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连坐了三天的马车,实在是疲惫了。

    人家一家三口团聚,他们就不留下打扰了。

    苏锦和谢景宸同皇上告退。

    只是刚开口,外面一小公公跑进来,喘气道,“皇上,齐王妃薨了。”

    皇上眉心一皱。

    福公公也吓了一跳,“怎么人就死了?”

    齐王虽然逃了,但罪名还未确定,崇国公栽给他一个毒杀崇老国公的罪名,但崇老国公指认是崇国公派人所为。

    齐王是不是同谋不清楚,还得把他和崇国公逮回来才能知道。

    崇老国公指认后,太后曾让皇上放了齐王妃。

    皇上没答应。

    齐王若是没有心虚,为什么要逃?

    太后说是怕崇国公污蔑,皇上让太后处置了崇国公夫人给齐王出气。

    现在崇国公的罪名已经昭告天下了,齐王大可以回京了。

    什么时候齐王回京了,他什么时候放齐王妃回府。

    太后无话可说。

    没想到齐王妃会死在牢里。

    小公公回道,“听说是中毒死的。”

    苏锦和谢景宸互望一眼。

    两人眉心皱的很一致。

    齐王妃身体里有一只护身蛊,按理应该毒不死她吧?

    皇上看向谢景宸道,“去刑部看看。”

    谢景宸去刑部,苏锦自然和她一起去了。

    出宫的时候,让暗卫去靖国侯府找秦菡儿。

    齐王妃死了,不知道那只蛊虫是不是还活着。

    苏锦和谢景宸到了刑部。

    刑部班头出来迎接,谢景宸问道,“林大人呢?”

    班头忙道,“林府大喜,林大人告假在家,齐王妃死在牢里,已经派人去禀告了,应该要不了一会儿就来了。”

    苏锦笑道,“林府这是有什么喜事?”

    班头知道苏锦去找福清郡主了,不知道这几天发生的事,忙道,“崇国公逃狱那天,刺客抓了林大少爷和曲大姑娘。”

    “林大少爷挨的那一刀就是替曲大姑娘挡的。”

    “尚书夫人觉得林大少爷人不错,两家儿女又正值谈婚论嫁的年纪,尚书府和侍郎府便结成亲家了,今儿是林府给曲府下聘的日子。”

    都说抬头嫁女,低头娶媳。

    林大少爷娶曲清儿是高攀了些,但林大人是曲大人信任的人,林大少爷为了救曲清儿挨了一刀,尚书夫人感激他。

    她不求女儿高嫁,她是老王爷的女儿,王爷的亲妹妹,有这么大一座靠山,她不需要巴结谁,拿女儿的终身幸福去争取什么。

    再加上曲清儿也生了倾慕之意,尚书夫人乐得成全女儿。

    说来这桩亲事还是王妃促成的,毕竟尚书夫人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王妃看出她的意思,前几天南安王妃和靖国侯夫人陪她搓麻将,王妃提了一句。

    南安王妃在美人阁见到林夫人,随口一提。

    林夫人就风风火火找人登门说媒了,她敢想不敢提啊。

    那一夜她都没睡好,唯恐慢了一步,曲清儿许给别人了,儿媳妇飞了。

    这么好的一桩亲事,林大人生怕哪里做的不周到,自己在家坐镇,谁想到府里没事,刑部出事了。

    林大人急急忙慌的赶来,“让世子爷、世子妃久等了。”

    “无妨,”谢景宸道。

    林大人带路,苏锦和谢景宸去刑部大牢。

    还没有走到关押齐王妃的牢房就听到了莫承娴的哭声。

    狱卒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他们要把齐王妃的尸体抬出来,但是莫承娴不让。

    他们要来硬的,莫承娴就拿金簪抵着自己的脖子以死威胁。

    太后派人来打过招呼,谁要敢慢待齐王妃和她的孙女儿,太后绝不轻饶。

    虽然齐王妃和莫承娴被关在刑部大牢,但真没人敢得罪她。

    牢房虽然没有当初苏锦被关时那么奢华,但还算干净,有被褥,还有一张桌子和熏香。

    莫承娴跪在地上哭。

    齐王不知道在哪里,这些天要不是齐王妃陪着她,她早就崩溃了。

    现在齐王妃也死了,她不知道往后她该怎么办。

    刑部侍郎道,“把牢门打开。”

    牢头干净把锁打开。

    莫承娴拿出金簪抵着脖子,娇容扭曲道,“不要进来!”

    苏锦皱眉道,“当真不让狱卒抬走娘的尸体?”

    尸体放在这里,要不了两天就会发臭。

    而且,苏锦不觉得莫承娴不会害怕。

    莫承娴能拿自己的命威胁狱卒,但苏锦不会受她的威胁。

    狱卒有这么多人壮胆,进去把齐王妃的尸体抬出来,让仵作验尸。

    仵作检查,齐王妃确实是中毒死的。

    其实不用看,齐王妃发黑的双唇足以证明她中毒了。

    暗卫领着秦菡儿进来,望着苏锦道,“世子妃,靖国侯世子夫人来了。”

    苏锦看到秦菡儿了,道,“来的正好,看看齐王妃是怎么死的。”

    秦菡儿有点懵。

    论医术,镇北王世子妃比她高。

    论用毒,她未必是她的对手。

    她在这里,却问她齐王妃是怎么死的?

    苏锦知道秦菡儿没明白,她把秦菡儿拉到一旁道,“给杏儿的护身蛊在齐王妃体内。”

    秦菡儿眼睛倏然睁大,尤其苏锦补了一句,“好些天了,一直没取出来。”

    “这些天齐王妃一直在服毒,否则疼痛难忍,但她现在却中毒死了,难道蛊虫出事了?”

    秦菡儿没想到会是这样,她远远的看了齐王妃一眼道,“我也不知道蛊虫是不是还活着。”

    “我的护身蛊虽然能解毒,但不是什么毒都能解……。”

    她怀疑齐王妃可能是服了什么护身蛊解不了的毒毒发身亡的。

    为了验证这个猜测,秦菡儿试着把蛊虫从齐王妃体内引出来。

    蛊虫还活着。

    苏锦问道,“齐王妃今儿服的是什么毒?”

    狱卒摇头,“齐王妃服的毒是之前太后派人送来的,皇后也差人送过。”

    齐王妃必须每日服毒,太后派人送了一匣子来。

    狱卒去问莫承娴,拿回一药瓶子,莫承娴也一起来了。

    秦菡儿闻过后,眉心拢紧,“这毒……。”

    她望着苏锦。

    虽然没有明说,但苏锦知道,这毒蛊虫应该是能解的。

    但现在齐王妃却死了,实在奇怪。

    苏锦接过药瓶闻了闻,再看齐王妃的症状,完全对不上。

    苏锦问道,“今天有谁来探望过齐王妃?”

    “二皇子来过,还带了一食盒来,”狱卒回道。

    皇上只要刑部看牢齐王妃,没有不允许探监。

    莫承娴红着眼眶道,“二皇子带来的饭菜,我也吃了,们休想往二皇子身上泼脏水!”

    二皇子带了食盒来,齐王妃和莫承娴吃过后,就被带走了。

    刑部侍郎也觉得二皇子下毒的可能性不大。

    齐王妃不服毒就会疼痛难忍,这事大家都知道。

    给齐王妃下毒,只怕毒不死她还会惹祸上身。

    排除二皇子下毒的可能,但齐王妃中毒身亡该如何解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