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转身回头,就看到牡丹院方向火焰冲天。

    没想到牡丹院会着火。

    牡丹院的火势把黑夜照耀的如同白昼。

    夜色确实美了几分。

    她望着谢景宸道,“不会是让人放的火吧?”

    “我让人放的不是这一把,”谢景宸道。

    “……。”

    不是这一把?

    听这话是还有一把了?

    苏锦往远处看,就看到牡丹院旁边不远处的院子也着火了。

    那方向……

    苏锦忍不住笑了。

    那是芍药苑啊。

    南漳郡主不甘心就这么把牡丹院让给王妃住,一把火烧干净,留给王妃一片断壁残垣,给自己出口恶气。

    但是她没想到,她那点算盘全被谢景宸猜中了,在她放火偷着乐的时候,在芍药苑放了把火。

    牡丹院只是座空院子,烧掉了,王妃正好可以依照自己的心意重建。

    可芍药苑里放的都是南漳郡主的东西。

    瞧这火势,怎么也要烧个七七八八吧?

    牡丹院着火后,南漳郡主为了显示自己和着火没关系,火急火燎的往牡丹院赶,让人赶紧灭火。

    只是她前脚到牡丹院,后脚芍药苑就着火了。

    等南漳郡主带人赶回芍药苑的时候,火势已经控制不住了。

    如今管家权在苏锦手中,王府里接连两座院子着火,此事非同小可,苏锦不能不过问下。

    怀揣着看热闹的心情,苏锦到了芍药苑前,南漳郡主那脸色难看的,苏锦是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能找到的都不雅观。

    丫鬟小厮拎水来灭火,苏锦见了道,“怎么就着火了呢?”

    南漳郡主猛然瞥过头来。

    如果眼神能杀人,那一瞬间,苏锦就死几个来回了。

    谢景宸就站在苏锦身边,王爷和王妃也过来了。

    暗卫拎着油桶过来道,“王爷,这油桶是在牡丹院墙脚边的草丛里发现的,有人故意放火烧了牡丹院。”

    谢景川脸色铁青。

    蠢笨如猪!

    这油桶不知道扔在屋子里一起烧掉?!

    嗯。

    不止这一只,芍药苑里也有一只。

    就在王爷让人去查这油桶是什么人带进府的时候,另外一小厮也拎着一只油桶过来。

    两只油桶一模一样。

    不过这一只是在莲池里发现的。

    可能是因为摔下去太用力了,油桶破了,油溢了出来,飘在水面上,一眼就能看出来。

    牡丹院是怎么着火的,大家心知肚明,都不用查。

    可芍药苑也着火了,丫鬟婆子们就想不明白了。

    南漳郡主烧牡丹院是为了寒碜王妃,可烧自己的东西那不是疯了吗?

    可偏偏油桶一样,着火的时间也差不多。

    芍药苑被大火一点点的吞噬,南漳郡主气的站不住,却没有说一句要王爷查是谁纵火给她一个公道的话。

    因为她很清楚,这件事查到最后只会是一种结果,是她自作自受。

    可南漳郡主不让王爷查,王爷就不查了吗?

    镇北王府一夜之间,两处院子被烧,火光之大,整个京都都瞧的见。

    这是他丁忧在家,不上朝,不让皇上都会过问一句。

    王爷手握兵权,自己的府邸莫名其妙被烧都查不清楚,往小了说只是家事,往大了说可就是国事了。

    自家的府邸都护不住,如何保家卫国护天下?

    王府人手不少,可也架不住两座院子一起被烧,王爷也不敢把所有人都调来灭火,免得有人钻空子偷入书房。

    谢景川让所有人都来灭芍药苑的火。

    他的这个提议,没人反对。

    牡丹院既然烧了,不如干脆烧个彻底吧,推倒重建,王妃住的也高兴些,免得角角落落里都是南漳郡主生活过的痕迹。

    可即便所有丫鬟婆子小厮都来芍药苑灭火,也救不了芍药苑。

    大火吞噬了一切。

    火烧到后半夜才灭。

    芍药苑虽然大,但也架不住一堆丫鬟小厮在,未免撞到苏锦,谢景宸早早的带苏锦回去了,虽然苏锦还想多看一会儿。

    依依不舍的回了沉香轩,暗卫跳窗进来,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放在桌子上。

    苏锦望着暗卫。

    暗卫默默道,“这是南漳郡主的银票,一把火烧掉太可惜了,我就都拿了。”

    银票之外的东西,暗卫一样没碰。

    那些金锭子、银锭子,都是火烧不掉的。

    杏儿高兴的拿起银票数起来,道,“姑娘,有三万五千四百两呢。”

    “还挺有钱,”苏锦道。

    “……。”

    暗卫心想南漳郡主管了这么多年的中馈,从中搜刮的油水应该都到世子妃手里了。

    苏锦拿一千两奖赏暗卫。

    剩下的,苏锦给了谢景宸,谢景宸挑眉,“给我?”

    “不知道能不能算给的,”苏锦道。

    “……。”

    “回头去边关的时候把这些银票带上,军营里花钱的地方不多,却是最缺钱的地方了。”

    “就当是帮南漳郡主积德行善吧。”

    用南漳郡主的钱来收买人心,若是南漳郡主知道怕是要直接气死。

    谢景宸让暗卫把银票拿去收好。

    苏锦坐下来喝茶,她望着谢景宸道,“还有后续吗?”

    “今儿早点睡,明天看热闹。”

    毕竟牡丹院和芍药苑都着火了,对外宣称只是丫鬟不小心打翻了灯烛引起的,这么欲盖弥彰的说法,不会有人信的。

    谢景川当日险些要了苏锦的命。

    这口气,一直没找机会出。

    这一次,要他身败名裂。

    苏锦大概能猜到谢景宸是怎么做的。

    但是苏锦没想到谢景宸做的比她能想到的还要绝。

    她以为芍药苑的火是暗卫放的。

    毕竟他是谢景宸最信任的人,而且暗卫把银票都带回来了,说明他去过芍药苑。

    可苏锦没想到的是,芍药苑那一把火是谢景川的人放的。

    暗卫只是在谢景川的小厮去买火油带进府的时候让他带两桶回来。

    一桶用来烧牡丹院,另外一桶泼在芍药苑外。

    牡丹院着火了,矛头直指南漳郡主,可如果芍药苑也着火了,也能洗脱南漳郡主的嫌疑。

    暗卫易容成谢景川贴身小厮的模样,那蠢小厮一点没怀疑,还觉得这样思虑周全。

    只要灭火的及时,不会烧掉芍药苑,还能洗脱南漳郡主的嫌疑,这是两全其美的计策啊。

    为了不被人发现,小厮偷偷摸进芍药苑把火油泼在墙上。

    等牡丹院着火后,又在芍药苑放了火,然后依照暗卫的指示迅速离开王府,找个地方躲起来。

    暗卫赏了他二十两银子。

    如果事情没闹大,他就回来。

    如果闹大了,他就远走高飞。

    很显然,小厮没有远走高飞的机会了。

    牡丹院着火,南漳郡主母子三人是最有嫌疑的,南漳郡主的人出府,谁带了东西进府,谁失踪了,一查便知。

    李总管带人把小厮抓回来,当场审问。

    二十大板一挨,小厮就把火烧牡丹院和芍药苑的事一五一十的招了。

    谢景川替母出气火烧牡丹院,又怕人怀疑到南漳郡主身上,假意烧芍药苑,结果真把芍药苑给烧了。

    这事一传开——

    多少人同情南漳郡主生了个蠢儿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