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和刑部左侍郎骑马带人穿街过市往崇国公府方向走去。

    这动静,实在是不小。

    街上的人把路让开,交投焦耳,议论纷纷。

    出动这么多人,不知道这回是去包围谁的。

    尤其东乡侯亲自带队,犯事的绝不是小人物啊。

    有人猜到是崇国公。

    毕竟东乡侯逮着不放的只有崇国公一人。

    东乡侯骑在马背上,背脊挺直,就像是一柄插在山巅之上的古剑。

    看一眼,就被震撼的说不出话。

    被孙儿匡出来逛街的冀北侯老夫人为儿子感到自豪。

    把祖母匡出来陪逛街的苏小少爷为自家爹感到自豪。

    苏小少爷暗暗发誓。

    他将来要比他爹更厉害。

    东乡侯看到了冀北侯老夫人和苏小少爷。

    眉头皱了一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路过的时候扔过来一记眼神。

    苏小少爷往冀北侯老夫人身边靠了靠,目送东乡侯走远,哆嗦着小身板道,“完了,回去我爹要揍我了。”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心下骂了一声:活该。

    他匡冀北侯老夫人的时候,他们就劝过他,他不还是照做了吗?

    他们逛了这么多回街,还没见过哪家老夫人出来逛街的呢,不揍他揍谁?

    崇国公府。

    崇国公刚知道贡品的事又被东乡侯翻了出来,东乡侯就带人把崇国公府包围了。

    崇国公气的咬牙,起身出书房。

    崇国公府大门前,王管事带着小厮拦门,不让人进府搜查。

    东乡侯骑在马背上,崇国公出来时,他也没下马。

    崇国公脸色冰冷,“东乡侯,谁允许带人包围我崇国公府的?!”

    东乡侯从马背上下来,迈步上台阶,手里拿着的皇上手谕摁到崇国公胸前,“自己看吧。”

    其实那明黄的绸缎,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

    崇国公身子凉了一瞬,道,“皇上定是受蒙蔽才下的手谕!”

    东乡侯笑了一声,“怎么,崇国公是打算抗旨了?”

    “可知道抗旨是什么罪名?”

    东乡侯那脸色几乎就刻着:要不怕死,就试试看我敢不敢先斩后奏。

    抗旨不遵是死罪,哪怕是他崇国公也不例外。

    当然,一般人不敢这么说,东乡侯除外。

    崇国公气的浑身哆嗦,却是拿手握圣谕的东乡侯一点辄都没有。

    东乡侯要上前,崇国公只能把路让开。

    “给我进去搜!”

    “不许损坏崇国公府任何东西。”

    崇国公府将来可都是苏崇的,现在损坏的都是他儿子的东西。

    刑部衙差心知肚明。

    东乡侯哪都没去,就站在崇国公身边。

    一刻钟后,就找到了图纸上的瓷器。

    一件……

    两件……

    三件……

    足足三十多件。

    就这些也不过只是图纸的一半。

    另外一半,搜遍崇国公府也没有找到。

    不过就这一半足够定崇国公的罪了。

    崇国公站在那里,倒是一点都不慌,因为还有一个给他背黑锅的,而且是死无对证的。

    崇国公一口咬定这些瓷器都是勇诚伯送给他的。

    东乡侯笑了,“都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勇诚伯送给崇国公这么多好东西,还让人去揭发他?”

    “就算这些只是勇诚伯孝敬的,一个收受贿赂的罪名也够喝一壶了!”

    “带走!”

    刑部衙差还真没人敢抓崇国公的,但东乡侯带了人来。

    崇国公不走也不行。

    东乡侯亲自送崇国公进刑部大牢。

    被推进牢房里,崇国公冷道,“东乡侯,以为一个贿赂之罪就能整垮我吗?!”

    东乡侯看着他,“一时疏忽叫齐王跑了,还能让也跑掉?”

    “进了刑部大牢,我就没打算让再出去。”

    崇国公脸色铁青,攒紧的拳头发出嘎吱响声。

    东乡侯还有别的事要办,叮嘱人看好崇国公,就骑马回府了。

    他是带着一锦盒回来的。

    东乡侯迈步进府,苏小少爷扑过来抱住他的腿道,“爹,我知道错了。”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嘴角狂抽不止。

    因为东乡侯抬脚甩了两下,没能把抱着他腿的苏小少爷甩开。

    “起来,”东乡侯道。

    “爹,能不能不揍我?”

    “揍什么?”东乡侯皱眉道。

    苏小少爷望着他,“我让祖母陪我逛街了啊。”

    九皇子和沈小少爷看着我,我看着。

    东乡侯没想起来不更好吗,为什么还提醒他?

    东乡侯道,“不揍,以后每个月陪祖母上街逛一两回。”

    苏小少爷,“……???”

    苏小少爷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不揍他,还让祖母陪他逛街?

    “爹,不是开玩笑的吧?”苏小少爷警惕道。

    这么好说话,十有八九是坑。

    自己的爹还能不了解?

    东乡侯一脸黑线,“上了年纪多动动对身体好,但每次不得超过半个时辰。”

    知道苏小少爷让冀北侯老夫人陪他逛街,东乡侯是打算回来好好教训儿子一顿的。

    但骑马去崇国公府的路上,看到不少年纪如冀北侯老夫人的人在采买,还有卖东西的。

    瞧着身子骨比冀北侯老夫人还要好,还要精神。

    多动动,人也精神些。

    再者街上热闹,冀北侯老夫人一直待在府里,除了礼佛,平素是极少出府的。

    出来散散心,不是件坏事。

    但如冀北侯老夫人这样身份的老夫人,是不大可能上街闲逛的。

    苏小少爷能说服她,东乡侯其实很诧异。

    “爹,我跟您想一块去了,我也是这么劝祖母的,”苏小少爷松开胳膊,站起身来,笑眯了眼道。

    东乡侯一脸嫌弃的走了。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凑过来,不敢置信道,“居然没挨揍。”

    苏小少爷拍着锦袍上的灰,瞅了他们两一眼,“们巴不得我挨揍是不是?!”

    “我们是关心好不好!”九皇子恼道。

    少挨一顿揍,苏小少爷高兴,又很惆怅,“我爹的心思也忒难猜了。”

    “猜爹的心思做什么?”九皇子不解道。

    “兵书上说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走走走,去我娘面前嘚瑟下。”

    “……。”

    才刚逃过一顿板子,就又开始找打了。

    是不是今天不挨几下,晚上都睡不着觉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