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暗卫还未接三老爷回京,三老爷的遭遇已经传遍京都的。

    多少人被这消息吓的身下一哆嗦?

    雪姨娘啊。

    那可是当初百花楼的花魁。

    多少人不惜一掷千金想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当初大家争着给雪媚娘赎身,价喊的是一声比一声高。

    最后雪媚娘挑中了三老爷。

    多少人心都碎了,羡慕三老爷抱得美人归。

    就是现在上花楼的男子还没忘记雪媚娘的绝色姿容,心心念念。

    怎么也没想到那么一个倾倒众生的美人竟然是这么个心狠手辣之辈。

    一夜夫妻百日恩啊,怎么就下手把人给那啥啥了呢?

    消息一传开,京都青楼的生意是一落千千丈。

    谢景宸无比庆幸老王爷早早的去了战场,这要叫老王爷知道了,还不被三老爷气的吐血?

    帮雪姨娘偷边关布防图,为了她抛弃妻子,最后被人给废了,把老王爷的脸都给丢尽了。

    三太太听到这消息,先是怔住,接着就发疯了,又摔又打,又哭又笑……

    苏锦不喜欢三太太,但三太太的遭遇,苏锦是打心底同情。

    三老爷被送回府后,谢景宸和王爷一起去看过他。

    王爷主动说起边关布防图的事。

    这边王府丢了边关布防图,那边三老爷和雪姨娘就离开了王府,王爷问是不是他帮雪姨娘偷的。

    王爷给三老爷一个赎罪的机会,但三老爷一个字不肯说。

    双目空洞的望着纱帐,仿佛双耳失聪了一般。

    三老爷没能从打击中回过来神来,他觉得这就是一场噩梦。

    他自问对雪姨娘不薄,几乎是要什么给什么,言听计从。

    她要他把田产铺子卖了换成银票,跟她去南梁,他也听了。

    前一刻还在抵死缠绵,下一刻就给了他一刀。

    她对他从头到尾只有利用。

    雪媚娘进镇北王府,就是冲边关布防图来的。

    当初要从王府大门进,不是立下马威,只是想借此刁难三老爷,给自己争取两个月的时间,拿到边关布防图回去复命。

    只是没想到三老爷为了得到她,连镇北王府的名声都不顾了。

    雪媚娘只能信守承诺,委身于他。

    和三老爷待的每一天,对雪媚娘来说都是煎熬。

    怕老王爷知道他买了花楼女子做妾,三老爷把她送去庄子上,更是让雪媚娘动了杀心。

    忍到现在,雪媚娘已经忍到极限了。

    一个为了美色抛妻弃女,卖国求荣的混账东西,还想和她去南梁?

    恶心她几个月还不够,还想恶心她一辈子?

    要说三老爷也是活该。

    雪媚娘拿到边关布防图,一心急着赶回南梁,唯恐镇北王府的人发现追来。

    她这边胆战心惊,三老爷却是精虫上脑。

    大晚上的一再的要折腾她。

    雪媚娘婉拒了几天,三老爷在客栈来硬的了……

    他一来硬的,雪媚娘比他更硬。

    王爷问了一遍,得不到回答,又问了一遍。

    王爷很确定三老爷听到了他的话,只是不说而已。

    这还有什么好问的?

    王爷转身离开。

    他前脚出门,后脚一小厮跑过来,“王爷,兴国公要见您。”

    兴国公是来退亲的。

    王府三房出了这样的丑事,兴国公府决不能和这样的人做亲家。

    哪怕这桩亲事是老王爷找他定下的,他就是拼着得罪老王爷也得退啊。

    他不能害了自家孙儿一辈子。

    有这样的父亲,能交出什么样的好女儿,兴国公怕娶个祸害回府,到时候家宅不宁。

    兴国公既然登门来找王爷,那是铁了心要退亲了。

    王爷能不答应吗?

    亲爹的都不把女儿的终身大事放在心上,他一个做大伯的能管什么?

    何况三太太对人家庶孙并不稀罕。

    王爷找出婚书交给兴国公。

    兴国公回府后——

    第二天就给自己的庶孙挑了门亲事。

    ……

    兴国公府退亲,更是让三房雪上添霜。

    王爷下令不许府中人议论此事。

    王府里没人敢议论,但王府外,这事热议了好几天才渐渐弱下去。

    而南梁敬王抵达大齐京都,更是把这个话题一下子扑的只剩点火星子了。

    ……

    瑶华宫。

    是九陵长公主的寝宫。

    苏锦和往常一样进宫给九陵长公主施针换药。

    这一日,刚把药换好,重新帮九陵长公主固定,宫女跑进来,气喘吁吁道,“长公主,南梁敬王进宫了。”

    九陵长公主鼻子一酸,眼泪就涌了出来。

    这么些天了,一直没有福清郡主的消息,九陵长公主的心情是一天比一天沉重。

    南梁敬王这时候来倒是来的巧了,有他劝着九陵长公主,多少会心情好一些。

    苏锦以为南梁敬王要一会儿才能来。

    没想到,宫女禀告后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南梁敬王就来了。

    从他进寝殿的急切脚步和脸上焦灼不安的神情,就知道他是真的把九陵长公主放在心上。

    敬王似乎没有看见她,苏锦便悄悄退下了。

    出门的时候,听到敬王在自责,“我来晚了,让受苦了。”

    “我没事,只是我没有保护好福清,我不该带她来大齐的……。”

    “好了,好了,别哭了,眼睛都肿了,福清定会没事的,养好身子最重要。”

    苏锦去御书房点卯,正巧皇上在和大臣商议事情,苏锦让小公公给皇上传了句话,就先出宫了。

    谢景宸在军营,苏锦回沉香轩也无趣,干脆去了东乡侯府。

    前脚进府,后脚小厮就过来了,“姑娘回来的巧,大少爷刚回来。”

    大哥回来了?

    苏锦挑眉。

    杏儿则问道,“那大少爷找到福清郡主了吗?”

    “好像没有,”小厮回道。

    苏锦就更疑惑了。

    既然没找到,她大哥怎么回京了?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苏锦不放心,抬脚去书房。

    书房内。

    东乡侯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堆纸在看。

    纸上画的都是瓷器,图纸的右下角还盖了印章。

    苏崇和曲大少爷站着左侧,一陌生男子站在中间。

    没人说话,屋子里安静的只听得见东乡侯翻看图纸的声音。

    这些图纸是曲大少爷带回来的。

    苏崇此番出京,虽然没能从刺客手里救回福清郡主,却碰巧救了敬王和曲大少爷。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