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先前在街上遇到东乡侯后,苏小少爷逛街的好心情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但他也只害怕了半盏茶的功夫。

    左右都逃不掉一顿揍,可能还会被罚一两个月不许出门,这一次逛街就更不能玩不痛快了。

    想开了,也就豁出去了。

    回府后,苏小少爷就去找唐氏领板子了。

    虽然爹娘都不好说话,但比起东乡侯,唐氏还是要温柔点的。

    只是不论苏小少爷怎么认错,唐氏都不给他发板子,理由是冀北侯老夫人是东乡侯的亲娘,她不能抢了东乡侯揍儿子出气的权力,让他这回耐心等着,下回落她手里,她一定严惩不贷,这回她就看个热闹,不掺和。

    苏小少爷那个心累啊。

    担心了半天,纠结再三,深刻的反省,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应该认错。

    没想到他爹竟然没罚他。

    想到一心看热闹的娘——

    苏小少爷就抑制不住一颗想嘚瑟的心。

    东乡侯脚步很大,苏小少爷他们几个小短腿小跑着才能跟上。

    九皇子道,“伯父走的这么快,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那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苏小少爷道。

    他比较好奇他爹手里的匣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以前他也没少抱大腿。

    甩不开他的时候,他爹都是用手拎的。

    这次顾着手里的锦盒就没顾上他了。

    显然锦盒比他重要。

    苏小少爷,“……。”

    东乡侯去了正院,唐氏和苏锦并不在。

    小丫鬟去花园找苏锦。

    迈步进屋,就看到东乡侯坐在那里喝茶。

    唐氏问道,“出什么事了?”

    东乡侯把茶盏放下道,“没出事。”

    他看着匣子道,“这是刑部衙差搜崇国公府顺带搜出来的瓶瓶罐罐,我带回来让锦儿看看有没有老国公的解药。”

    这也是东乡侯急着去搜崇国公的理由之一。

    杀崇国公一个措手不及,才有可能搜到老国公需要的解药。

    苏锦把匣子打开,匣子里除了药瓶子外,还有小药包。

    但凡看着像解药的,都在这儿了。

    苏锦挨个的检查。

    有些事毒药,有些是解药,但都不是他们需要的。

    检查了一小半,小厮跑进来道,“侯爷,崇国公夫人来了,要求您归还瓷器之外的东西。”

    嗯。

    也就是这一匣子了。

    东乡侯带刑部的人去搜查,除了瓷器之外,其他的东西确实不能拿走。

    毕竟搜查不是查抄。

    崇国公夫人登门的理直气壮。

    因为崇老国公在东乡侯府的缘故,一般崇国公府的人登门是不会不让进的。

    授人以柄,正好给崇国公借口接回崇老国公。

    崇国公夫人迈步进府,直奔正院。

    东乡侯和唐氏走出来,把崇国公夫人挡在院外。

    崇国公夫人伸手道,“把那一匣子东西教给我!”

    东乡侯皱眉道,“那一匣子东西与瓷器案有关,在案件查清之前,恕我不能归还。”

    案子他插手了。

    他说有关就有关。

    崇国公夫人气的咬牙,“那只是一匣子的药!”

    东乡侯则道,“督造瓷器的工匠因中毒而死,我怀疑和崇国公府有关。”

    崇国公夫人也体会了一把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偏偏无话可说。

    因为东乡侯说了,只要查证和崇国公府无关,定会如数奉还。

    崇国公夫人云袖下的手攒的紧紧的,“这是污蔑我崇国公府!”

    “瓷器案是勇诚伯犯下的,那些瓷器都是他送给国公爷的,就算工匠毒死和瓷器案有关,要查的也是勇诚伯,和我崇国公府有什么干系?!”

    “今儿不把锦盒还给我,我定去找太后告一个以权谋私之罪!”

    东乡侯没说话,唐氏先笑了。

    “去找谁?”唐氏以为自己没听清。

    崇国公夫人咬牙道,“自然是太后!”

    唐氏笑容更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些天崇国公才把齐王府包围,把太后的儿媳妇和孙女儿都入了狱,这会儿她们都还在刑部大牢里待着,齐王身上可还背负着毒杀崇老国公的罪名。”

    “去找太后出面,莫非齐王逃离京都只是个局?”

    把人家儿子都打成通缉犯了,太后还帮崇国公,这不明显有问题吗?

    崇国公夫人气急之下,完全把在刑部大牢里的齐王妃和莫承娴给抛到脑后跟了。

    唐氏看着崇国公夫人,崇国公夫人咬牙道,“齐王是齐王,太后是太后!岂能混为一谈?!”

    说罢,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眉头蹙紧。

    扶着她的吴妈妈望着唐氏道,“我家夫人有心痛的毛病,刑部搜查把我家夫人的药都给收走了,我家夫人断了药,出了好歹,们担待的起吗?”

    嗯。

    这个理由比找太后靠谱多了。

    唐氏还真没理由阻拦了,哪怕明知道崇国公夫人是装的,但没人能保证崇国公夫人不会为了给东乡侯府一拳,对自己下手。

    东乡侯则道,“既然身体不适,那就进屋先喝杯茶吧。”

    这会儿,药应该都检查的差不多了。

    崇国公夫人捂着心口,冷冷道,“喝茶就不必了。”

    那边,杏儿捧着锦盒过来。

    吴妈妈接过锦盒,随手打开,看了几眼,然后望向崇国公夫人。

    崇国公夫人拨弄了几下,道,“还有一瓶药呢?”

    东乡侯眉头一拧。

    杏儿飞快的往回跑,正好苏锦迈步出来,她道,“姑娘,被发现了。”

    苏锦,“……。”

    苏锦把药瓶拿出来递给杏儿,“还回去吧。”

    杏儿望着她,“要不换颗药丸?”

    “骗不过她们的,”苏锦道。

    杏儿拿着药瓶子往回跑。

    她把药瓶递给崇国公夫人。

    崇国公夫人冷冷一笑,“我若是没发现,东乡侯府这是打算把这瓶子药据为己有了?”

    苏锦走过来道,“药瓶子是我留下的。”

    “公主就能如此霸道吗?”崇国公夫人冷道。

    苏锦笑道,“公主也不能,但这瓶药给我,我配以其他药,或许能解崇老国公之毒。”

    崇国公府是崇国公的,但还是从崇老国公手里继承去的。

    这些东西用在崇老国公身上,没有理由责怪她吧?

    崇国公夫人一肚子火气只能压下,道,“这世上高明的大夫不止一人,若是能救老国公,不会留到现在不用!”

    吴妈妈检查药丸,确定没有问题后。

    崇国公夫人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东乡侯望着苏锦,“找到解药了吗?”

    苏锦摇头。

    所有的药她都仔细检查过,没有一个是能给崇老国公用的。

    “那刚刚那瓶药?”唐氏问道。

    苏锦望着崇国公夫人走远的方向道,“其他的药包我一检查就知毒性和药性,唯独刚刚那药瓶透着古怪,似药似毒,置于掌心似乎还会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便打算留下再好好检查一番。”

    没想到,就留了这么一瓶子药,就被人给发现了,也是够窘的。

    东乡侯则道,“或许她火急火燎的登门只为那一瓶药。”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