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太后和皇后送来给齐王妃服用的毒药,苏锦和太医都一一检查了。

    有些只剩下药瓶子了,但药瓶里有残留,不影响检查。

    苏锦确定那些毒药都不是烈性毒药,毒性偏于温和,即便蛊虫解不了,也不会在短时间内让齐王妃暴毙身亡。

    齐王妃不是自己服毒身亡的,而是被人毒杀。

    狱卒提供的饭菜和饮用水,莫承娴和齐王妃更是一同食用的。

    二皇子没有嫌疑,狱卒自然也没有了。

    这案子一时半会儿估计难查清,苏锦实在疲惫,便回王府了。

    凤鸾宫。

    皇后歪在贵妃榻上,脸色冰冷,眼底的神情晦暗莫测。

    周嬷嬷迈步进来,摆摆手,让伺候的人都退下去。

    皇后看了她一眼道,“齐王妃的死查出什么了?”

    周嬷嬷摇头,“镇北王世子妃去了刑部大牢,还把靖国侯世子夫人也叫了去,从齐王妃的体内引出一只蛊虫,怀疑齐王妃是中毒身亡,甚至怀疑到了二皇子头上。”

    皇后眉心一皱。

    周嬷嬷继续道,“不过承娴郡主说二皇子带去的饭菜,她和齐王妃一起吃的,也算是洗脱了二皇子的嫌疑。”

    皇后冷冷一笑,并未说什么。

    这时候,外面进来一宫女道,“娘娘,太后传您去永宁宫一趟。”

    皇后没有说话,周嬷嬷道,“就说皇后身体不适,回了太后。”

    宫女抬头看了眼皇后,皇后道,“扶本宫起身吧。”

    周嬷嬷则道,“娘娘何必……。”

    皇后从贵妃榻上起来道,“也该去见见太后了。”

    自打寿宁公主死后,皇后就鲜少去永宁宫了。

    太后倒是派人传过皇后几回。

    皇后都以身体不适回绝了。

    太后知道她不愿意见她,现在还派人来请,这是要她非去不可的意思。

    她今儿高兴,去见见太后又何妨?

    永宁宫。

    皇后有段日子没来了,觉得永宁宫比往日冷清了许多。

    也是。

    齐王逃了,崇国公失势。

    后宫还有哪个嫔妃不长眼这时候来巴结太后,戳皇上的眼珠子?

    来的人少了,自然就冷清了。

    皇后迈步进殿,就听宫女说话声传来,“太后,皇后来了。”

    接着是太后的咳嗽声。

    皇后走上前,太后看她的眼神冷如寒霜。

    太后越是这样,皇后越高兴。

    这份喜悦不加遮掩,哪有当日在永宁宫仓皇出逃的狼狈?

    皇后福身给太后见礼。

    虽然态度一如既往的恭谨,但太后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只有愤怒。

    她想问的事,皇后脸上的神情已经给了她答案了。

    内心一阵怒气翻涌,太后咳嗽更剧烈了。

    宫女要请太医来,太后抬手道,“都给哀家出去!”

    宫女们惶恐不安,却又不敢不听,连忙福身退下。

    寝殿内就只剩下太后、皇后还有周嬷嬷了。

    李嬷嬷不在。

    当日给齐王妃治病,苏锦逼着太后打了李嬷嬷四十大板,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又是福公公亲自监督挨的板子,当时就没了半条命。

    养了这么多天,还没法到太后跟前伺候。

    太后望着皇后,冷声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皇后气笑了,“太后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太后知道皇后在装傻,她比谁都清楚,太后的手攒的紧紧的,“借二皇子的手毒杀了齐王妃!”

    因为愤怒,太后的脸格外的狰狞。

    皇后心底的愉悦散去,只剩下寒凉。

    她永远记得她女儿出事那天,太后脸上的凉薄。

    想到自己的女儿,皇后心如刀割,心也更冷了,“太后怀疑是我,何不直接和皇上说,好废了我的后位?”

    “!”太后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做了这么多年皇后,我竟没有随心所欲的做过自己想做的事,”皇后冷笑道。

    “这么多年,就是太听话了,以至于太后忘记了我还是个人了。”

    寿宁公主就是她的逆鳞。

    谁对寿宁公主不好,皇后就会记恨谁一辈子。

    即便寿宁公主为了救南安郡王死了,太后要送寿宁公主和亲的事也是皇后心底的一根刺。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这个想法,这个念头就不该有!

    别人都不用考虑她的想法,想做什么做什么,她为什么还要事事以别人为先?

    太后没想到要送寿宁公主和亲会伤皇后这么深,她道,“的仇人不是哀家!”

    “哀家这么多年,竟扶持了一只白眼狼!”

    白眼狼?

    皇后笑了,“对,臣妾和太后想的一样,也怕这么多年心血最后扶持的竟是一只白眼狼。”

    太后脸色一僵。

    皇后看着指甲上涂的鲜红丹寇,“既然送给我了,就要完完全全的属于我。”

    “我不希望有人时时刻刻的提醒我,我只是为她人做嫁衣裳。”

    扔下这两句话,皇后转身离去。

    太后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

    齐王妃的死,就成了一桩疑案。

    不过这案子没有能翻起什么水花来。

    齐王逃了,崇国公被追捕,崇国公一党这些天实在不好过,兢兢业业,唯恐出一点差错,给皇上由头处置他们。

    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谁还想到给齐王妃出头,这是嫌命长了想早点死还差不多。

    前朝平静如水,连齐王妃丧事如何办都没人发表看法,只有太后一个人在蹦跶。

    齐王妃虽然死在刑部大牢,但她齐王妃的封号并没有撤去,她就还是大齐王妃,理应以王妃之礼下葬。

    除了齐王妃的丧葬之外,太后要接莫承娴进宫陪她。

    两件事,皇上一件也没有同意。

    当日在青云山下,刺客是齐王派去的,险些要了皇上的命。

    这件事,谢景宸如实禀告皇上了。

    为了稳住齐王,所以才没有登门抓人,谁想到齐王最后还是逃了。

    齐王犯的是不赦死罪,齐王妃是他的枕边人,岂能幸免?

    一个本该当众处死的人,死在刑部大牢已经是她的福分,能留具全尸了,还想以大齐王妃之礼下葬?

    何况齐王府一干人等都被看押起来了,给齐王妃办丧事,势必要放了他们。

    这一放,就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了。

    最后大臣商议,齐王妃的尸体暂时停放在义庄,等齐王回京,事情查清楚了再下葬不迟。

    而莫承娴,则跟端慧郡主一家去看守皇陵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