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刑部侍郎远远的看着,那是心肝儿胆颤啊。

    刚刚谢景宸露面,出现在刑部大牢,刑部侍郎就像是看到救星一般,因为当时东乡侯掐着崇国公的脖子,没人说服得了东乡侯。

    谢景宸把东乡侯的手从崇国公的脖子上拿开,刑部侍郎是大松了一口气。

    可谁想到谢景宸会给崇国公喂毒血。

    喂完毒血,接着暗卫再来一拨毒药。

    刑部侍郎,“……。”

    刑部侍郎有种自剜双目的冲动。

    刑不上大夫。

    崇国公的身份在朝堂上也算是数一数二了。

    对崇国公用刑是要皇上同意的。

    因为百官求情,皇上只给东乡侯三天时间查案。

    这三天,崇国公只是暂时关在刑部大牢里,刑部可以例行审问,但不得用刑。

    而东乡侯和谢景宸已经不是用刑这么简单了,而是已经犯了国法的,还是在刑部大牢里,他眼皮子底下。

    作为刑部侍郎,他没有阻止,就是同流合污啊。

    东乡侯和谢景宸掐了脖子下了毒后,还一脸不满的走了,留下刑部侍郎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狱头过来问道,“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

    刑部侍郎心累。

    他们屁股都没拍就走人了,他还得帮忙善后。

    “这三天,不许崇国公府的人探监。”

    狱卒为难。

    崇国公府要来人探监,谁拦得住啊?

    半个时辰后,崇国公府王管事就来给崇国公送饭菜。

    狱卒不让进,王管事的说了不少威胁的话,狱卒都没搭理他。

    王管事回府后,崇国公夫人亲自来刑部。

    狱卒一句“上头有吩咐”拦门不让进。

    崇国公夫人去找刑部侍郎,找不见人,刑部侍郎从衙门后门走了。

    崇国公夫人气的抓狂,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崇国公才把齐王府一家子下狱,太后明面上正恼崇国公呢,她这时候去,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崇国公包围齐王府就是个局吗?

    崇国公夫人没辄,让暗卫李忠去查,回来告诉她,崇国公被人喂了毒药。

    崇国公夫人气的坐不住,要进宫找太后。

    李忠劝她道,“夫人息怒,他们不敢要国公爷的命。”

    “叫我怎么息怒?!”崇国公夫人咬牙。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可夫人一旦找太后,就乱了国公爷所有计划了,”李忠阻拦道。

    崇国公夫人拳头攒紧,“国公爷什么计划?”

    李忠不敢说,只道,“夫人还不知道,国公爷做什么事总会给自己留足后路。”

    尤其坐到崇国公这个位置,虽然党羽多,想要抓他把柄要他命的人也多。

    东乡侯逮他把柄这么久,也没抓到什么致命的把柄,足见他生性有多谨慎。

    崇国公夫人稍稍放心,只盼着时间能过快一点儿。

    人在牢外,时间过得再慢也快。

    崇国公在牢房里,那真是度日如年。

    崇老国公体内逼出来的毒血伤不了他,可暗卫喂的毒药,却是能把人折磨疯。

    疼。

    浑身都疼。

    仿佛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他。

    不挠,皮痒。

    一挠,浑身的骨头痒。

    他是权倾天下的崇国公,几时受过这样的苦楚?

    可再疼,他也得忍着。

    三天时间一到,他就能出去了,到时候,定要他东乡侯生不如死。

    可崇国公太小瞧东乡侯了。

    皇上答应只给他三天时间查案,崇国公就能三天后出刑部大牢吗?

    第三天早朝时,天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东乡侯向皇上请奏今天不查案,往后延一天。

    皇上,“……。”

    百官,“……。”

    这么无耻的话,整个朝堂上估计也只有东乡侯敢说了,而且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崇国公一党纷纷站出来批东乡侯。

    南安王他们还不好帮东乡侯说话。

    实在是这话够无赖了。

    他们批判,东乡侯洗耳恭听。

    等他们轮番批完,东乡侯来一句,“如果诸位大臣都觉得下雨天方便的话,我自然是无所谓,崇国公一口咬定瓷器案是勇诚伯犯下的,只是多送了他三十多件瓷器,我检查过勇诚伯府查抄的名册,还有三十多件瓷器下落不明。”

    “他这么大手笔的贿赂崇国公,想必也没少贿赂别人。”

    “假传圣旨制造的瓷器,流于民间是对皇上的羞辱,必须一件不落的都找回来。”

    这一搜查,不一定能搜出瓷器,但肯定能搜出不少东西,比如被文远伯送出去的那些好东西……

    东乡侯一说这话,那些大臣纷纷色变。

    东乡侯这是在公然威胁他们!

    可偏偏他们还就受人威胁了。

    一个个再不说东乡侯不该往后延一天了。

    东乡侯笑了一声,“看来下雨天查案还是挺麻烦的。”

    皇上眸光一扫,“怎么没人继续反对了?”

    “都站出来啊,我正愁不知道从谁府上查起呢,”东乡侯道。

    “……。”

    别说那些大臣了,就是皇上都有点架不住东乡侯威胁人的霸气了。

    东乡侯明摆着要枪打出头鸟,那只蠢鸟敢这时候站出来?

    皇上知道朝堂上的大臣没几个身上没污点的,只是水至清则无鱼,平常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东乡侯要一板一眼,但凡做过亏心事的哪个不怕?

    没人说话,皇上就准了东乡侯的请奏,瓷器案往后延一天。

    下朝后,东乡侯就回府歇着了。

    可怜待在刑部大牢里的崇国公,强忍了三天,好不容易扛到晚上,等着崇国公府的人来接他回府。

    一等再等,就是没人来。

    到了天黑,牢头才告诉他,“今儿下雨,东乡侯不查案,不算在三天内。”

    牢头转身走,两步之后,又来一句,“明儿要是还下雨,明儿也不算。”

    崇国公已经无数次游走在放弃的边缘。

    一想到三天之期很快就到了,他一忍再忍,扛到现在。

    牢头的话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加上这时候又毒发,疼的崇国公在地上打滚。

    狱卒都同情他了。

    惹谁不好,惹东乡侯一家子。

    说三天就放人,天知道要多少天才能出去见天日?

    心理崩溃了,意志就不坚定了,崇国公咬牙道,“叫东乡侯来见我!”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