主治断骨。

    马车还未回到王府,一暗卫过来,请罪道,“属下无能,没有追上放暗器之人。”

    如果不是暗中有人射出一只袖箭,九陵长公主不会为了救福清郡主而坠崖。

    知道暗处还有人后,镇北王府的暗卫就追了上去,但是对方武功高,让他给跑掉了。

    谢景宸没有责怪暗卫什么,谁要杀九陵长公主,大家心知肚明。

    只是他们赶到的时候,刺客在围剿大皇子……

    谢景宸有些不明白了。

    如果齐王有心谋逆,他杀大皇子,这不是扶二皇子上位吗?

    二皇子是崇国公的亲外甥,比齐王和崇国公的关系更亲三分。

    而且二皇子年轻,在朝中根基不稳,更好拿捏。

    如果他是崇国公,定会不遗余力的扶持二皇子,而不是和齐王搅合到一起去,如果齐王要争夺皇位,那齐王和二皇子是敌非友。

    谢景宸和苏锦骑马回府,一路上,引来多少艳羡。

    谢景宸下马后,把苏锦抱下来。

    两人并肩迈步进府,李总管正吩咐小厮做事,远处跑过来一丫鬟,气喘吁吁道,“李总管,三太太和南漳郡主吵起来了。”

    李总管眉头一拧,“怎么会吵起来?”

    丫鬟忙道,“今儿是发月钱的日子,三房没领到月钱,三太太去找南漳郡主拿,南漳郡主没给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吵起来了。”

    李总管登时头大。

    这事不是他一个下人能处置的,打发了丫鬟,他就朝书房方向走。

    按理这事应该禀告王妃,但李总管不敢去,难道要王妃去见南漳郡主吗?

    万一在牡丹院出点什么事,他担待不起。

    李总管禀告王爷,王爷正在看兵书,道,“去处置吧。”

    李总管,“……。”

    “王爷,这事我处置不了,”李总管道。

    “要不让世子妃去?”

    王爷抬头看了一眼,眉头皱了两分道,“世子妃才从行宫替九陵长公主治病回来,这么点小事就不要去劳烦她了,先晾着吧。”

    南漳郡主手中的管家权摇摇欲坠,现在的她比谁都小心谨慎。

    这时候扣克三房的月钱,必然是有原因的。

    王爷不想去见南漳郡主,省的到时候又吵起来,三房的仇他都没报,为三房出头,可能吗?

    回了沉香轩,苏锦就回屋了,杏儿喜滋滋的去领了自己的月钱,好奇南漳郡主和三太太为什么吵起来,让碧朱去打听。

    碧朱回来道,“南漳郡主按照二房的月例给三房准备的,赵妈妈发月钱,三太太身边的孙妈妈去领的,少了二百多两,孙妈妈就抱怨了几句,赵妈妈就没把月钱交给孙妈妈。”

    “孙妈妈回去后和三太太说了,三太太就去找南漳郡主理论,南漳郡主说三房不算嫡出了,按照二房的份例给有什么不对,三太太气头上讽刺了南漳郡主,最后南漳郡主说三房什么时候把那些超出份例的丫鬟打发了,这钱什么时候给,然后就吵起来了。”

    三太太在南漳郡主这里受了气,回了南院后,知道三老爷在雪姨娘那里,气冲冲的去找三老爷了。

    接连几天都不来她这个嫡妻的房内,三房这些破烂事还得她出头!

    南院的丫鬟婆子还等着她发月钱呢,南漳郡主不给,难道要她拿私房钱补上吗?

    三太太去找三老爷拿钱,三老爷见不得三太太对他趾高气扬,尤其是当着雪姨娘的面。

    三老爷气头上给了三太太一巴掌。

    雪姨娘拦下三老爷道,“这是何必,一点小事,哪里用得着吵成这样?”

    三太太气的恨不得掴掌雪姨娘,三老爷则很听话,“有什么主意?”

    雪姨娘坐下来,巧笑嫣然,“世家大族都好面子,南漳郡主为了讨好王爷,老王爷一去边关,她就断了三房的补给,逼着三房不得不变卖铺子,王府丢了脸,自然就不会再扣克三房用度了。”

    三太太虽然看雪姨娘很不顺眼,但不得不说这招够狠,尤其是南漳郡主为了讨好王爷,苛待三房。

    这是在讥讽南漳郡主热脸贴人冷屁股,以三太太对南漳郡主的了解,绝对能把南漳郡主气个半死。

    气头上的三太太决定照办。

    第二天,苏锦进宫给九陵长公主施针回来,府里就流言四起了。

    苏锦听了两耳朵,不得不夸一句三房够蠢,用猪脑子形容三房此举都是在侮辱猪。

    这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千吗?

    不可劲的巴结南漳郡主,为三房谋好处,还故意和她作对,尤其在看到牡丹院的丫鬟领着大夫出府后,苏锦觉得三房是破罐子破摔,不想好好过日子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