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厚厚的七八本账册,还有一大串的钥匙摆在苏锦跟前。

    苏锦脑袋随着钥匙撞击声嗡嗡作响。

    她是最不耐烦看账册的啊。

    她翻着账册,“怎么有这么多账册?”

    她望向谢景宸。

    谢景宸正给自己倒茶,道,“这已经算少的了。”

    “这还少?”苏锦呲牙。

    “这应该只是最近几个月的账册,”谢景宸道。

    “那以前的呢?”苏锦问道。

    “有问题的账册,南漳郡主不会留给查的。”

    “……。”

    苏锦顿时觉得自己刚刚问了一句废话。

    不过南漳郡主已经是强弩之末,把自己折腾进佛堂反省了。

    等齐王谋逆,太后倒台,就再没有她蹦跶的机会了。

    管了这么多年家,现在要人家把油水吐出来也不大可能,何况账册已毁,想查也不容易。

    这些账册,苏锦翻了下,没什么问题。

    有问题,也不会轻易交给她。

    没问题最好,省的她再看。

    苏锦看了看账册,每本账册管一个地方的,比如大厨房,比如花园,比如迎来送往……

    苏锦眸光闪了闪,挑了两本账册,再拿上几把钥匙,道,“我去给母妃请安。”

    谢景宸,“……。”

    不等谢景宸说话,苏锦已经抱着账册起身走了。

    走到珠帘处,把账册给钥匙给杏儿抱着。

    王妃怀了身孕,不好劳累她,但王妈妈老当益壮啊,让她管绣房,管的妥妥帖帖的。

    苏锦觉得以王妈妈的才干,再管个花园和迎来送往问题不大。

    如果王妈妈喜欢管大厨房,也可以把花园换成大厨房。

    王妈妈,“……。”

    看着杏儿递过来的账册和钥匙。

    王妈妈是哭笑不得。

    想她跟着假老夫人半辈子,帮假老夫人管了十几年的账,南漳郡主嫁进府后,假老夫人就把管家权交给了她。

    王妈妈只管个栖鹤堂。

    没想到临老了,这权柄反倒比以前更大了。

    因为苏锦是使唤王妈妈的,王妃帮王妈妈推脱了两句,苏锦直夸王妈妈,这账册王妈妈是不接也得接了。

    可王妈妈接了,就等于是王妃接了。

    王妈妈能处置的事,她肯定自己处置,处置不了的,还得王妃拿主意。

    而且现在王妃是怀了身孕不便管家,才让王妈妈辛苦的。

    等孩子生下来,得空了,这账册她能不看吗?

    账册交出去,唯恐王妃和王妈妈改主意,苏锦麻溜的告退了。

    看着苏锦带着杏儿走,王妈妈拿着账册哭笑不得,“世子妃看来是真不喜欢管家。”

    王妃摇头无奈。

    王妈妈把账册放下,笑道,“也不怪世子妃不愿意管家,这后院的事繁琐,世子妃年纪小,又是在东乡侯和东乡侯夫人娇惯长大的,擅长医术会挣钱,别人抢破头她也不放在眼里,只觉得麻烦,少不得王妃多操心了。”

    王妃看着王妈妈道,“多亏有帮我,不然我真要焦头烂额了。”

    推掉了一半的管家权,苏锦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剩下的一半,苏锦瞄准了杏儿,“以后要学着管家。”

    杏儿,“……。”

    “我不会管家啊,”杏儿道。

    “要不把另外一半账册也给王妈妈看吧?”

    “……。”

    苏锦嘴角狂抽。

    她觉得自己甩手一半已经够狠了。

    没想到这丫鬟还打算全部甩出去。

    回了沉香轩后,苏锦继续看账册。

    虽然账册没问题,但看明白账册对即将要管的事也明白七八分了。

    各个地方的管事都等着苏锦传话,惶惶不安,毕竟她们以前是南漳郡主的人。

    但是一等再等。

    一拨人没动静,另外一拨人被王妈妈叫去。

    到了第二天下午,苏锦才把另外一半管事妈妈叫来沉香轩。

    苏锦也没有说什么,只道,“我嫁进镇北王府也有半年了,们都知道我的脾气,说一不二。”

    “以前们怎么管家的,我不管,有什么错处,我也不追究。”

    “但从现在起,们做什么我都看在眼里,谁要敢阳奉阴违,我绝不饶她。”

    那些管事的吓的扑通跪倒在地,连表忠心。

    她们以前是听南漳郡主的,可南漳郡主是怎么一步步把自己给折腾垮的,她们也都看在眼里。

    连南漳郡主都斗不过世子妃,她们敢不听世子妃的吗?

    世子妃不追究以前的事,就是给她们改过自新的话啊,看她们表现决定要不要换掉她们。

    这时候不赶紧弃暗投明,就等着挨板子被卖吧。

    管事妈妈跪了一地,恨不得把一颗真心挖出来给苏锦看。

    苏锦也没什么好说的,暂时一切照旧,有什么问题了再来问她。

    把管事妈妈打发走了,苏锦揉脖子伸懒腰。

    苏锦自打嫁进镇北王府,就一直在立威,而且被她拿来立威的没一个是小人物,再加上后台一个比一个硬,这管家倒也顺心。

    除了每天要花半个时辰看账册,碧朱每天要多往后院跑个七八趟外,和往常也没多少区别。

    转眼,两天过去了。

    南漳郡主要搬离牡丹院,王爷把距离牡丹院不算远的芍药苑给了她。

    当然了,南漳郡主在住进芍药苑之前,还得去佛堂反省半年。

    这两天,丫鬟婆子们频繁的来往于牡丹院和芍药苑之间。

    牡丹院已经搬的差不多,就剩下南漳郡主住的屋子没搬了。

    南漳郡主屋子里的东西都格外贵重,丫鬟们搬的时候格外的小心翼翼。

    傍晚的时候,杏儿还特意去牡丹院看了下,回来禀告苏锦道,“就只剩下博古架和书桌没搬了。”

    “明天上午就能搬完。”

    苏锦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既然搬了,不怕南漳郡主会落东西。

    夜深了,苏锦闲的无聊歪在小榻上看书。

    谢景宸说夜色不错,把苏锦带上了屋顶。

    苏锦看着夜空中寥寥无几的星子,嘴角狂抽,“不是打算带我数星星吧?”

    谢景宸,“……。”

    他坐下来道,“待会儿,夜色就美了。”

    苏锦狐疑的看了谢景宸一眼,为了不辜负夜色,苏锦叫杏儿烤两条鱼。

    这边杏儿刚把火升起来——

    牡丹院叫走水声就传来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