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爷何尝不想正家规,只是这家规怎么也绕不过苏锦去,就拿杏儿拿扫把撵李嬷嬷的事,依照家规,三十大板是怎么也少不了的。

    杏儿是苏锦带进镇北王府唯一的丫鬟,打她,和打苏锦也差不多。

    何况李嬷嬷做的事却是叫人生气,只是丫鬟出气的方式极端了些。

    王爷没说话,南漳郡主先冷笑了,“世子爷现在想起来正家规了?若是世子妃犯了家规,该怎么罚?!”

    安静的屋子,南漳郡主的笑声格外的刺耳。

    怎么听都仿佛在笑话谢景宸敢罚吗?能罚吗?

    苏锦虽然是镇北王世子妃,她更是大齐公主。

    论身份,王爷见了她都该行礼。

    罚她?

    皇上那一关怎么过?

    “夫代妻受过,”谢景宸醇厚的声音仿佛从远山飘来。

    苏锦犯错,他代为受过。

    南漳郡主脸隐隐发青。

    因为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只是委屈了谢景宸。

    但谢景宸脸上没有丝毫委屈之色。

    毕竟这么久以来,两岳父、自家父王母妃都是这么执行的——

    只要苏锦犯错,通通都是找他。

    只是以前是心照不宣,现在干脆挑明了。

    苏锦犯错,也会受罚。

    只是罚的不是她,是谢景宸。

    杏儿望着苏锦,小声道,“姑娘,奴婢犯家规是奴婢受罚,还是暗卫受罚?”

    苏锦,“……。”

    暗卫在暗处瑟瑟发抖。

    南漳郡主气的不轻,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只能咬牙暗气。

    苏锦犯家规的事解决了,这正家规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了。

    南漳郡主的管家权交出来,还得搬出牡丹院,她杀假老夫人灭口,王爷让她搬去佛堂反省半年,谢锦瑜反省三个月。

    另外谢锦瑜藏锦盒的丫鬟杖毙。

    王爷话音一落,那丫鬟脸色刷白,连连求饶。

    可惜,没有人敢帮她求情,要不是喜鹊眼尖,李总管发现及时,这案子最后只怕又会无疾而终。

    连南漳郡主和谢锦瑜都没法幸免,遑论是她?

    南漳郡主不肯搬出牡丹院,她面容狰狞道,“我在牡丹院住了十六年,凭什么我要搬?!”

    谢景宸看着南漳郡主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南漳郡主嫁给父王没多久,就让假老夫人从牡丹院搬去了栖鹤堂静养?”

    牡丹院她不肯让与王妃,依照她当年的做法,该让给苏锦住。

    她能做的事,旁人自然也能做得。

    南漳郡主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谢景川走进来,见南漳郡主没说话,他道,“还请父王给母妃几日时间搬离牡丹院。”

    谢锦瑜看谢景川的眼神都带着失望,咬着唇瓣,几乎要哭出来。

    王妈妈望着王爷道,“王爷,还是多给郡主几天时间搬吧,毕竟是住了十几年的地方,东西多,万一匆忙落了什么回头王妃搬进去再找就麻烦了。”

    王爷给南漳郡主三天之间搬出牡丹院。

    处置完,王爷还有事要办,起身走了。

    王妈妈扶王妃回去。

    南漳郡主还坐在那里,她气的双腿发软根本站不起来。

    谢锦瑜唇瓣咬的紧紧的,嘴里有了血腥味才松开。

    赵妈妈心底叹息。

    她一劝再劝,大姑娘就是不听,非要招惹世子妃。

    世子妃没事,郡主的管家权交出去不算,连住了十几年的牡丹院都保不住了。

    赵妈妈扶南漳郡主起身。

    谢锦瑜哭道,“娘,女儿对不起您……。”

    南漳郡主凄惨一笑,“他们早就打算把管家权收回去,就算今天不收,明天也会收!”

    但是想这么轻易的就搬进牡丹院,那他们就太小瞧她的怒气了!

    她宁肯毁了也不会便宜了她!

    谢景宸和苏锦出了正堂后,吩咐杏儿道,“去牡丹院拿账册和钥匙。”

    杏儿飞快的应下。

    叫上碧朱,屁颠屁颠的跑去牡丹院了。

    要不是碧朱拉着,杏儿会直接跟着南漳郡主身后。

    她们脸上发自肺腑的喜悦就是最好的挑衅。

    牡丹院的丫鬟婆子看她们两的眼神都恨不得扑过来把她们生吞活剥了。

    以前苏锦没嫁进来,镇国公府只要老王爷和王爷不在,南漳郡主说了算,她们是挤破头都不一定能挤到牡丹院来当差。

    走出去,谁不高看她们一眼,可劲的巴结?

    自打世子妃嫁进来后,南漳郡主就没占过上风,屡战屡败,到现在一败涂地。

    现在连牡丹院都保不住了,主子没地位,丫鬟就更没脸面了。

    碧朱胆小,被牡丹院丫鬟婆子的眼神吓的身子直哆嗦,往杏儿身后躲,杏儿就没感觉了。

    她眸光四下扫视,这牡丹院又大又宽敞,更重要的是离沉香轩近啊。

    论气派,沉香轩肯定是比不过牡丹院的,但沉香轩有一个最大的优势是牡丹院比不了的,那就是沉香轩有后院。

    那两座竹屋,是苏锦最喜欢的地方,也是杏儿最喜欢的地方。

    待在后院里,无拘无束,要是后院像王府其他地方那么多丫鬟的话,估计她和苏锦犯的家规能有一账本那么厚了。

    杏儿喜欢南漳郡主让人立的那块石碑——

    飞虎寨。

    她们在后院能过在飞虎寨那样快活的日子。

    这是杏儿能想起来的南漳郡主唯一的好了。

    只是这点好如果被南漳郡主知道,非得活活气个半死不可。

    故意羞辱她们,却羞辱的正中人家下怀了!

    杏儿就站在门口等着,赵妈妈都忍不住骂了,“有这么急着拿账册和钥匙的吗?!”

    可王爷已经把管家权交给苏锦了。

    赵妈妈不敢不给。

    南漳郡主没说话,她转身去把账册和钥匙拿了,说是给,几乎可以说是扔给杏儿的。

    杏儿稳稳的接住了账册,钥匙掉在了地上。

    碧朱要去捡,杏儿阻拦道,“让她捡。”

    碧朱弯着腰,都快碰到钥匙了,还直了起来。

    她不敢不听杏儿的。

    赵妈妈的脸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烧疼。

    杏儿小声问碧朱,“扔钥匙,犯家规了没有?要不要打板子?”

    碧朱,“……。”

    “我也不知道,”碧朱小声道。

    “……。”

    杏儿可是很记仇的。

    苏锦刚嫁进来,南漳郡主拿家规罚过苏锦好多回,虽然没有哪一次罚的很彻底。

    但毕竟罚了。

    现在落到杏儿手里了,想那么便宜逃过去?

    那是不可能的。

    赵妈妈气的浑身颤抖,小丫鬟忙道,“不是扔,是赵妈妈年纪大了,没拿稳。”

    说着,把钥匙捡起来,稳稳的放在账册上。

    杏儿看了赵妈妈一眼。

    不懂镇北王府家规的她,只能依照青云山的规矩行事了。

    不欺负老人。

    虽然她觉得赵妈妈还不算老。

    没说什么,杏儿抱着账册走了。

    回去一定要好好熟读家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