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毒发三天,一直在咬牙坚持,他主动要找东乡侯,狱卒赶紧禀告刑部侍郎。

    刑部侍郎匆匆赶来,崇国公没搭理他。

    刑部侍郎讨了个没趣。

    狱卒快马加鞭冒雨赶到东乡侯府。

    东乡侯一听崇国公松口了,也松了口气。

    穿上蓑衣,东乡侯赶到刑部。

    崇国公疼的面容扭曲。

    东乡侯看着他道,“终于肯交出解药了?”

    崇国公伸手,“先给我解药!”

    东乡侯手一动。

    林叔从怀里摸出一药瓶扔给崇国公。

    人为鱼肉,我为刀俎。

    给崇国公解药也不怕他会反口,大不了再给他下毒就是了。

    毒药,他们有的是。

    这一次被耍了,下一次可就不止这么疼了。

    崇国公拿起药瓶,飞快的把药倒进嘴里。

    带着淡淡清香的药顺着喉咙滚下去,过了没一会儿,浑身的疼痛就慢慢消散。

    那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疼了三天,他都快忘了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东乡侯淡淡道,“我没有时间陪耽搁。”

    云淡风轻的语气,听得崇国公切齿咬牙。

    他从地上爬起来,双眸如爬行的毒蛇,好像随时准备攻击人一般。

    他望着东乡侯,突然大笑起来道,“其实解药,我早就告诉在哪儿了,是自己没有发现!”

    东乡侯瞳孔猛然一缩。

    他冷冷的看了崇国公一眼,转身离开。

    刑部侍郎跟在身边,一头雾水。

    东乡侯这反应是懂了崇国公的话了?

    为毛他还什么都没懂?

    出了刑部大牢,东乡侯望着刑部侍郎道,“叫上人,随我去齐王府。”

    刑部侍郎这才反应过来。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了,东乡侯和刑部侍郎出发去齐王府。

    好在天公作美,雨已经停歇了。

    只是时值傍晚,刑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闹得人心惶惶。

    齐王妃和莫承娴还有一干人等都入了狱,齐王府就是一座空宅子,太后派了心腹来看守齐王府,免得有宵小之辈趁着齐王府无人进来浑水摸鱼。

    齐王府的人正在吃晚饭,知道东乡侯带人包围齐王府,吓的差点没噎死。

    他们上前阻拦,被刑部狱卒推开。

    “进去给我搜,”刑部侍郎道。

    刑部衙差四下散开,搜查齐王府。

    只是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解药。

    刑部侍郎望着东乡侯,“是不是被崇国公给甩了?”

    “吃了三天的苦头,他没胆量这时候耍我,”东乡侯道。

    崇国公要把毒杀崇老国公的罪名栽赃给齐王。

    他们必定能从齐王府搜出解药,坐实他栽赃给齐王的罪名。

    没想到崇国公竟然这么狠,为了洗脱自己弑父的罪名,竟然把黑锅甩给齐王。

    刑部侍郎又让衙差继续寻找。

    东乡侯亲自去齐王的书房。

    之前崇国公带人包围齐王府,哪怕装样子,也搜查过一遍。

    那些地方肯定是没有解药的。

    有什么地方能藏东西又不易被人察觉的?

    东乡侯扫了一圈,连房梁林叔都上去检查了一遍。

    衙差翻书。

    一张纸掉了下来。

    另外一衙差不注意,眼看着就要踩到了。

    东乡侯身子一闪,把衙差要踩下去的脚勾住。

    衙差忙完旁边一站。

    东乡侯弯腰把纸捡起来。

    那张纸赫然是一张药方。

    东乡侯把药方递给林叔,“送去给锦儿。”

    这张药方是不是解药,东乡侯也不确定。

    这是他们在齐王府找到的唯一一个和药有关的东西。

    其他的药,早在崇国公搜查齐王府的时候就全部被带走了。

    沉香轩,后院。

    下了一天的雨,苏锦在竹屋待了一天。

    后院环境清幽,雨后的后院更是有种空灵的美。

    苏锦闲来无事,就在竹屋看下雨,再不就是调制药丸打发时间。

    吃了晚饭后,又忙了会儿,准备歇息了。

    碧朱跑过来道,“世子妃,东乡侯府林总管来找您。”

    “这么大晚上的,林叔怎么来找姑娘?”杏儿担忧了。

    “快请他过来,”苏锦道。

    怕出了大事,苏锦往前院走,半道上和林叔碰上。

    李总管亲自送林叔过来的。

    “出什么事了?”苏锦问道。

    “侯爷带人搜查齐王府,找到一张药方,问姑娘是不是解药,”林叔把药方递上。

    苏锦接了药方,李总管提高灯笼。

    苏锦看了两眼,点头道,“应该是解毒方子。”

    “待我调制解药,明儿一早就去侯府。”

    林总管稍稍放心。

    连李总管都替崇老国公高兴。

    崇老国公不是崇国公,他为人正直,骁勇善战,最后落得个中毒卧病在床,实在令人唏嘘。

    能解毒恢复如初,是老天爷长眼,厚待好人。

    林叔急着把这个好消息禀告东乡侯和苏崇知道,急着告辞了。

    苏锦转身回竹屋,抓药调制解药。

    这一忙,就到了后半夜。

    没人劝她先去休息,给崇老国公解毒可比睡觉重要多了。

    少睡一晚死不了人的。

    等解药调制好,苏锦也累的眼皮打架了。

    回去稍微盥洗了下就睡下了。

    第二天天才刚亮,就被杏儿摇醒了。

    平常吃早饭的时辰,苏锦已经在回东乡侯府的路上了。

    解药调制好了,但苏锦不敢贸然给崇老国公服用。

    又一次逼出毒血,倒入解药,用银针检查血液无毒后,苏锦才敢放心给崇老国公服用。

    苏崇望着苏锦道,“服下解药,祖父就毒解了吗?”

    苏锦看着崇老国公道,“老国公中毒太久,毒侵五脏六腑,甚至连骨髓也深受其害,一次是没法把毒都解了的。”

    “每日服用一点,至少要七天才能把体内的毒素全部除清。”

    只要能解毒,多花几天时间都不是什么大事。

    崇老国公眸光闪烁。

    他没想到自己还有毒解的一天。

    崇国公府大太太更是哽咽,因为这一天实在是等的太久了。

    苏崇被东乡侯带走后,如果不是崇老国公鼓励她,这么多年护着她,她坚持不到现在。

    崇老国公中毒找到解药的事传进宫。

    皇上是又高兴又愤怒。

    因为药方是从齐王府搜出来的,罪证直指齐王。

    皇上下令搜捕齐王。

    一时间齐王的通缉令遍布大街小巷。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