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止鼻青脸肿,还一瘸一拐。

    靖国侯府下人瞧见他这样,都有点懵。

    不过能猜到,肯定是被南安郡王他们给揍了。

    整个京都,除了他们这些和楚舜玩的好的敢揍他之外,没人敢。

    靖国侯夫人见了,急道,“怎么伤成这样?”

    “冤枉了南安郡王他们,”楚舜呲牙咧嘴道。

    靖国侯夫人瞪他。

    这不是没事找揍吗?

    谁都不喜欢受冤枉,更别提是南安郡王他们了。

    楚舜没多说,回屋上药。

    看见他这样回来,秦菡儿就心里有数了,她道,“是不是压根就没有中催情药?”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中了,”楚舜道。

    “大嫂说我心理上中了催情药。”

    这句话,他不是很懂。

    秦菡儿脸一红。

    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自己想圆房,凭白诬赖别人,还害她冤枉别人,给人下蛊。

    没有理会楚舜,秦菡儿抬脚走人。

    楚舜,“……。”

    “不给我上药?”他喊道。

    秦菡儿从怀里摸出一瓶药,扔给楚舜,再附赠一记白眼。

    沉香轩。

    后院。

    明天就是大军出征的日子了。

    苏锦把药都装进箱子里,满满一大箱子,有些觉得用处大的还附赠了药方。

    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还没有给姑爷准备行李呢。”

    “收拾衣服而已,很快的,”苏锦道。

    帮药装好,苏锦就去帮谢景宸装衣服了。

    屋内,苏锦和杏儿把锦袍拿出来。

    屋外,暗卫躲在树上嘴角抽抽。

    书房内,谢景宸在看书。

    暗卫走进去道,“世子爷,世子妃在给收拾行李。”

    谢景宸,“……。”

    这女人,是有多盼望他去边关?

    放下手中的书,谢景宸迈步出去。

    他打着珠帘进屋,苏锦正和杏儿说话呢,“这套不好,要带耐脏的。”

    杏儿拿了套黑色的,“这套好,穿半个月都看不出脏。”

    谢景宸嘴角抽了抽。

    半个月不换衣服,不如杀了他。

    听到脚步声,苏锦转身看他,道,“要带多少套衣服?”

    “我明儿不去边关,”谢景宸道。

    “……???”

    不去?

    苏锦尴尬了。

    她这边准备的不亦乐乎,结果他不去。

    不去怎么也不告诉她一声?

    苏锦没问,谢景宸没说,再加上东乡侯和苏崇还有南安郡王他们都去,苏锦就下意识的以为谢景宸也一起。

    谢景宸看着准备的东西,还挺齐全,他道,“等父王孝期满了,我和他一起去。”

    王爷没多久就满一百天了。

    再加上崇国公下落不明,他们都去边关了,皇上和东乡侯也不放心。

    苏锦手里还拿着锦袍,她放下来,道,“放回原处去。”

    谢景宸看着她,“希望我去边关?”

    苏锦白了他一眼,“能不去当然是最好的了。”

    但她很清楚,这事不是她想就能不去的。

    苏锦道,“不过最最好的还是能把我一起带去。”

    她去军营不是一点忙都帮不上,调制药膏,治病救人,不再话下。

    但后面这一句,谢景宸只是听听。

    既然谢景宸暂时不去边关,苏锦心底那点离别伤感就消了。

    至于东乡侯和苏崇,苏锦担心,但更多的还是替他们高兴。

    身为飞虎军将领,他们渴望带着飞虎军上战场,用战功来洗刷耻辱。

    翌日,早早的苏锦就起了。

    大军出征,皇上出宫送行。

    苏锦把之前调制的一箱子药带给东乡侯,让他带去边关。

    苏锦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喝酒摔碗。

    那整齐划一的声音,实在令人震撼。

    还有皇上说的话——

    十五年前,飞虎军叱咤疆场。

    他相信十五年后的他们会青出于蓝胜于蓝。

    他会在京都等着给他们庆功。

    皇上一路送到城门口,站在巍峨的城墙上,目送大军走远。

    苏锦望着走远的东乡侯和苏崇他们。

    谢景宸则环顾四周。

    虽然皇上站的高,但这个位置想要行刺也不难。

    看不见人影了,皇上方才摆驾回宫。

    谢景宸和苏锦送皇上到宫门口便停了。

    见他蹙眉,苏锦道,“在想什么?”

    谢景宸道,“这么好的刺杀机会,崇国公却没有动静,我怀疑他已经不在京都了。”

    苏锦扭眉,“不在京都?”

    “严守城门,他怎么逃出去的?”

    按照身高禁止通行,会易容术都躲不过去啊。

    这也是谢景宸想不通的地方。

    但如果他是崇国公。

    皇上出宫给大军践行,哪怕不行刺,至少也会捣乱,扰乱军心吧?

    可崇国公什么都没做。

    这不合常理。

    想不通,谢景宸就把这事压下了,转身回府。

    再说大军往前,南安郡王他们一身铠甲,俊逸不凡。

    身上的铠甲很沉,不过他们穿在身上并没有沉甸甸的感觉,这还多亏了东乡侯府的负重训练。

    不过楚舜没有和他们一起。

    新婚燕尔,实在有点舍不得就这么离京去边关啊。

    再加上鼻青脸肿的,穿着铠甲站在将士们跟前,实在有损形象。

    大军出征,即便脚程快,也快不过马。

    楚舜决定四天后启程,快马加鞭,不出三天就能追上他们,这样既不耽误去边关,也能兼顾秦菡儿。

    南安郡王觉得这样安排很好。

    他看过行军路线,距离鄞州不过一日路程。

    他可以绕道去鄞州探望下聂瑶。

    聂瑶的病,是南安郡王的一块心病啊。

    去看一眼,确定聂瑶没事,自己也能安心。

    这边楚舜追上大军,那边南安郡王赶往鄞州。

    鄞州不比京都,但街上也热闹繁华。

    南阳侯府在鄞州的地位无人能比,鄞州人人都知道南阳侯府在哪儿。

    南安郡王犹豫是登门拜访,还是直接翻墙进去。

    犹豫的时候,正骑马溜达着从南阳侯府前路过。

    两个来回都没有被守门小厮认出来……

    面子上有点挂不住的郡王爷默默的选择了翻墙。

    不知道聂瑶住哪儿,打算找个丫鬟问问,就见丫鬟端着托盘往前。

    丫鬟正巧是给聂瑶送吃的。

    四下无人。

    丫鬟边走边道,“咱们姑娘近来也太能吃了些,眼看着她胖一圈了。”

    “能不胖吗,平常姑娘只吃半碗饭,如今吃一碗,还要再添点儿,”另一丫鬟忧心道。

    “下午要糕点打牙祭,晚上还要吃宵夜。”

    “从京都回来那几天,还去街上逛逛,如今大半个月也不见出门一回了。”

    “咱们家姑娘和南安郡王从小就看我不顺眼,我看不顺眼,硬是被凑成了对,姑娘莫不是打算把自己往胖了吃招南安郡王嫌弃吧?”

    南安郡王有点懵。

    病了,身子不舒服的人不多食欲不振吗?

    怎么聂瑶病了还变的格外能吃了?

    他躲进屋,看聂瑶吃饭。

    聂瑶的饭量确实长了不少。

    等聂瑶发现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就是把自己吃的再胖,我也不嫌弃。”

    聂瑶,“……???”

    丫鬟,“……???”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