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皇上把救福清郡主的差事交给苏崇办。

    苏崇和东乡侯府小厮分三路往前追。

    最后抓到了刺客。

    但是福清郡主人已经不在刺客手中了。

    两刺客在悬崖处就已经受了伤。

    东乡侯府的人又在后面穷追不舍,伤口化脓,必须要看大夫。

    福清郡主和他们颠簸了几天,吃的不好,又受累,几乎是奄奄一息。

    刺客大意了,在药铺包扎伤口的时候,福清郡主借口上茅房,让药铺掌柜的女儿扶她去后院茅房。

    因为是扶着走的,大夫也说等她回来给她把个脉,开点药吃。

    谁想福清郡主上了茅厕后,开了后院的门,直接跑了。

    刺客上药后,四处找她。

    没找到福清郡主,又瞧见东乡侯府的人追来,顾着逃命都不够,哪还顾得上福清郡主?

    骑马便逃了。

    苏崇带人又追了半天才把人追上。

    刺客不知道福清郡主是九陵长公主的亲生女儿,苏崇穷追不舍,刺客道,“为了救回福清郡主,竟然追了我们三天三夜。”

    “救她回去做什么,这回要不是多亏了她配合,也除不掉九陵长公主。”

    苏崇猜到这次悬崖出事和福清郡主有关。

    现在听刺客亲口承认,感觉就大不同了。

    一个女人得蠢成什么样子,才会被人利用差点害死自己和自己的亲娘。

    刺客不仅告诉苏崇福清郡主帮了他们,还善意的告诉福清郡主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

    九陵长公主是皇上的胞妹,以皇上对九陵长公主的看重,福清郡主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说完,刺客就咬舌自尽了。

    苏崇带人回刺客说的福清郡主失踪的地方寻找福清郡主,但是没找到人。

    苏崇怀疑刺客可能没有说真话。

    福清郡主可能并不是在刺客告诉他们的地方失踪的。

    苏崇带人往回找,碰巧遇到敬王被人行刺,出手相助。

    彼时曲大少爷就和敬王在一起。

    之前勇诚伯贪墨,刑部尚书就是派曲大少爷去查的贡品一事,回来之后定了勇诚伯的罪,这案子就了了。

    但东乡侯觉得这事没有这么简单,勇诚伯不会那么大的胆量,背后之人一定是崇国公。

    勇诚伯死后,东乡侯就让刑部结了案,没有再往下深究,但私下让曲大少爷继续去查。

    这么久,曲大少爷不在京都,就是去查假传圣旨一案。

    因为崇国公不设防,曲大少爷在查案时没遇到什么危险,毕竟他已经去查过一回了,只查到勇诚伯,没查到崇国公。

    不知道怎么走漏了风声,从前几天,就有刺客要他的命了。

    得亏曲大少爷平常勤于练武,再加上他记性还不错,少时见过敬王一面,还记得他。

    曲大少爷是刑部尚书府大少爷,这个身份不算特殊,可他还是镇北王的亲外甥,老王爷的亲外孙儿。

    敬王肯定要救他啊。

    和敬王一路回京,安全了几天。

    结果快到京都了,有刺客要杀敬王……

    得亏是碰到了苏崇,否则只怕真的没命回京了。

    怕刺客卷土重来,苏崇不放心,亲自护送敬王回京。

    至于找福清郡主的事,则交给小厮去办了。

    敬王心急女儿,也心急九陵长公主,选择了先进京。

    东乡侯翻看图纸,看到其中一张的时候,他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

    这张有点眼熟。

    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东乡侯想了想可能见过这瓷瓶的地方,最后道,“们随我进密室看看。”

    东乡侯他们前脚进密室,后脚苏锦推开书房的门。

    空荡荡的书房,哪有半个人影?

    “人呢?”苏锦道。

    杏儿望向小厮,“不是说侯爷和大少爷在书房吗?”

    “是在啊,”小厮挠额头道。

    侯爷和大少爷喜欢跳窗户,总不至于带着曲大少爷也跳窗户吧?

    没瞧见人,苏锦就从书房出来了。

    她往内院走,半道上看到唐氏和拂云郡主走过来。

    苏锦刚走上前,还未说话,身后过来一小厮道,“夫人,小少爷让我回来传话,说午饭他们不回来吃了。”

    苏小少爷打着去给冀北侯老夫人请安的幌子去了冀北侯府玩,唐氏就没打算他们会老实的请完安就回来。

    “他们又吵着让大老爷、三老爷陪他们逛街了?”唐氏问道。

    小厮嘴角抽了抽,“他们一去冀北侯府,大老爷和三老爷就从后门出府了。”

    “小少爷他们说服了老夫人陪他们逛街,大太太、三太太陪同。”

    “……。”

    唐氏扶额。

    也就他们三能说服冀北侯老夫人陪他们上街闲逛了。

    只是这会儿玩的开心,回来一顿板子是肯定少不了的。

    密室内。

    苏崇打开箱子,让男子检查。

    那男子就是负责烧制贡瓷的管事。

    找了三口大箱子后,在第四口箱子里找到了东乡侯眼熟的瓷器。

    之前给云王府下聘,东乡侯和唐氏进过密室,打算找几个像样的瓷器做聘礼送去云王府。

    能被崇国公藏在这里,必定是好东西。

    左右这些东西都是苏崇赢来的,将来也都是他的。

    男子检查后,道,“这件确实是我们窑口烧制的贡品之一。”

    是就好。

    东乡侯带着瓷器和图纸进宫找皇上。

    看着东乡侯把瓷器拿出来摆在龙案上,皇上有点懵了。

    皇上是见惯了好东西的,这件瓷器一看就不错,他狐疑道,“东乡侯带瓷器进宫不是贿赂朕吧?”

    东乡侯,“……。”

    福公公,“……。”

    敬王来了,皇上心情好,但也不用这么异想天开吧?

    东乡侯会贿赂他?

    打劫都还来不及呢。

    这么久了,福公公都怀疑东乡侯是不是立志要把皇上的小库房搬空。

    东乡侯给了皇上一记白眼,把那些图纸给皇上过目,道明来意。

    这瓷器是罪证之一。

    但因为崇国公世子把崇国公府输给了苏崇,东乡侯府的人在里面待了许久。

    只拿这件瓷器让大理寺或者刑部派人去搜查崇国公府,非但进不了崇国公府,还会被崇国公反咬一口。

    为了不给崇国公毁尸灭迹的机会,东乡侯进宫拿圣旨,有他在,崇国公绝不敢抗旨不遵。

    皇上早知道有人假传圣旨,把贡品据为己有,本以为这案子已经了结了,没想到上回只是开胃小菜。

    皇上写了手谕,盖上玉玺,东乡侯带去了刑部。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