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说起这一路的艰辛,周管家觉得没个几天几夜说不清楚,说起南疆,最大的印象还是那些白花花的大腿,从开始的一路走一路念非礼勿视到坦然相对,也算是入乡随俗了一把。

    这么辛苦这么累了,靖国侯夫人哪还责怪他们回来慢了,能平安无恙毫发无损的回来并把人接回来就是大功一件了。

    周管家赏赐了二十两银子,其他随行的小厮一人赏赐六两。

    接了赏赐,什么样的疲惫都一扫而空了,去吃东西最重要。

    南疆的饭菜实在不合他们胃口,还是侯府的菜好吃。

    靖国侯夫人忙着迎来送往,看到北宁侯夫人和南安王妃来,连忙打招呼。

    “可算是把们给盼来了,我这都忙晕乎了,”靖国侯夫人道。

    靖国侯夫人让北宁侯夫人和南安王妃帮她们招呼客人,也不用迎来送往,就是坐那儿,陪那些夫人说话,有什么事,丫鬟解决不了,让她们出个主意。

    南安王妃笑道,“定国公府大太太还没来吗?”

    “还没呢,”靖国侯夫人摇头。

    “这就怪了,定国公府离的是最近的啊,”北宁侯夫人道。

    正说着呢,丫鬟过来道,“定国公府大太太来了。”

    几人转身,就见定国公府大太太笑容满面的走来。

    南安王妃笑道,“这么高兴,莫非府上有喜?”

    北宁侯夫人发现定国公府大少奶奶没一起来。

    定国公府大太太笑道,“可不是有喜,先前准备出府,静漪起的急了些,一阵晕眩,我怕她身体不适,请了大夫诊脉,原来是有喜了。”

    一想到自己要做祖母了,哪能不高兴啊。

    北宁侯夫人和南安王妃给定国公府大太太道喜。

    定国公府大太太忙谦虚说她们挑的几个儿媳妇都是好生养的,将来孩子年纪差不多大,一起长大有伴。

    南安王妃想到聂瑶,难免心酸,不过好在只有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一想到自家儿子和靖国侯世子他们,这是要操心完儿子,还要操心孙子啊。

    这一聊,就聊到了好生养上,北宁侯夫人道,“这眼看着就要去边关了,也不知道要去多久,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儿呢。”

    南安王妃失笑道,“就别着急了,赶明儿世子夫人给生一窝,到时候两个胳膊抱不过来,后背上还得背一个。”

    北宁侯夫人噗嗤一笑。

    虽然用一窝形容不大妥当,可还真保不齐呢。

    周老爷子嗣艰难,连生了六朵金花,想儿子那是想疯了,到处寻找好生养的女子,周七姑娘的母亲有三个兄长,而且是一胎生,族中也有双胎,便八抬大轿娶进门。

    只是大概这周老爷是命里无子,周七姑娘的母亲只生了一个,还是女儿。

    这边定国公府大太太她们帮靖国侯夫人迎客,那边定国公府大少奶奶有喜的消息也传开了。

    定国公府大少爷出府的早,还不知道这事,还是别人来向他道喜,他才知道的。

    定国公府大少爷,“……。”

    嗯。

    别人朝他恭喜,他还以为别人认错人了。

    今儿是楚舜大喜之日,恭喜他做什么?

    一问之下才知道,他要做爹了。

    道喜的人也是一脸懵逼,因为定国公府大少爷太激动了,拍了拍他肩膀说了一句“同喜同喜”就跑没影了。

    男子涨红了脸,他还没娶媳妇呢,同什么喜啊?

    定国公府大少爷回府了,留下北宁侯世子和南安郡王到处溜达。

    遇到自家娘,一人领了几记瞪眼,心情有点不痛快。

    大半个时辰后,锣鼓喧天,鞭炮噼里啪啦炸响。

    和其他人迎亲没什么区别,射了弓箭,把秦菡儿从花轿内接出来。

    秦菡儿不肯下花轿,被楚舜拉出来的。

    一想到自己是假定亲,却被贪财的叔父真卖了,秦菡儿就抓狂。

    不经她的允许,擅自卖她养的蛊虫也就罢了,怎么能连她也卖呢?!

