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但这一天,崇国公府的人也没能接回崇国公。

    东乡侯不在刑部。

    刑部狱卒以今儿下了半天雨为由,让崇国公府的人明天不下雨,明天吃了午饭来接人。

    崇老国公解毒,和崇国公瓷器案并不干系。

    崇国公府的人气的抓狂,也只能忍着。

    所有人都沉浸在崇老国公找到解药的喜悦中,却没想到刑部大牢出事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刑部出事了。

    火光冲天。

    把黑夜照耀的如同白昼。

    当时苏锦在竹屋给崇老国公调制解毒后服用的养身丸。

    他被毒素折磨的太久,至少要修养半年。

    杏儿怕苏锦饿着,去小厨房给她端夜宵来,半道上就看到京都一处火光冲天。

    她飞快的往竹屋跑,一边道,“姑娘,姑娘,京都不知道什么地方着火了,好大。”

    苏锦迈步出竹屋,就看到远处火光燃烧。

    两个路痴,分清东南西北都难,是不知道着火的是什么地方的。

    然而杏儿那一嗓子,惊动了在书房里的谢景宸。

    他出来一看。

    眉头一紧。

    什么都没说,谢景宸纵身一跃。

    苏锦过来只捕捉到他离开的背影,暗卫稍后一步,被苏锦叫住,“这是去做什么?”

    “着火的方向好像是刑部,”暗卫道。

    暗卫话音一落,人也消失在了后院。

    苏锦和杏儿看着我,我看着。

    两个有心去刑部的人,却心有余力不足。

    杏儿扭着眉头道,“昨儿才下雨的,怎么还能起火?”

    苏锦望着远处的火光道,“刑部大牢里多是稻草,容易点燃。”

    “下了两天的雨,没人想过会有人放火,反而更容易得手。”

    这时候起火,定是与崇国公有关。

    明天就要放了他回府了,怎么在这时候劫狱?

    苏锦有点想不通了。

    主仆两就站在回廊上,看远处的火势。

    半个时辰后,谢景宸才回府,脸色不是很好看,苏锦问道,“怎么了?”

    “崇国公被人救走了,”谢景宸道。

    苏锦眉头一拧。

    杏儿不信道,“怎么会被救走呢,侯爷不是派了人看着他吗?”

    是。

    东乡侯是派了人看着崇国公。

    但他没有派人看着刑部侍郎府,更没有派人看着刑部尚书府。

    崇国公的贴身暗卫李忠带人挟持了刑部侍郎林大人的儿子,又派人抓了刑部尚书的女儿曲清儿。

    刀架在他们两的脖子上到了刑部大牢,逼刑部侍郎放人,否则就让他儿子和顶头上司的女儿身首异处。

    不论是哪一个都能让刑部侍郎退缩了,何况是两个一起。

    东乡侯派来看着崇国公的小厮也不能枉顾两条人命,何况有了这两个人质后,刑部侍郎脖子上也架了一把刀了。

    林大少爷和曲清儿在外面,李忠押着刑部侍郎进了刑部大牢,一刀劈开了关押崇国公牢房的铁锁。

    没有厮杀,仅仅只是挟持,就把崇国公救出了牢房。

    他们不在乎人命,其他人不能不在乎。

    何况他们根本就没想明白,崇国公为什么选择这时候逃狱。

    这是罪加一等啊。

    等谢景宸和苏崇他们从各自府邸赶到刑部的时候。

    刑部大牢已经被烧的差不多了。

    崇国公逃了。

    林大少爷挨了一刀,曲清儿没事。

    刑部侍郎被挟持走了。

    刑部衙差找了半夜,最后在一小巷子里找到了被打晕的刑部侍郎。

    还好……

    只是打晕了。

    刑部衙差生怕见到刑部侍郎时,他身上多了几个窟窿眼。

    苏锦望着谢景宸道,“崇国公为什么这时候逃?”

    谢景宸想过这个问题,他猜测道,“应该和崇老国公有关。”

    “岳父大人已经派人严守各个城门,并派人进宫禀告皇上了。”

    苏锦则道,“严守城门有什么用,万一碰到易容术,想逃出京都易如反掌,更何况朝廷也不能为了抓崇国公一人,禁止人进出城。”

    “怎么办呢?”杏儿问道。

    “按身高拦人,”苏锦道。

    “易容术只能改容换貌,换不了身高和体形。”

    翌日,京都四个城门多了不少的衙差。

    只要身高、体形和崇国公差不多的,一律不许出城,驼背的更不行。

    接下来的事也证实了谢景宸的猜测——

    崇国公选择逃狱确实和崇老国公有关。

    解毒后,歇息了一天,崇老国公能开口说话了。

    三年前,崇老国公被人刺杀中毒,导致口不能言,卧床三年的真相随着崇老国公能开口说话而揭开。

    是崇国公。

    当年那些刺客是崇国公派去的。

    为首之人就是暗卫李忠。

    当时暗卫蒙着脸,但崇老国公把他认出来了。

    子不孝,弑父大罪,崇老国公绝不会姑息,不是他把罪名推给齐王就算了的。

    崇国公很清楚,一旦崇老国公毒解了,能开口说话,他不止会身败名裂,而且难逃一死。

    这时候不逃,他就再也没有逃脱的机会了。

    从东乡侯给齐王下毒后,崇国公就知道他难逃和齐王一样的命运。

    只是他再赌。

    如果能杀掉大皇子,那二皇子必是储君。

    借着二皇子的势,他不会败。

    可是刺杀失败了。

    大皇子只是受伤了,而且是皮外伤。

    还没有下定决心放弃京都的一切离京,东乡侯就把他抓进了刑部大牢。

    好在之前他已经做好了一旦入狱,该如何逃脱的计划。

    计划的很成功,他从刑部大牢出来了。

    但他又失败了。

    他没想到城门口的检查那么严格,但凡身高和他差不多,甚至矮半个头的都不许出城。

    他被堵在城里出不去。

    而且四处都是官兵在搜查。

    偌大一个京都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犹如丧家之犬一般东躲西藏。

    崇国公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他后悔了。

    当年就不该留老国公一命。

    一时不忍,给自己脑袋上悬了一把刀,给了他致命一击。

    躲了几天,几次险些被发现,身边的暗卫为了引开追兵,一点点的减少,如今只剩下寥寥几人了。

    暗卫李忠有些慌了,“国公爷……。”

    他们这回怕是要在劫难逃了。

    崇国公咬紧牙关,从怀里摸出药瓶,握的紧紧的。

    李忠拦下他,“国公爷,不可。”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