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搜查浪费时间。

    等了半个时辰,李总管才回来。

    他手里拿着一锦盒,两婆子还摁着一个丫鬟进来。

    那丫鬟赫然是谢锦瑜的贴身丫鬟。

    婆子脚一踹,那丫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声音之大,听得人膝盖一疼。

    从正堂出去后,李总管就带人四下搜查,着重查牡丹院,其次是谢锦瑜和谢景川的屋子。

    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

    不过喜鹊眼尖,看到苏锦提到短萧的时候,谢锦瑜的丫鬟往回跑。

    李总管想起来,他带人进屋搜查的时候,谢锦瑜的丫鬟是站在窗户边的。

    他往窗外一看。

    好家伙。

    一锦盒倒在窗外头。

    这要不注意,还真找不到,没人会往窗外瞧。

    这丫鬟怕锦盒被搜查到往外扔,足以证明这锦盒里的短萧就是让假老夫人六窍流血的那一只。

    丫鬟知道扔短萧,应该是个人证,所以李总管连着锦盒一并带来了。

    谢锦瑜气的恨不得把丫鬟活活掐死才好。

    短萧而已,上面也没有刻字说这萧就是御蛊用的。

    她这么一来,正好不打自招了!

    李总管把锦盒打开,放到王爷跟前。

    王爷拿出短萧来,锦盒里还有一本曲谱。

    南漳郡主见了道,“短萧而已,难道有短萧就证明有蛊虫吗?”

    苏锦淡淡一笑,“郡主知道靖国侯世子夫人当初为什么不远千里来我大齐吗?”

    南漳郡主眉心一皱。

    苏锦不吝啬的坦白相告,“因为秦家三老爷趁她出门采药,卖了四只蛊虫,其中有两只是她养的,她为了追回蛊虫才来的大齐。”

    “灭假老夫人的那只蛊虫就是出自她秦家。”

    南漳郡主脸色一僵。

    李总管望着王爷道,“刚刚我查过账册,假老夫人暴毙那天,崇国公府派人送过一锦盒来,小厮认得就是这个锦盒。”

    嗯。

    假老夫人六窍流血毕竟不是件小事,府里丫鬟小厮印象深刻。

    而谢锦瑜是在观景楼上吹箫的。

    观景楼下有丫鬟记得这事。

    她抵赖不掉。

    她找王爷出来要拉苏锦下水,结果苏锦还在岸上,她已经在水里扑腾了。

    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谢锦瑜狡辩了。

    王爷脸色冰冷,脸上全是怒火,谢锦瑜还从未见王爷这样对她过,吓的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短萧是崇国公派人送来给南漳郡主的。

    南漳郡主没心思吹短萧,是她吹着玩的。

    事后才知道这短萧是引蛊虫灭口的,蛊虫在假老夫人约崇国公老夫人去大佛寺的时候中下的。

    如果知道,她绝对不会帮崇国公。

    谢锦瑜说的话,前面部分苏锦相信,如果知道这蛊虫是杀假老夫人灭口的,她不会吹的断断续续,假老夫人只六窍流血还留了一口气。

    后面的话,苏锦不信,要是知道这萧声能杀假老夫人,她肯定会吹的更认真,而且不会把短萧留下。

    不过也怪崇国公多此一举,秦家给的是木萧,怕送给南漳郡主,人家看不上眼,特意打造的玉箫,结果谢锦瑜舍不得扔,正好留下做证据了。

    这叫什么?

    这叫自己人坑自己人。

    纵然南漳郡主和谢锦瑜当时不知情,却也帮崇国公杀人灭口了。

    而且她们知道后,也没有主动找王爷认错,丫鬟还扔短萧帮她们遮掩。

    苏锦本打算过几天再收回管家权,没想到人家自己送上门来了,她没有理由现在不接着,过几天再折腾。

    而且,她还没有开口,王爷就已经把管家权拿回来交给她了。

    苏锦,“……。”

    想躲都躲不掉。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一个不想要,硬塞过来。

    一个不想给,硬被拿走了。

    谢锦瑜哭道,“这事是女儿一个人犯下的,父王要罚就罚我一个人,与我娘无关。”

    苏锦淡淡一笑,“蛊虫这么大的事,我想崇国公老夫人应该不会告诉吧?”

    崇国公老夫人杀人灭口,这样的事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谢锦瑜会知道,不是南漳郡主告诉她的就是她顺带知道的。

    现在说南漳郡主不知情,说的过去吗?

    而且这么多年,假老夫人和南漳郡主的关系一直很微妙。

    假老夫人被人偷梁换柱的事,南漳郡主极有可能是知情人。

    王爷没有追究她已经够不错了。

    如果当年南漳郡主知道后,告诉王爷,王爷或许不会那么抗拒她。

    可惜,她要王爷的人,却不给王爷一颗真心,还帮王爷的敌人,苏锦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虽然假老夫人死了,崇国公老夫人也死了,但这桩旧事的背后是欺瞒,令王爷心生厌恶。

    管家权被夺,南漳郡主凄惨一笑,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般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如今不需要我管内院了,王爷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把我一脚踢开?!”

    这话说的王爷很凉薄似的。

    王爷脸色铁青。

    王妃心下一叹。

    王妃看着南漳郡主道,“我虽然一直住在清秋苑,却也知道这管家权是逼着假老夫人交出来的。”

    “既然觉得管家是件苦差事,当初又何必抢?”

    “假老夫人觉得累,要三太太帮分担,为何不让?”

    这管家的差事,南漳郡主把的死死的,再加上她捏着假老夫人的把柄,这么多年,三太太还是借了苏锦的东风才接手绣房。

    以前霸着管家权,不容任何人染指,如今又拿来说王爷卸磨杀驴。

    真是横也是她竖也是她。

    南漳郡主诉苦指责王爷,别人会觉得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事情真摊开了说,管家真那么辛苦,还往身上揽着不放,这不是犯贱吗?

    谢景宸走进来道,“王府由侧妃管家,本就不妥,别人送请帖来,都不知道送几份,父王过不多久要去边关,正好趁此机会正一正家规。”

    谢景宸说话的时候。

    苏锦和杏儿齐齐望着他。

    说到正家规,她们就觉得自己会被拉出来祭天。

    其他人憋出内伤来。

    自己枕边人就是一个最不把家规放在心上的,世子爷却说要正家规,这家规要怎么正啊?

    世子爷敢拿世子妃开刀吗?

    丫鬟小厮们内心隐隐期待。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