    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别人让怎么做怎么做,拜了天地被送进了洞房。

    不止拜堂糊涂,圆房也圆的糊涂。

    被灌酒后,楚舜被南安郡王他们推进新房内。

    在喜娘的指引下揭开盖头,喝交杯酒。

    醉意朦胧,再加上灯烛摇曳,气氛怎么看怎么暧昧。

    楚舜觉得口干舌燥,他问道,“有没有觉得有点热?”

    秦菡儿点点头,“是有点儿。”

    “他们肯定也给我下药了……。”

    看着秦菡儿娇艳欲滴的唇瓣,楚舜心猿意马,想着被下药了,挣扎也没有用,便顺着心意亲了上去。

    秦菡儿挣扎了几下,看着楚舜的脸,忘了反抗。

    两人缓缓倒向床榻。

    红床帐暖。

    酒宴上,南安郡王他们在喝酒。

    定国公府大少爷回府后,又回来了,坐在桌子上,望着他们两道,“我不在,们不会又下药了吧?”

    北宁侯世子摇头,“我没下药。”

    定国公府大少爷又望着南安郡王,南安郡王朝他翻了一记白眼,“秦姑娘会下蛊,除了大嫂,我们给她下毒不是班门弄斧吗?”

    “这些玩毒的玩蛊的,哪个好惹啊?”

    给北宁侯世子下了点药,都在醉仙楼的茅厕待半天了。

    给秦菡儿下药,天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他们有一颗下毒的心,没有那胆子。

    左右就要去战场了,什么都不做保平安。

    他们把这事丢开,继续喝酒。

    但是他们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他们以为什么都不做就能保平安吗?

    重要的不是下药,而是楚舜和秦菡儿以为他们下药了。

    然后——

    这个肩膀痛,那个腿痛,这个头晕。

    一个个排队来找苏锦治病。

    苏锦看着他们道,“这一个个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好好的就疼了,”南安郡王道。

    苏锦给他们把脉,道,“这病,我治不了,得去找秦菡儿。”

    “他和楚兄正新婚燕尔,我们就登门找她治病不好吧?”北宁侯世子道。

    “……。”

    苏锦扶额。

    谢景宸道,“她给们下的蛊,不去找她,谁帮们取出来?”

    “她给我下蛊?”南安郡王吃惊。

    “我们今儿没见过她啊……。”

    “楚兄!”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几人反应过来,早上见过楚舜。

    南安郡王痛心疾首,“没有他这样娶了媳妇忘了兄弟的。”

    几人一边痛斥楚舜,一边去找秦菡儿解蛊。

    半个时辰后——

    不止他们回来了,还把楚舜架了来。

    从沉香轩走后,他们直奔靖国侯府,找楚舜质问,才知道他们受了冤枉。

    下药之事,他们不认。

    楚舜是知道他们性子的,敢作敢当。

    他们说不是,那肯定不是了。

    秦菡儿心虚了。

    她怀疑是自己的叔父给他们下药的。

    毕竟为了她嫁给楚舜,秦三老爷绑了她一路。

    解蛊之后,秦菡儿跑去找秦三老爷质问。

    秦三老爷也没有给他们下药。

    拜堂了,这桩亲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他用不着下药。

    到这里,秦菡儿才想起来给楚舜把脉,没检查出中催情药的迹象。

    秦菡儿擅长养蛊,擅长用毒,但医术比一般的大夫都要逊色几分。

    她不敢确定。

    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南安郡王他们把楚舜架了来找苏锦。

    治病,讲个望闻问切。

    苏锦只是听楚舜说了症状,都没有把脉,就断症了——

    “只是喝酒喝多了,意乱情迷,又先入为主,觉得会被下药所致,”苏锦黑线道。

    “换句话说,就是心理上中了催情药。”

    “……。”

    南安郡王他们怎么把楚舜架来的,又怎么架走了。

    出了沉香轩,都等不及出王府,就将楚舜一顿暴揍。

    嗯。

    楚舜是鼻青脸肿的回府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