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牡丹院。

    南漳郡主站在窗户前,看着窗外落叶萧瑟,苍白的脸上添了一丝凄凉。

    崇国公一党,从以前的跺一跺脚,京都都要颤抖三天,到如今死的死,逃的逃,被看押的看押,风光再不复从前。

    赵妈妈带着丫鬟抬了两口大箱子过来,道,“郡主,看着这些可够了?”

    那两口大箱子是南漳郡主吩咐赵妈妈准备,明日给端慧郡主送行的。

    能把看守皇陵作为一种惩罚,足见皇陵有多清苦了,她和端慧长公主从小一块儿长大,情如姐妹。

    帮不了她什么,只能略尽绵薄之力了。

    “把我那件狐毛斗篷也一并带上,”南漳郡主道。

    赵妈妈叹息一声,转身去拿。

    外面,一丫鬟快步进来,道,“郡主,奴婢有事禀告。”

    南漳郡主看了丫鬟一眼。

    丫鬟却是看了眼屋子里的丫鬟婆子,显然要南漳郡主屏退她们。

    南漳郡主摆了摆手,丫鬟们福身退下。

    那丫鬟才禀告道,“刚刚,奴婢回来的路上,听到两个丫鬟碎嘴,说齐王妃在咱们王府门前中毒晕倒的时候,曾见到世子妃的丫鬟杏儿拿弹弓瞄准齐王妃,随即齐王妃的丫鬟叫有虫子……。”

    南漳郡主眉头一紧。

    赵妈妈抱着狐毛斗篷过来道,“这事属实?”

    丫鬟摇头,“奴婢不敢确定,是听丫鬟说的,奴婢一个字也没有添减……。”

    赵妈妈看向南漳郡主。

    齐王妃中毒晕倒的事,她们都没有忘记。

    齐王妃的丫鬟大叫有虫子,齐王妃吓的失态,还是来牡丹院换的裙裳。

    前几日,齐王妃在刑部大牢暴毙身亡,世子妃去了刑部大牢,还把靖国侯世子夫人也叫了去,听说从齐王妃体内引出一只蛊虫来。

    满京都谁不知道靖国侯世子夫人是南疆人?

    而南疆擅长用蛊。

    “难道那蛊虫是靖国侯世子夫人送给世子妃的?”赵妈妈猜测道。

    “十有八九是了,”南漳郡主气的咬牙。

    齐王妃疼痛难忍,要找苏锦去给她治病,为此她还被太后敲打,付了一万两银票!

    没想到给齐王妃下蛊的就是她!

    谢锦瑜走进来正好听到丫鬟禀告这事,她上前道,“娘,她贼喊捉贼,决不能放过她!”

    苏锦就是不贼喊捉贼,南漳郡主也没想放过她。

    可现在不是她们想不想放的事,而是她们谁也奈何不了苏锦。

    赵妈妈觉得太后大势已去,这些天,她们安分守己,日子过得虽然不及以前风光,好歹也还算省心,她真不想折腾了。

    见谢锦瑜大有揪着不放的架势,赵妈妈赶紧道,“已经让太后失望很多次了,现在太后又病倒,即便告诉太后,太后也不会相信。”

    赵妈妈的本意是让谢锦瑜吃一堑长一智,可这话听在谢锦瑜的耳朵里是戳她的痛处。

    明明每一次都是她们占理,可到最后都是苏锦占上风,踩着她们要赏赐要银票,踩着她们立威。

    那些被她坑走的银票,再从她手里转出来换了一块丹书铁劵!

    每每想到这些事,谢锦瑜就气不打一处来。

    擅长医术,擅长用毒,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所以迂回的给齐王妃下蛊,摆脱自己的嫌疑!

    心机之深沉,叫人觉得可怕,她非得要把她脸上的伪装撕下一层来不可!

    南漳郡主也怕苏锦了,知道女儿的性子,她道,“太后病倒了,没有十足的证据,不可惊动太后。”

    谢锦瑜暗暗握拳,“女儿知道。”

    沉香轩,后院。

    苏锦坐在秋千上,杏儿推她。

    推了会儿,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想到办法拿回管家权没有?”

    苏锦看了她一眼,“什么管家权?”

    杏儿,“……。”

    杏儿差点没喷血。

    姑娘刚刚出门的时候不是说王爷还有十天就出孝期了,她得在王爷离京之前拿回管家权。

    她坐在秋千上,难道不是在想怎么拿回管家权吗?

    苏锦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丫鬟还放在心上,她道,“管家权而已,只要我放点口风,会有人把管家权送到我手上来的。”

    苏锦压根就没把管家权当一回事。

    南漳郡主只是镇北王侧妃,她管不了多久的家——

    这个认知,王府上下都很清楚。

    南漳郡主怕她和王妃拿回管家权,这些天是兢兢业业,王府内院没出什么糟心事。

    只要王爷在王府里一天,她就不敢贪墨,还得尽心尽力的打点内院事宜。

    苏锦又不喜欢管账,便没管她,只要在王爷离开之前收回权力就行了,她这也算是知人善任了。

    苏锦还想再拖几天呢。

    这府里想巴结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只要漏点口风,不出三天,这管家权就能回到手里,哪里用得着费心想这么半天?

    杏儿望着苏锦,“那姑娘在想什么?”

    “火锅啊,”苏锦道。

    “这天气,刷刷牛羊肉一点是再好不过了。”

    “……。”

    不远处,谢景宸站在竹屋前,暗卫嘴角抽抽道,“看样子,世子妃还想过几天再拿回管家权。”

    谢景宸扶额。

    真没见过这么不把管家权当回事的,别人抢破头,到她这里就成烫手山芋了。

    苏锦想偷懒,他却不能给她机会。

    王爷在府里,王妃住在外院不妨事。

    王爷一旦去边关,王妃还住在外院就说不过去了。

    牡丹院是正院,是镇北王府位置最好的地方。

    王妃不住正院,让一个侧妃住着,这不是凭白招人笑话吗?

    谢景宸是个厚道人。

    人家安分守己,他也不好拿人家开刀。

    尤其苏锦不爱管家,贸然拿回管家权,他总觉得自己在做卸磨杀驴的事。

    轻叹一声。

    谢景宸问道,“事情办的如何了?”

    “南漳郡主已经知道了。”

    暗卫心累啊。

    别人都不敢招惹世子妃了,世子爷故意把把柄送去给她们,让她们来招惹世子妃。

    要叫世子妃知道,世子爷又算计她……

    暗卫都不敢想象世子爷会有什么下场。

    沉香轩后院,清风徐徐,清幽雅致。

    沉香轩外,谢锦瑜把那两个碎嘴的丫鬟叫去她的院子,盘问蛊虫的事。

    起初两个丫鬟不肯说,否认说不知道。

    和苏锦主仆作对的哪有好下场的?

    她们只是两小丫鬟,招惹世子妃,不是鸡蛋往石头上撞吗?

    可她们不说,谢锦瑜能饶了她们?

    板子一打,两丫鬟如实招了,她们确实看到杏儿用弹弓瞄准齐王妃。

    丫鬟当众招认的,谢锦瑜自认逮住了苏锦的把柄,不敢贸然进宫找太后,她去找王爷告状了。

    谢锦瑜带着丫鬟气势汹汹的往前院走,碧朱得到消息,飞似的跑进内院,老远就道,“世子妃,不好了,大姑娘去告您的状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