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人在秋千上坐,祸从院外来。

    别人去告她的状了,苏锦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望着杏儿,“我这两天做什么了?”

    “没做什么啊,”杏儿一脸懵懂。

    碧朱忙道,“不是这两天的事,是前院有丫鬟瞧见杏儿把蛊虫用弹弓打到齐王妃身上……。”

    杏儿心一慌,不知所措。

    苏锦眉头拧的更紧。

    齐王妃都凉了,现在再来追究这事是不是太晚了?

    还是说有人等齐王妃死了,再故意算账的?

    只是齐王逃了,十有八九会谋逆,现在给齐王妃出头,又能拿她怎么样?

    过了没一会儿,就有丫鬟来请苏锦,说是王爷找她去前院。

    苏锦便带着杏儿去前院了。

    正堂内,王爷、王妃,南漳郡主都在,还有李总管和丫鬟小厮。

    苏锦迈步进去的时候,谢锦瑜投过来的眼神都带着挑衅:看这回怎么逃的过去!

    就算齐王谋逆,齐王妃没好下场,也轮不到用蛊虫毒杀她。

    就是公主,杀害齐王妃,也罪责难逃,尤其现在齐王妃死了,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

    正堂内,地上还跪着两丫鬟,瑟瑟发抖。

    她们承认看见杏儿射弹弓不够,谢锦瑜还带她们来见王爷,要她们亲口说给王爷听。

    王爷眉头拧的松不开。

    齐王妃中蛊一事,他知道和苏锦有关,只是没想到会被丫鬟瞧见。

    这事倒是不好收场了。

    苏锦走进去,给王爷王妃请安。

    虽然她是公主,但她从来不自持身份,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

    以前王爷和王妃还有点不适应,找谢景宸和苏锦提过两回,苏锦执意,他们也就随她了。

    王妃担忧的看着苏锦,王爷道,“这两丫鬟说的可属实?”

    属实啊。

    杏儿内心抖成筛子。

    苏锦则看着丫鬟,“们确定看到杏儿射弹弓,射的是蛊虫?”

    两丫鬟看着我,我看着,摇头道,“我们只看到杏儿用弹弓瞄准齐王妃,然后齐王妃的丫鬟尖叫说看到虫子了。”

    “所以们就认定蛊虫是杏儿射到齐王妃身上的?”苏锦问道。

    丫鬟有点心虚。

    毕竟谁惹世子妃谁倒霉。

    她们都还没招惹呢,就已经挨板子了。

    谢锦瑜瞪着苏锦道,“丫鬟射的不是蛊虫那射的是什么?!”

    “那射的是什么呢?”苏锦问道。

    这个问题太难了。

    毕竟杏儿弹弓用的很麻溜,连马蜂窝都能从树上打下来。

    不论用的是什么,失手的机会都很小啊。

    苏锦还在想怎么搪塞过去,跪在地上的丫鬟突然道,“是银子。”

    苏锦,“……。”

    “什么银子?”李总管问道。

    丫鬟忙道,“杏儿瞄准齐王妃,弹弓松开后,一块银锭子掉在了草丛里……。”

    苏锦不知道这块银锭子怎么凑巧在那时候掉下来,但可以肯定的是杏儿不会这么奢侈的用银锭子砸齐王妃的。

    谢锦瑜没想到事情会有反转,她望着丫鬟道,“定是怕了世子妃,在替她开脱!”

    丫鬟跪在地上,哆嗦身子道,“奴婢没有撒谎,奴婢真的捡到了银子,当时春红也看见了,还说是她丢的,要抢我的银子,最后我两把那银锭子分了。”

    既然提到丫鬟春红,李总管传春红进来回话。

    春红能作证她确实和丫鬟分了八钱银子,这事她还和爹娘邀功了。

    证人越来越多,谢锦瑜也更生气了。

    她没想到会在这时候有个银锭子给杏儿开脱。

    因为当时暗卫距离杏儿并不远,银锭子打出去,说是杏儿打的有些牵强,但丫鬟躲藏的位置可能看不出来,或者宁肯得罪谢锦瑜也不敢得罪苏锦,睁着眼睛说瞎话替杏儿开脱。

    谢锦瑜拳头攒紧,咬牙道,“丫鬟怕,我可不怕!”

    “靖国侯世子夫人擅长用蛊的事,知道的很清楚,她嫁给靖国侯世子了,为什么不让她把齐王妃体内的蛊虫引出来!”

    “等齐王妃暴毙身亡了,再来惺惺作态!”

    “我不信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

    她认识擅长用蛊的人。

    杏儿瞄准齐王妃,齐王妃的丫鬟又看到了虫子,接着就中蛊了!

    南漳郡主坐在那里一直没说话,直到赵妈妈走进来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句。

    南漳郡主眼底浮起一抹冷意,得亏没有直接去找太后,否则又要让她们主仆舌灿莲花的躲过去了。

    南漳郡主道,“不用争了,我已经派人去刑部大牢问过狱卒,从齐王妃体内引出来的蛊虫长什么样子了,和当日齐王妃丫鬟见到的一模一样,还有什么狡辩的?”

    这也算是证据确凿了。

    但可惜,苏锦并不怕。

    齐王妃体内中的蛊虫是护身蛊,并不是什么害人的蛊虫。

    当日齐王妃在王府大门前中毒晕倒,因为毒素消散,所以苏锦没有往下追究。

    现在南漳郡主揪着她不放,那她就把这事挖出来。

    不过在挖这件事之前,刚刚谢锦瑜说的话倒是提醒她忘了一件事没办。

    苏锦瞥了谢锦瑜一眼,“大姑娘刚刚说因为我认识靖国侯世子夫人,她又擅长用蛊,所以这蛊虫一定是我的对吧?”

    谢锦瑜冷道,“难道不是吗?”

    苏锦笑了一声,“如果大姑娘是这么认为的话,那么我也可以说这王府里有蛊虫的不止我一人。”

    谢锦瑜眉心一皱,“除了,还有谁有蛊虫?”

    苏锦没有回答她,望向王爷道,“当日父王审问假老夫人的时候,假老夫人却突然七窍流血,口不能言,导致案子再没法往下查。”

    “假老夫人去世的那天,靖国侯世子夫人正好来找我,我和她聊起这事,她说假老夫人的症状像是中蛊所致。”

    “假老夫人体内的蛊虫听到箫声就会发作。”

    “那日回府后,忙着准备去找福清郡主的事,忘了父王禀告,不过现在搜查也来得及。”

    没能从假老夫人口中盘问出背后主谋,一直是王爷心底的一根刺。

    虽然最后还是找到了老夫人的尸骨,凭着块玉佩把崇国公老夫人入了狱,并死在刑部大牢。

    但如果没有找到呢?

    杀假老夫人灭口,这是在公然和他作对!

    王爷绝不姑息!

    “李总管,带人去搜查,”王爷冷声道。

    苏锦伸手比划,“是个短萧,大概这么长。”

    谢锦瑜后背一凉,南漳郡主脸色也不好看了。

    谁也没想到这件事会被苏锦翻起来。

    杏儿射弹弓还有银子帮忙开脱,那短萧可怎么办?

    李总管带人四下搜查,苏锦端茶轻啜,静静等着。

    自己不干不净,还要替人伸冤。

    不就是翻旧账吗?

    谁还不会了。

    嗯。

    不仅会,而且比她们翻的更久,更措手不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